第127章 古堡和怨灵-《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跨过古堡相对完好的大厅,蒙德一边挥散屋子里弥漫的灰尘,一边检查着这里的大厅。

    除了大概曾经领主的石头宝座之外,这里大多数物品已经朽烂在了地上,锈蚀严重的金属器皿和一张已经朽烂到了极致的长桌算是整个大厅里面唯一还看得出些模样的东西。

    塌陷虫蛀的桌面上还趴伏着一具尸体,从胸口斜挂着的银质刀具上能看出他大概是少有的死在了同类手里的人。

    为啥被弄死的不得而知,从骨头中间将像是餐刀又像是匕首的小刀取出,和院落里面那些彻底朽坏的武器不同,这把小刀还保存的相当完整。

    随意的将小刀收回了空间戒指,蒙德继续检查着四周,羽凝心不知何时已经带起了她的那个宝贝面纱,正蹑手蹑脚的在大厅里面徘徊。

    “说起来我们是要找什么吗?”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嘴,羽凝心两只手指小心的从地面上夹起了某个东西。

    “金的唉!”一个金色挂坠在她的眼前晃动了两下,散落的灰尘让她嫌弃的后退了一步。

    “你说的那种我也可以使用的戒指最好快点弄哦,我这想装挺多东西的。”没有空间戒指,所有东西都要随身携带,抖落了挂坠上面的灰尘,羽凝心一边小心的擦拭着,一边对着蒙德提醒。

    “等空闲下来了我肯定第一时间给你做,现在我们首先要弄清楚我们现在在哪,还有怎么回去。”

    墙角上有挂架和大概曾经挂旗钉的钉子,可惜岁月的销蚀下旗帜已经变作了地上的一堆厚重的灰尘。

    这里似乎没什么有用的内容,顺着大厅往里,很快蒙德找到了向上的楼梯。

    “大人。”刚要往上走,高阶亡灵法师二号跑了回来,指着他来的方向说道:“那边有通往地下的通道,我们刚刚检查过了,地下一共有三层。”

    “三层?”这个数量多少有些超乎蒙德的预料,城堡在外面看最多也不过三层的高度,地下三层是什么考虑?

    “最下层似乎是一个地下空洞,已经被水淹了大半,具体多大我们也不清楚,地下二层应该是牢房,在里面还能看到不少人的尸骨。”

    “呃……”该说是有钱人的恶趣味吗?蒙德愣了一下,在自家的城堡地下建造监狱,就不觉得瘆得慌吗?

    “上面应该有四层空间,通往最上层的塔楼已经塌了,还有第三层的一部分区域也是。”高阶三号手里面拿了一些东西:“这是我在一个似乎领主住所中找到的东西,有很明显的魔力反应。”

    有些惊讶的看了三号一眼,蒙德接过了那两块仿佛文玩核桃一样的晶石。

    “魔石,不过似乎有很多杂质……”手里面的魔石并不是自己所熟悉的乳白色石头,在石头表层镶了金边,一颗呈微弱的紫色,一颗呈黯淡的橙黄。

    “他们是直接把带属性的魔力储存在里面了?”微微吸收了一丝能量,蒙德手被打了一个哆嗦,微紫色的魔石内部储存的是雷属性的魔力,在没经过转化之前直接吸收,稍微有些应激反应。

    “至少能推测我们并没有穿梭到另一个世界。”这个消息让蒙德稍微松了口气,如果说另一个世界的话,想要回去可能千难万难,可如果在同一个世界的话。

    “既然在同一个世界,你是不是就可以使用那种神奇的装备了?”想了下,羽凝心不确定的问道。

    门户技术,这跟蒙德想到了一起,点了点头,他开始检查戒指里面的物资。

    “金属材料不太够,另外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加工。”看了一眼羽凝心,蒙德叹了口气:“我大概需要花费些时间,在这之前,我们先收拾一下这座城堡吧。”

    忙碌了一大天,两个人都还没有睡觉休息,接下来要熔炼金属进行多重操作,虽说现在羽凝心也觉醒了魔力,但是她还帮不上什么忙,剩下的还是要自己一点点的处理。

    养足精神才好,而且就算回去了,这边这片未知的区域也仍旧有着很高的探索价值,修缮一下城堡,留下一道传送门,为了以后的探险工作打下基础。

    丰富多彩的生活仿佛就要开启了,灵魂虚空里面调出了一队亡灵,蒙德开始了城堡的清理行动。

    这古堡必须进行一定程度的加固工作,不过尽量不能破坏那古旧的造型,这种历史沉淀的厚重感,一旦翻新可就不是那个味道了。

    另外还要清理尸体,休整城墙,未来这里可以作为新大陆的一个前进基地,方便探险时进行休整和补给。

    一通忙活,足足用了三个小时,好消息是金刚终于醒了,此时正激动的跟蒙德问东问西。

    “好金刚,你先自己摸索一会,之后我再给你做些测试,”刚整理完的古堡大厅里面,蒙德坐在领主的石座上打着瞌睡:“我这岁数啊,不睡好了觉的话脑子不清醒,你等我睡醒了再跟你解释。”

    想了想,蒙德从空间戒指里面取出了一大块的生肉,看了一眼在另一边的高阶亡灵二号,也就是曾经的那个火娃,蒙德招了招手:“你帮忙测试一下他的魔法天赋有没有开启。”

    “魔法天赋?什么魔法天赋?”因为当时在入定状态,金刚是自然不知道蒙德和羽凝心的研究的,摸了下后脑勺,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之前在镇上做过测试的,肯定没有魔力和属性亲和,不然也不可能去做战士。”

    “没事,放心,跟我来吧。”火娃的姿态同样放的很低,朝另一边的一号水娃招了下手,两个人一起把金刚带到了一边。

    三号因为是当初鼓动造反的血月帝国高阶,现在正在受排挤中。

    对此暗娃毫无办法,只能老老实实的做好自己的工作,指挥着那几名中阶以及从灵魂空间里面的几名村民亡灵仔细的清理着城堡里面的空间。

    大半个上午,总算把陈旧破败的城堡清理出了一丝生气,期间在地下还发生了两场小规模的战斗。

    地下一层的陈年仓库里面有城堡原主人堆积的大量食物物资,几只巨大仿佛变异的老鼠占领了那个房间,没有魔法天赋的几名普通人亡灵骤然面对这东西有些手足无措,半天愣是没能解决掉这个问题。

    不过后来法师加入进去之后就很轻松了,虽然都是一米左右的大老鼠,可面对的是无视物理攻击的法师,很轻易就解决了问题。

    另一场战斗发生在地下三层,也就是那个灌水了的房间,几个两米多高类似水鬼一样的生物从地下跑了上来,结果遇到了同样普通人的亡灵,几个亡灵被吓得夺路而逃,算是丢尽了亡灵的脸。

    “这地方不算安全啊。”临近中午的时候,总算是操持完了一切,困倦的眨着眼睛,蒙德躺卧在临时加工出来的吊床上,朝着另一边正在吊床上晃悠的羽凝心说道。

    “反正有待不了多久,怕什么的……”迷蒙的感觉让羽凝心说话时少了几分往日的英气,慵懒的声音带着些低沉的嘟囔着:“这个吊床的东西躺着好舒服啊。”

    睡惯了烈风那种较硬的床板之后睡这种完全没有硬度的吊床确实是一种别样的感受,蒙德脑子有些僵硬的转了几圈,一边决定回头在自己家的房间里面也弄这么个东西,一边缓缓的进入了梦乡。

    。。。

    “法师大人?法师大人?醒醒!醒醒!”遥远的声音在耳边不断的呼喊,让蒙德陷入了几分茫然,费力的睁开了眼睛,面前站着的是一脸焦急的金刚。

    “怎么了?”活动了一下脖子,蒙德费力的从吊床上面坐了起来,探头先看了一眼另一面吊床的位置,发现羽凝心不见了,他才稍微的精神了一些。

    “傍晚的时候周围的沼泽就开始起了很浓的大雾……”说话的是跟在金刚身边的高阶三号,他脸色不太好看:“最开始也没什么特别的,和天亮之前完全一样,可是后来,在大雾里面就出现了很多诡异的声音……”

    “具体说说。”彻底精神过来的蒙德一挺身从吊床上跳了下来,如果只是诡异的声音,这俩人肯定是不会这么一个紧张的状态,而且还有个羽凝心,不知道那姑娘……

    可能羽姑娘是属曹操的,自己这边正想着,她已经脸色阴沉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雾里面可能有什么怪异的东西,我刚刚在三层破损的地方转了一圈,”皱着眉打量了一圈周围:“从进入这个城堡我就一直有一种感觉,你有没有发现好像一直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们?”

    这奇异的说法让蒙德不自觉的起了一身白毛汗,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他又看了一眼另一边的高级亡灵法师:“如果是亡灵什么的,我们不可能看不见吧?”

    “卢卡?”作为亡者国度的掌权者,蒙德不得已的从灵魂空间里面召唤了这位暗影大君。

    “嘶~嚯~!”刚一出来卢卡就用力的深吸了一大口气:“你们哪找的这么个地方?怎么死气这么重?”

    “死气?”愣了片刻,蒙德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那也是一种属性?”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也行,就像光和暗一样,死亡和生命也是一种独特的属性。”周围看了一圈,卢卡完全不同于普通亡灵一样的飘飞了起来,在某处伸手对着虚空一抓,一道淡漠的珍珠白色虚影被他抓在了手中。

    “死气容易滋生怨灵,这是一种介于死亡和暗影之间的东西。”手指用力将手中的怨灵彻底捏碎,伴随着一阵深入灵魂的恐怖尖叫,丝丝缕缕白色的雾气被卢卡吸入了身体。

    “怨灵如果凝聚成实体就有一定攻击力了,不过像这种还没形成的基本上只会一些对精神的攻击,”对着空气挥了挥手,卢卡缓缓的落在了地面:“这东西对你构不成威胁,不要被吓到就行,至于威胁……”

    转头看了一眼另一边的三号,卢卡挑了挑眉头:“亡灵对付这种东西不是正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