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沼泽中的本地人-《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对于亡灵对付怨灵这个道理还需要卢卡提醒,蒙德将之归结为自己对于灵魂方面深度了解的不足。

    毕竟在烈风千年的传承里面,自己压根都不知道死气这个概念。

    “死气这东西,从名字里你大概就能理解。”难得出来一趟,卢卡饶有兴致的缓步打量着四周:“一般来说只有经历过极度残忍的杀伐,一片区域才能形成这种程度的死气。”

    “死气有什么作用?”不知为不知,蒙德打算趁着机会好好的问清楚。

    “死气啊……”仿佛是在回忆,卢卡陷入了沉寂,片刻之后他才再次开口说道:“这东西和我们使用的暗属性能量有些类似,同样能将灵魂显化现实,也同样受到光的致命压制,因为还有很多限制,所以你可以把它当做一种较低级别的暗属性。”

    原来还有这种说法,了然的点了点头,蒙德一边召唤了几名亡灵法师过来,拿出整包的战利品戒指,准备进行下一个步骤的计划。

    虽然还有点没睡饱吧,不过现在时间紧迫,当然是要先解决重点的。

    知识的局限性还需要一点点的摸索和开拓,这是一辈子的问题。

    学到老活到老嘛,总是要学的。

    “还得再找几个亡灵过来帮忙分类,”从战利品堆中捡出一枚戒指,蒙德看了一眼围绕一圈的亡灵法师:“一会我告诉你们密码,你们直接把里面的东西都弄出来,再一样样的分类。”

    “记住重点把没价值的金属材料单独放到一边,方便之后处理。”

    一众法师点头,纷纷找了自己的位置,因为原本的这些法师数量不足,蒙德还专门调了莱拉和几个比较看得开的亡灵法师出来帮忙。

    “这个密码是6731。”一枚戒指递给了旁边待命的中阶亡灵法师手中,对方迅速的调整起密码,乱七八糟的东西被取出,十几名亡灵迅速的将之归类。

    既然在眼下的推断中自己和烈风还处于一个世界,那么门户技术就成了回去的关键,虽然对着已有的关联点进行直传可能不太安全,不过小心点的话,蒙德觉得应该没多大事。

    这样一来门户就需要大量的金属支撑,虽说自己有更简单的方法,就是把天启战兵或者抑魔战甲给融掉一部分,不过思来想去,蒙德还是选择了这么一个最吃力不讨好的方法。

    亡灵们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给他们找点事做,死灵兵团手中缴获的戒指数量庞大,加上叛国者们的那些,一个个的打开分类,足够他们熟悉自身的了。

    这次的战利品说实话比以往的多了太多,林林总总加起来超过五百,里面有些是初阶法师的个人行李,也有中高阶法师的全部身家,只打开了几个戒指,里面物品种类之繁杂,样式之丰富,就已经让蒙德感到大开眼界。

    和自己不同,羽凝心姑娘明显是没见过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带着一脸的好奇,从某堆杂物里面拿起了一根满是圆头刺的狼牙棒。

    “你们那边的法师可真奇怪,这么短的武器能打到谁?”手中挥舞了两下,手感有些怪怪的,羽凝心皱了皱眉,嫌弃的将之又扔了回去。

    蒙德没有解释,一边暗骂这帮法师都是臭流氓,一边抓紧看了几眼那花样繁多的东西。

    可惜不好这么明目张胆的收起来,看到一个被倒空的戒指,蒙德朝着高阶亡灵法师三号偷偷发了个命令,让他把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都帮自己收起来,以后自己找机会研究。

    消息是否很好的传达到了姑且不得而知,反正等蒙德再次留意的时候,自己刚刚挺感兴趣的那几个东西已经不见了踪影。

    另一边上,羽凝心已经带着金刚走了,用她的话说是想教导一下大块头如何正确的使用他的力量,周围的环境未知,倒是正好用来磨练技巧。

    对这点,蒙德表示赞同,顺便让他们探索一下周边的地形,可惜自己目前还需要破解戒指,走不开,不然肯定要跟他们去看看这遍布死气的地方到底有什么不同。

    ……

    沼泽雾气之中,羽凝心带着金刚已经小心的走了一段距离,将近两米的大个子不时用树枝探索前路,看起来有几分紧张。

    羽凝心跟在后面,认真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并且不时的跟身旁负责联系的高阶亡灵法师一号请教一些魔法方面的问题。

    “嗯,如果说不构架法术模型的话,一般的魔法无法攻击太远的距离。”对于羽凝心的魔法使用方式,一号有些不能理解,通常来讲法师的法术模型都是以稳定性为主要目标的,在附带一些增强威力的性能,在远距离上争取给敌人最大的伤害。

    但是羽凝心显然是不这么想的,她的优势在于近战,速度快到极致的时候即便法师的肉眼或者精神能够捕捉到她的身影,但是糟糕的身体往往导致他们的身体反应根本跟不上羽凝心的闪避。

    所以在战斗上,羽凝心对自己的定位十分精准,不求远程有多高的建树,中近距离才是自己最佳的战斗区域。

    对这些内容金刚似懂非懂,他以前只是名战士,虽说天赋惊人在团里面混到了战士团的一名小队长,可惜官衔再高也只不过是个战士。

    两个人一边一知半解的学习,一边朝着沼泽深处探索,雾气之中,羽凝心突然警惕了起来。

    远处的迷雾之中有某种野兽怪异的嘶吼声传来,小心的抽出直刀,羽凝心对着金刚打了个手势。

    这是齐锲教她的胜利兵团手语,在步兵当中倒是有着不错的普适性,金刚点头会意,也跟着小心的抽出了直刀。

    在羽凝心用来十分合适的直刀,放在金刚手中就显得小了一些,小心的朝着声音的方向前进,在继续行进了大概百来米的距离之后,两个人在浓雾深处看见了十分明显的火光闪烁。

    “魔兽吗?”嘶吼声比刚刚更加剧烈几分,金刚用力的眯着眼朝火光的方向望去,小声的向羽凝心询问。

    不确定的摇了摇头,雾气太大了,羽凝心也没看清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伴随着一阵很有节奏的‘嘣嘣’声响起,尖利的嘶吼声戛然而止,一道黑影破开雾气,斜斜的打在了羽凝心不远的沼泽里。

    小心的挪动了几步,羽凝心从沼泽的污水中拉出了一根半米多长的弩箭,有些惊讶的看了两眼,不远处已经传来了人类的呼喊声。

    这语言羽凝心没有听过,这多少让她有些意外,不过还好,类似的事情她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回头对着金刚做了个禁声的收拾,她又对着一号指了指。

    高阶一号会意,脚步停在了原地。

    亡灵的色泽本就很容易隐匿在雾气之中,两个人继续往前了一小段距离,回头已经看不到一号的影子了。

    “&@#¥¥#?”突兀的喊声从前方的雾气之中传来,紧跟着又一道黑影朝着这边飞了过来。

    已经有所准备的羽凝心轻巧的挡开了这次攻击。

    朝前快速前进了几步,穿过浓雾的封锁,在一片稀薄了很多的雾气当中,她看到了两名谨慎看向这边的身影。

    一人手中握着一长一短两把利剑,另一人手中拿着羽凝心从没见过的装备,不过还好,在纳莱人们也会使用弩箭这类的工具猎杀野物,她好歹能理解那是什么。

    同样的道理,金刚也能认出对方手中的弩箭,可惜在烈风和血月,一般这种东西都是对着天使用的。

    哨箭嘛,一般在军队里面,只用来传递消息。

    看到雾气之中出现了两个人,警惕的两个人也愣了一下,持剑的中年人高声喊了两句,羽凝心十分无奈的摊了摊手。

    对付语言不通,她是有经验的,当初孤身到达烈风的时候,她同样听不懂那边的语言,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现在跟蒙德他们交流也完全不成问题。

    果然和想的一样,发现对面只是摊了摊手,两个人稍微放松了些警惕,持弩的人放下了手里造型怪异的弩箭,又朝着两人说了些什么。

    毫不在意的收起了自己的直刀,羽凝心举手示意自己无害,踩着污水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算是走到了比较清晰的距离。

    这个距离就比较不错了,即便对面是个可以持续输出的法师,羽凝心也不担心。

    注意到另一边两名陌生人收起了武器,这边的两个人也松了口气,双持剑士收起了自己的长剑,费力的在泥水中挪动了几步,在在羽凝心和金刚两个人疑惑的目光中走到了一旁的沼泽里面,拖出了一个被水泡的发白的东西。

    这是个类人型生物,如果在之前,她俩说不定会以为是什么不一样的人类,不过在古堡之中见过之后,羽凝心倒是知道,蒙德管这玩意叫水鬼,大概可以归结在魔兽里面。

    拉出水鬼,那人用短剑十分利落的一剑砍断了水鬼的脖子,同伴靠过来将尸体上的弩箭挨个拔出,装进箭筒里面等待下次使用。

    将水鬼的脑袋装进了一个黑色的布袋里面,剑士抬头看向这边,有说了一堆什么东西。

    “你听得懂吗?”疑惑的看了一眼羽凝心,金刚还是没憋住问了出来。

    “我也听不懂,不过有办法。”指了指自己的嘴又指了指耳朵,羽凝心做了个摊手的动作。

    这动作引起了对面两人的疑惑,两人交流了片刻,最后都无奈的摇了摇头。

    接下来的情况大概就是你比划我猜,从交流中羽凝心大致的推断出,这两个人是奔着古堡来的。

    倒是个好消息,正好带两个本地人回去给蒙德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