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屠魔猎人-《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蒙德,快看,我找到了什么?”刚刚回到古堡,羽凝心就兴冲冲的跑进了蒙德工作的大厅。

    制造传送门的进度比蒙德想想之中要快了不少,死灵兵团也是人,打赢了也会收集战利品,从卡杨城一路出来的兵团士兵们戒指里面不少长剑短刀的,虽然都不是什么精良武器,但是做个传送门却足够了。

    正在和几个亡灵法师合理融化金属进行加工的蒙德有些迷惑的转过头朝身后看去,紧接着他就看到了两名一脸惊恐的本地人各自拔出了自己的武器。

    看着架势好像很凶猛的,不过蒙德倒是丝毫没有紧张,操控这锅的金属构成传送门的底座,他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自己的操作。

    就从那两个人拔剑的动作就能看出不是什么强手,别说那边还有个羽凝心,就算只有金刚一个,都能收拾掉对方。

    好在金刚也不是那种没脑子的莽夫,看到两人拿出武器,虽然稍微愣了一下,但是没有马上拔出武器给两人放倒,只是手按在了直刀的刀柄上,保持了自己最大程度的克制。

    以为的敌人并没有马上展露出獠牙,让两名战士稍微松了口气,举着剑高声的呼喊了两声,可惜没人知道他们到底什么意思。

    完成了自己的工作,蒙德转头将注意力投向这两个剑拔弩张的本地人,一头金黄的头发,昏黄中带着些青色的面孔,看起来像东西方的混血,又保不齐只是晒大劲了的西方人。

    纠结人种的问题没有意义,不过至少可以判断两个人和羽凝心生活的大陆没有关系,这姑娘和自己年轻时候一样,也是黑头发来着。

    一身锁链甲,看起来质量不佳,也不知道穿多长时间了,持弩的那个人护甲上有明显的锈蚀痕迹。

    武器挺闪亮的,应该在古堡废弃的这些年月里面这边的冶炼工艺又有提高,而且作为战士,这俩人使用的武器说不准也是这边精品的级别。

    “怎么交流是个大问题啊……”和羽凝心不同,蒙德是头一次遇到语言不通这样的情况,有心跟两个人打听下本地的情报,然而人家说的外语实在不是随随便便能听懂的。

    气氛一时间有些僵持,倒是一直没回灵魂虚空的卢卡这时候飘了过来。

    一瞬间对面的两个人同时瘫倒在了地上,在蒙德不明所以的时候,一道信息缓缓的传递了过来。

    “你们世界对精神力的利用实在是太粗糙了……”说话之间卢卡难免有些嫌弃,空握着一座宝山,他感觉蒙德完全是在暴遣天物。

    然而没办法,那个主宰级别的灵魂选择了这个凡人。

    对于卢卡的嫌弃,蒙德也没有办法,自家事自家知,自己的起点太低,能走到如今这步都是靠着系统的支持。

    “恶魔!你对我们做了什么!”刚刚还无法理解的语言,如今蒙德算是听懂了,地上恍惚了片刻,持剑的人首先站了起来,警惕的看了一眼那边仍旧飘在空中的卢卡,手中的长短剑猛然燃烧起剧烈的火光。

    “哦?”眼前一亮,羽凝心顿时来了兴致,这种对元素和魔力的操控方法,正是她之前一直琢磨的。

    “你先别动,我来试试。”伸手阻止了金刚就要往前阻挡的动作,羽凝心抽出直刀,身形一闪间已经冲向了对面。

    双持战士眼神微缩,两把剑快速挥舞,企图逼退闪身过来的羽凝心。

    可惜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从蒙德这边来看,羽凝心连自己一半的水平都没拿出来,一把直刀上下挥舞,不时还有火光涌动,硬是用一把兵器抵住了对面的双持攻击。

    不对,与其说顶住了,不如说是这姑娘在压着对面打。

    而且这名双持战士的持续力似乎不太行的样子,火焰剑刃挥舞了不到一分钟,羽凝心那边还在摸索技巧的时候,他剑刃上的火焰就已经呈现除了行将熄灭的架势。

    ‘嘣~嘣~嘣~’一连串的弓弦震动,几道黑影直指蒙德的方向,手中暗影法杖出现,蒙德不急不缓的轻易挑开了这几道早有防备的偷袭。

    “别紧张,我们没有恶意。”看对面的弩手放下弩机从怀里掏出了一管银白色的药剂,蒙德连忙抬手阻止,空间能力发动,药剂已经出现在了自己手中。

    弩手愣了一下,从后腰抽出了一把短剑凶猛的朝着这边冲了过来,可惜一米八的大个,直接被两米的金刚按在了地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一番缠斗,自己没占到半点优势,发现眼前的紫衣女士并没有想要杀人的迹象,双持战士停下了自己毫无意义的攻击,再次沉声问了出来。

    “这个问题很好,不过我没法回答你。”摊了摊手,不是蒙德不想回答,烈风这地方实在说不清楚。

    “总之我们没有敌意。”

    朝着金刚示意了一下,大块头用力将弩手推了回去,低头看了一眼手中夺下了的短剑,眼神一亮,可惜他想了想,又有些不情愿的将之丢回了弩手的手中。

    拿回自己的武器,弩手脸色仍旧十分难看,刚刚一轮交锋,己方已经完全败下阵来。

    交流还是的自己处理,索性让亡灵法师们先暂停工作,蒙德做了两个放松的手势:“要不我们还是先坐下来再说?”

    对面的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由剑士谨慎的点了点头,收起了戒备的架势。

    ……

    全新布置的古堡大厅里,崭新的木质长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食物,三个人正在大快朵颐,除了金刚这个一看就很能吃的之外,还有羽凝心在沼泽里面意外发现的两名本地人。

    和自己根据武器称呼别人的情况完全不同,两个人有着相同的职业,屠魔猎人。

    对这种名称,蒙德在自己古旧的记忆中翻找了好长的时间,才隐约的记起,在自己没穿越之前,似乎工作的闲暇时间里曾经玩过那么一款名为杰洛特的游戏。

    猎魔人作为女术士打桩机在当年的3A大作里面可是相当出名的梗,没想到自己在这个地方竟然能够遇见。

    屠魔猎人和猎魔人的职业相似度很高,都属于超凡佣兵,不过和后者不同,在这个名为纳西特洛的国度里面,魔兽异种数量众多,加上远古遗留下来的诸多‘毁灭遗迹’,王国才逐渐泌生出这么一个专门用来对付超凡敌人的职业。

    “我们接到的任务是来这里的阔日博古堡清理里面的妖灵,帮助城堡原本的继承者娜须根女士找回她祖父时期遗留下的财宝。”名为塞索斯的双持剑士抬头张望着城堡干净整洁的大厅:“你们把这打扫的可真干净。”

    “作为外来者,我们按理是应该归还这个城堡的……”摊了摊手,蒙德无奈的问道:“如果我想说服那位娜须根女士的话,我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价码?”

    “这不是我们能解决的问题,不过你们如果不用占据很长时间的话,我们或许可以延长一段任务的时间。”弩手培诺恩狼吞虎咽这一大口烤肉,抬手从桌子上拿起一瓶酒水,咕咚咚灌了一大口。

    “哦!这酒真是够劲!塞索斯,你应该尝一点。”摇晃了一下手中的酒瓶,培诺恩一扫刚刚的警惕,仰起脖子又用力的灌了一大口。

    对于培诺恩的评价,金刚深有同感,虽说他听不懂对方说的是什么,但是光看动作他就能明白意思,举起了手边的酒杯,用力的跟培诺恩碰了一下。

    “如果方便的话,能告诉我您是什么人吗?”塞索斯的表现要谨慎得多,注意到蒙德身后还在工作的一群亡灵,警惕的问道:“你能操控这些妖灵?”

    “首先这些不是妖灵,是亡灵,”抬起一根手指进行纠正,蒙德继续说道:“我是一名法师。”

    在纳西特洛这地方是有法师存在的,不过这里的法师具体什么样子蒙德还不是很清楚,注意到两名屠魔猎人互相对视的眼神,蒙德好奇的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嗯……没有太大的问题……”摇了摇头,还是由塞索斯主动开口:“在我们有限的见识里面,从来没遇到过您这样的法师。”

    一般法师可做不到用魔杖打飞我的全部弩箭,他们一般都是要躲开或者使用护盾的。

    当然这话培诺恩不会说,看起来他很嗨的样子,可内心中,他警惕着呢。

    “能让我们看下城堡吗?”酒过三巡,塞索斯有些迟疑的问了一句:“如果能把娜须根女士想找的宝物给她拿回去的话,我想她不会纠结一个在塔雅沼泽里面的遗迹古堡的。”

    “呃……”为难的看了两人一眼,蒙德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原本遗留在这里的东西已经基本都腐烂了,那些锈蚀的金属都被我重新熔炼掉了。”

    不过战利品里面有不少黄金,蒙德对这玩意也没太多需求,想了想,他提出了一个建议。

    “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提供你们一笔黄金回去交差,另外还有两枚我在城堡里面找到的这个东西。”将两枚魔石放在桌上,蒙德指了指说道:“这大概算是我在这里找到的最有价值的东西了,那位娜须根女士肯定会满意。”

    突然出现在蒙德手中并最终掉在桌上的两个魔石同时吸引了两名屠魔猎人的目光,塞索斯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口水:“您确定要把这个东西交回去吗?”

    “如果你们想留着也可以,我不会管这个……”摆了摆手,两块核桃大一点的魔石而已,纯度也不算特别高,蒙德是真心不在意。

    “可以的话,我想跟你们研究一下另一笔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