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接连进阶-《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对于羽凝心这姑娘大半夜的不睡觉到处乱跑,蒙德敢怒不敢言。

    毕竟这是自己拉的帮手,人家有着绝对的自主权,自己顶多偶尔给个建议,她听不听也是个问题。

    不过眼下这个问题显然比不上另一个问题,随着距离靠近,蒙德也发现了沼泽之中堆积的巨大虚影,一圈圈的恒光球布置下去,眼前的东西顿时清晰了起来。

    “好家伙,这么大一棵树?”整个大树怕是要超过三十米,偏着树干被斜斜的整齐劈做了两半,一半正在快速的碎裂干枯,另一半虽然速度稍慢,但是也正在逐渐的枯萎。

    植物型的魔兽蒙德还是第一回见到,理所当然的要拿法神分析机分析一波。

    说实话面对这种全新的物种,他起了救活的心思,眼前这树就算再怪,他也终究是个植物,不知道注入生命力之后会不会有什么效果。

    看着这玩意还没彻底死亡,他朝前飘动了一段距离,伸手给剩下的半个大树重新注入起生命力。

    然而不清楚这大树是怎么个生命形态,自己注入的生命力并没让大树重新恢复生机,大树枝叶上的绿光闪烁,在几人的注视下飞速聚拢,最后在粗大的树干上,一道嫩芽艰难长出,最后颤颤巍巍的形成了一颗果实。

    这种子里面蕴含了大树归集起来的大量生命力,所以算是它的新生?

    不太清楚,不过蒙德能肯定这是个好东西。

    从树干上将种子摘了下来,正好古堡的院子缺点点缀,到时候把它种到院子周围,不知道能不能像格鲁特一样重新长出来。

    “发现了什么?”身后古堡方向的雾气之中两名屠魔猎人一路踩着水跑了过来,在注意到那棵已经枯死的大树的时候忍不住吓了个趔趄。

    “沼泽树妖……”滑倒在沼泽的污水之中的培诺恩兀自喃喃自语:“天呐,这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做到的,这个是好问题,虽然来得比较晚,不过蒙德还是侥幸看到了羽凝心最后那仿佛要开天辟地的一刀,如今回味起来,他有些不确定的朝着这姑娘问道:“你是进阶了?”

    放在以前,这姑娘的近战压迫力强则强已,但是远程攻击能力明显要贫乏得多,更别提这种一刀开天的手段。

    “嗯!”肯定的点了下头,羽凝心自己都没想到两次意外的强行加力,竟然直接带着自己冲破了一个阶级。

    不过进阶的过程中似乎还有些什么别的东西支撑着自己,这个回头可以研究一下。

    羽凝心意外进阶,这是蒙德怎么都没想到的事情,难道功法内力真的能和魔力达到某种意外的互补?自己获得功法内力之后还真没深入研究过这个东西,或许该找时间仔细研究一下?

    偌大一棵树,现在已经彻底的枯萎的不成样子,这沼泽里面也不干净,转了一圈,一行人往回走去。

    好好的觉又是睡了半截就被吵醒了,说真的蒙德肚子里憋了一肚子的气,不过羽凝心进阶了,算是给己方平添了一个顶阶战力,而且和这姑娘交流的不错,几次过命的交情,反倒是比贝琪……好吧,至少比邓肯那两名大字辈要可靠得多。

    作为个爱美的姑娘,羽凝心是肯定比较爱干净的,特别是在沼泽地里还被排进了水里,回到城堡又是清洗又是烘干的,再带上金刚和两名屠魔猎人,一直忙活了一个多小时。

    “法师的生活实在舒服。”清洗过了身子的塞索斯神清气爽,还没等继续说话,兜头盖脸就迎来了一阵热风。

    “???”茫然的看了一眼蒙德,要不是这风和热量没有伤害,塞索斯差点以为眼前的老头打算偷袭灭口呢。

    “烘干,让你干的快一些。”对一脸懵逼的塞索斯解释了一句,看他似乎不太能接受这种先进的理念,蒙德索性停止的吹风。

    一行人重新坐回大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名屠魔猎人现在最想问的就是怎么做到的,沼泽树妖,纳西特洛几百年的历史上就从来没有人杀死过这种东西。

    眼下跟另外的两个人还无法交流,塞索斯只能将目光投向上首位上坐着的蒙德,老人家眯着眼睛一副昏昏欲睡的架势,一时间他又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开口询问合不合适。

    “那个……蒙德大人?”这种时候果然还是得看自己人的操作,培诺恩小心的开了口,让塞索斯差点来一句干得漂亮。

    “哦?什么?”勉强打起了些精神,蒙德有些困乏的眨了眨眼睛,按说以自己如今的灵魂强度,应该是不至于这样的,即便只是肉体,细胞再生的能力应该也已经替换干净了原有的老化细胞,年轻时候包宿熬夜,似乎也没感觉什么。

    拿出一杯果酒,蒙德大口的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带着刺鼻的酒意让他稍微精神了一些。

    大概这就是一种习惯吧,自己的潜意识已经习惯了到天黑之后就准备睡觉的生活。

    看到自己清醒了一些,培诺恩张了张嘴:“要不您先回去睡吧?”

    “???”刚刚还一脸赞赏看着同伴的塞索斯露出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合着你这开口就是说这么一句无足轻重的内容?

    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如果是很困还好,本来自己就半困不困的,现在清醒过来,短时间根本睡不着,与其回去硬躺着,不如在这边坐一会。

    “说说吧,你们是怎么招惹上那么个东西的。”回忆自己当时看到的一幕,巨树绿色的枝条似乎还想阻挡羽凝心的那惊天一剑,说明这玩意是有生命的,既然有生命这两位是怎么招惹上这东西的就有必要了解一下了,顺便也知道一下,自己手里的种子如果就这么种下去的话有没有可能出现一些什么危险。

    金刚和羽凝心两个人做了一段简短的说明,当听到金刚拳打水鬼的时候蒙德稍微皱了皱眉头,目光看向看了一边的壮汉,若有所思。

    总所周知,实力的提升速度和心性的成长关系呈正比,一个强者在实力强劲的时候如果心境不足,那要么夭折,要么就会走偏。

    眼下的金刚自己会不会有些揠苗助长的急了一些,用实力未知的敌人来体会自己新获得的力量……

    好吧,可能是自己想多了,貌似也没什么毛病,毕竟自己在一群大字辈开片的卢安城当时还有心情测试这个技能研究那个能力呢。

    好吧,姑且是杞人忧天,捏了捏下巴上的胡子,蒙德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另一边。

    “所以这个叫……”愣了一下,蒙德仔细回忆塞索斯刚刚对大树的称呼,不确定的问道:“沼泽树妖?”

    “没错,就是沼泽树妖。”塞索斯肯定的点了下头:“不过一般来讲沼泽树妖很少出现在人们生活的区域附近,出现在这里,估计是因为阔日博古堡荒废的年头太久了。”

    “金刚他们说在大树出现之前还有源源不竭的水鬼朝他们攻击,沼泽树妖能控制水鬼吗?”带着些不确定,蒙德小心的问。

    “控制水鬼?”塞索斯转头跟培诺恩对视了一眼,整齐的摇了摇头。

    “我们从来没听说过树妖会控制水鬼,不过既然你们肯定的话,说不定有些树妖真的有这种诡异的特性。”自己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但是在屠魔猎人这个行当生活了这么久,塞索斯早已经习惯了面对各种不合常理的情况,对于蒙德的问题,他也丝毫没提出质疑。

    “它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种下种子之前,蒙德想尽可能的了解一些特性。

    两名屠魔猎人习惯性的对视了一眼,稍后同时苦笑了起来。

    “由于这边的环境不好,我们没有骑马过来,泽拉之书被放在了马上。”

    “泽拉之书?”有些意外的看了两人一眼,没想到这边还有这种东西。

    “没错,屠魔猎人代代相传的魔兽鉴别宝典,里面详细的记录着这个世界每一种魔兽的样貌和习性。”肯定的点了点头,两人露出一副可惜的样子。

    没想到还有这种神奇的东西,不知道那上面的知识是仅限于这边的大陆国土还是记录着整个世界,如果是后者,那就厉害了。

    “需要我去取吗?”虽然不知道这位老法师是个什么意思,不过既然好奇,培诺恩不介意去取一下:“来回一趟,如果快的话大概一天多的时间。”

    “不用。”摇了摇头,蒙德顺便几下了这个情报,不知道培诺恩说的这一天是到达人群居住的地方还是他们安置马匹的地方。

    从蒙德的角度推测应该是前者,这地方的野外看起来并不安全,马匹估计是不放心在外面的,只有找有人的地方才能安稳一些。

    至于这颗种子……手指捻起了那颗还散发着淡淡绿光的种子,蒙德嘴角处挂上了一丝笑容。

    这个种子是有生命的,甚至已经形成了混沌不清的灵魂,而拥有灵魂,就意味着它能够被灵魂契约,卢卡给自己提供的那套技术现在就可以发挥作用了。

    根据属性建立关联,手指间一丝丝光影浮现,五行属性同时出现,诡异的回环在种子表面逐渐渗入,某一刻蒙德疑惑的挑了挑眉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竟然能感觉到种子里面传来意思欢欣的感觉。

    这个就挺神奇的了,要知道现在灵魂契约还没有完全建立成功的。

    收了收手指,蒙德眼睛里面最近好不容易黯淡了些的精光越发闪亮,在一阵仔细的操作之后,随着契约的完成,蒙德陡然愣在了那里。

    他,也进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