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应对策略-《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从蒙德的角度来看,他怎么也没想到出去打了一波敌人自己就大祸临头了。

    为什么?凭什么?

    然而和宝利森仔细的交流了一下才明白具体原因。

    血月帝国在完成了一期攻势将烈风边境屠杀殆尽之后,兵锋收拢,竟然跟烈风玩起了谈判的戏码。

    “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们现在是畏于神圣联盟突然出来的圣子和那位超阶。”说道这的时候,宝利森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嗤笑。

    “保守派那些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急吼吼的就要开始和人家谈判!”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细节方面暂时不好说,但是大体上思路我们做过推演,杀伤死灵兵团的人肯定要给处理,南境估计也会被天选派分离自治,到时候有烈风南境就是名存实亡了。”

    看了一眼宝利森,六团能做出这样的推论不难,蒙德由得有些好奇:“团里面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无奈的摇了摇头,就算胜利兵团能扯旗造反,如今没有顶阶支撑的兵团也很快会被镇压下来。

    “这事我是肯定不能坐以待毙的,毕竟我也不想当替罪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蒙德很好奇,在这种情势下天命学会的那几位会做什么打算。

    “对了,霍利文德回来没有?”想到天命学会,蒙德又想起了霍利文德,按理说他先一步带人后撤,现在应该已经回来了。

    宝利森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倒是回来了,带着卡杨城撤下来的一群军民,二王子有心拉拢,所以给了封赏,记得你还认识那个原本南境骑士团的团长吧?”

    “哦?吉姆西又怎么了?”

    “二王子在重整南境军队,现在南境兵团和骑士团被补充重整,他们两个就成了两名副兵团长。”

    愣了一下,这是好事啊,两名部队主官,影响肯定很大,想到什么,蒙德继续问道:“为什么说是原本的南境骑士团?”

    “现在改名了,叫做南风第一兵团。”没好气的挥舞了一下手臂,宝利森继续气氛的说道:“据说以后兵团正规化,南境就只会有南风兵团了。”

    “这应该算好事啊。”现在的军队体系复杂混乱,就南境兵团和南境骑士团以及各地方兵团来回乱变的称呼,体制外的人很多时候都听不明白。

    “唉……”宝利森摇了摇头,一巴掌拍在自己大腿上。

    “可我们叫胜利兵团!”

    “行吧,胜利兵团。”点了点头,蒙德又问了一个关键性问题。

    “公主呢?”

    “你说艾奇莉娅公主?她被卢安城的那位城主护在了身边,二王子不想把关系搞得太紧张,所以也没有马上来硬的,你如果想找的话,现在应该是个不错的时机。”

    “顶阶还在原本的地方吗?”

    “你是说老邓肯他们几个吧?”作为兵团的老人,宝利森自然是认识老邓肯的:“我没听说他们有转移的消息,应该还在外面监督你那个叹息之墙的工作呢。”

    “叹息之墙?”发出一声轻微的嗤笑,当初看似很前卫的设计理念,现在已经完全成了鸡肋,摆了摆手,蒙德打算告辞离开。

    “唉~!你等会!”注意到蒙德动作的宝利森飞快的从自己那万年不换的躺椅上坐了起来:“地下工厂那边最近死息的范围越来越广,兵团已经没法再深入进去了,你看看能不能过去解决一下?”

    “死息?”这谁起的名字啊?一边带着满满的疑惑,蒙德一边点了点头,地下工厂自己是有大用处的,肯定不能让它成为一个没人敢去的死地。

    告别了宝利森,蒙德出来后直奔地下工厂,别人怕那里的二氧化碳,主要是对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无法理解,而自己就无所谓了,一路随便种点花花草草的,这些二氧化碳就能被吸收一个干净。

    前往工厂的道路,倒是意外遇到了熟人。

    走廊的一段下行走廊处,阿方索和一群没见过的法师正在研究着什么,注意到蒙德过来,主动伸手打了个招呼。

    “你回来了啊。”上下打量了一圈,阿方索微微点了点头:“怎么跑这边来了?”

    “宝利森说地下工厂的环境已经无法进入了,所以让我过来看看能不能处理。”指了指后面,蒙德很想说你让我解决一下就好,不过抬头的空档,他看到阿方索十分隐晦的朝着自己使了个眼神。

    “这边的情况我们正在研究,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你该先去贝琪大师那边报道。”说完,阿方索朝着蒙德挥了挥手,转头不再多说什么。

    情况感觉上有些诡异,蒙德也就没有再坚持什么,转过身,一路皱着眉头往传送的方向走去。

    。。。

    一路找到贝琪大师,蒙德也总算了解了事情的原委。

    “所以说这帮家伙这边还外敌未靖,那边就想着怎么瓜分南境的未来了?”一个头两个大的看着贝琪,蒙德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些人好。

    “大殿下和二殿下那边认为当前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南境虽然被血月和天选弄成了千疮百孔,但也彻底拔出了原本盘根错节的权势,之后两国重开商路,对他们和我们都有好处。”摊开了手,贝琪仿佛在说一个笑话。

    这说法也确实够好笑的,以南境的体量来看,烈风相当于一刀砍了自己一条胳膊,之后还要拿着断臂去笑脸迎人。

    “陛下呢?这种时候不得让陛下点头吗?”烈风好歹是皇帝专权,再怎么说这种事情也不能绕过皇帝吧?

    “我怀疑……”小心的看了一下周围,贝琪伸手让蒙德靠近一些。

    “我和欧尼推测,现在王都肯定出了什么事情,陛下闭目塞听,已经失去了对局势的掌控。”

    “这不应该吧?”烈风大帝好歹是个在位了几十年的皇帝,不是第一天上任的毛头小子,在烈风境内,他至少是绝对的第一势力。

    今天突然被告诉烈风大帝可能在自己权势最强的王都被人控制住了,别说蒙德,换个谁来都会感觉这话题不太可信。

    不过眼下种种事情的发生,又确实不像烈风大帝的行事风格,皱眉了半天,蒙德捻了捻胡子:“有什么办法吗?”

    “眼下有两种解决方案。”在桌子上拿起一根墨笔,贝琪挥舞了几下,慵懒的眼神被狠厉所替代。

    “第一种,就是我们直接效仿天选派那些叛徒,拉旗造反,无视王室命令,将二王子和四王子驱逐出去。”

    “这么做的话我们就成了所有人的敌人了吧?”贝琪这种说法,蒙德不用想都能知道最后的结果,到时候天选派一变脸,再加上烈风和血月的军队,南境现在的局面就变成了三方受敌。

    “看似凶险,实际上却是生机。”墨笔敲了敲桌子,贝琪微微一笑。

    “推举艾丽公主上位,坐实我们的正规性,再等到胜利兵团的兵团长回归,南境虽然只有几名顶阶,但是投鼠忌器,血月和天选派短时间里肯定不会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和我们发动全面战争。”

    贝琪的这个分析有理有据让人信服,蒙德点了点头,肯定了这种说法。

    “之后呢?”敌人短时间不可能进攻,但不意味着会一直忍耐,最多一年,短的话可能随时发生什么意外,大军就会打过来。

    “如果一年的时间,你觉得呢?”给了蒙德一个眼神,贝琪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是了,真有一年的时间潜心发展的话,不说科技水平能不能做到碾压当前大陆的超凡体系,单只是最近自己发现的修炼速度增幅以及内力带动魔力这两个知识,新南境就能进入全民的超凡时代。

    这里面更不用说自己了,现在已经进入了高阶,一年时间再努努力刷任务,到时候保不齐自己杀顶阶如屠狗杀猪一般。

    毕竟对自己,目前最缺的就是时间。

    不过……

    “第二种呢?”贝琪只说了第一种,可第二种呢?

    “第二种啊……”叹了口气,贝琪拿着墨笔再次敲击了一下桌面:“第二种就是让艾丽公主领旨。”

    “那肯定不行。”几乎想都没想,蒙德就出了反对票,看到贝琪那古怪的眼神,他想了想,尝试着分析道:“你们的想法肯定不是要真把艾丽给卖了,王室赐婚,手续复杂,不是把人送过去就行的,筹备婚礼再加上乱七八糟的事情,如果再有人从中搅合,拖个一年半载的也不是问题。”

    “没错。”对蒙德的推测,贝琪并没有否定,应该说这也是他们最开始考虑的结果,不过一旦公主领命了,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名誉的问题,不管最后嫁没嫁过去,名誉上公主都有了污点。

    当然,前者扯旗造反同样也会有污点,但是胜利兵团的兵团长一旦回来,这个锅就可以扣到公主的亲外公头上,到时候克伦布勒还能有意见不成?

    “你觉得用哪个办法比较好?”放下墨笔的同时,贝琪问道。

    “我觉得第一套方案比较合适。”扯公主的虎皮造反,肯定比送公主回王都好处理得多,而且现在己方的情况,也确实支持这种选择。

    听到蒙德的回答,贝琪掩嘴轻笑:“霍利文德果然没看错你。”

    “你们已经开始按照这种方案在串联了?”都不是笨人,蒙德一点就通,霍利文德突然被调取了那什么南风第一兵团,借着职务之便勾结吉姆西和他的一些能找到的老朋友是肯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