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待客之道-《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从贝琪的口中,霍利文德现在确实在尝试串联,像是比较信得过的吉姆西,还有些南境战争期间认识的老战友,有机会都要拉拢一番,陈诉利害。

    不管这些人现在站不站公主这边,对于南境他们都是被出卖了利益的一方,是安然等待命运的降临,还是说借机抱团取暖,相信这些人都会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当然,这里面抱团取暖也不意味着大家是一条心的。

    有人去操持这事了,姑且是个好消息,事情太多,要是再让自己去一个个的陈述利害,自己肯定是没时间。

    “在宣传上你们可以想想办法。”这个还是自己教导奥尔斯的时候出的主意,这年头没有形成舆论战的概念,拿出这东西绝对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具体说说?”不解的看了蒙德一眼,贝琪没明白宣传什么。

    “这个东西……”噼里啪啦一顿说,直说的蒙德口干舌燥,贝琪皱眉思考了好久,一拍桌子:“这个我去跟欧尼说。”

    好吧,欧尼尔根现在保着公主,姑且也算自己人,而且从贝琪和那位公主家七叔的暧昧不清的关系来看,贝琪肯定也不会放下这位。

    公事说得差不多了,兜兜转转又聊回了蒙德身上。

    “这几天你去哪了?听霍利文德说你之前在洛里安二王子还派人去找……”

    “这次出去,我出了点意外……”注意到贝琪立马凌厉起来的目光,蒙德摆了摆手:“姑且没发生什么危险,反倒是获得了不小的收获。”

    “哦?”听到这话,贝琪顿时精神了起来,扬了扬雪白的脖子,示意蒙德说说。

    天命学会既然没有投靠王子的想法,蒙德觉得自己不妨稍微交些底。

    不过肯定不是现在,蒙德稍微卖了个关子。

    “晚点时候,大家聚集一下,我再跟你们仔细说。”

    “现在这情况,要想把人都聚集起来,恐怕不太方便啊。”这是个不大不小的问道,看了蒙德两眼,贝琪皱了皱眉问道:“你不会是想直接挑明了吧?”

    “为什么不能?”反向思考一下,如果自己这边直接带着天命学会摆明车马的跳反,有谁能阻挡自己,最终得出的结果是……

    朝着贝琪微微一笑,蒙德说道:“现在南境方面,大势在我们。”

    “哦?这次出去又得了什么好处?”有些羡慕的上下打量了蒙德一圈,贝琪抿了抿嘴:“下次出门也带我个吧。”

    这些天坐镇中枢,可是给她憋屈的够呛,而且实力到了顶阶这个级别,再往前也只有那个传说中的超阶了。

    那种阶级依靠自身恐怕很难达到,还是跟着蒙德蹭蹭大佬的经验来的好些。

    蒙德显然没有被这位的热情和激动所影响,沉思了片刻,提出了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

    “两位殿下来的时候有没有带其他顶阶?”如果说两名皇子的队伍里还有几名顶阶陪同的话,那或许……正好让羽凝心试试剑。

    “顶阶有两位,培基利亚和纳兰迪。”想了想,贝琪补充道:“如今皇家影卫似乎也在他们的手中,所以保守估计可能还有十几名皇家影卫。”

    “影卫不足为惧。”和自己灵魂虚空里面的那位大神卢卡相比,影卫不过是一群经过特殊训练的特殊魔战士而已,而既然是魔战士,就会收到当前魔法体系的限制制约,会被精神力扫描到,也会被其它种类的侦查所发现。

    以自己目前的水平,影卫对自己的威胁反倒是微乎其微了。

    “嗯。”对于影卫,贝琪倒是和蒙德相同的观点,魔战士嘛,天生比法师低一职阶的。

    “培基利亚和纳兰迪实力不错,都是大魔导师,”说道跟自己同一级别的顶阶,贝琪稍微认真了一些:“培基利亚是保守派里面的顽固分子,明面上专精的有火和风,多年前的小道消息,他还有金属性和一种未知的属性。”

    可能有四种以上属性,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家伙,保守派里面的顽固分子说明绝对不存在拉拢的可能。

    “纳兰迪这些年在王都深居浅出,是有名的中立派,他能过来,说实话我也挺意外的。”说道纳兰迪,贝琪微微有些皱眉:“之前在王都的时候,我跟纳兰迪有些交际,和其他顶阶不同,他只显露过光属性的能力,可以看做是为了应付血月专门请出来的帮手。”

    “单属性?”咂了咂嘴,相比摆在面上的培基利亚,纳兰迪这样信息模糊的才真正是让蒙德比较警惕的类型,蓝星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只是光属性的话,老邓肯说不定能拖延他一段时间,问题是我们要怎么处理?”三打二,自己这边胜算很大,但是如果不以性命相博,怎么能逼退对方?

    “羽凝心进阶了,顶阶实力,”说道羽姑娘,蒙德不由得露出一抹微笑:“以她的战斗方式,拖住甚至杀死一名顶阶都不是问题。”

    对于蒙德这样的信心,贝琪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摇头:“能不死人最好还是不要死人的好。”

    血月帝国现在虽然因为超阶的出现而形成了投鼠忌器的局面,但是这里面仍旧有一个很微妙的平衡存在,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对于任何一方势力而言都不是承受得起的。

    对于这点,蒙德也有了解,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没事,反正我们也不是急于一时,晚点你安排好,大家一起商量商量。”后退了两步离开桌子前方,蒙德舒缓了一下因为姿势而有些僵硬的身体。

    “我先过去看看艾丽吗?”

    “你现在最好不要去看她。”对于蒙德的打算,贝琪出声阻拦:“小公主现在虽然在欧尼这边,但是无数只眼睛盯着这里,在动手之前,最好不要过早的暴露。”

    “没事。”本来还想说自己不在意,不过看到贝琪认真的眼神,蒙德只好同意,无奈的耸了下肩膀:“晚点的时候我再来看她。”

    。。。

    从贝琪那边出来的时候蒙德本意是回自己那个小家看看的,结果路刚走到一半,他就被一队金甲骑士给拦住了。

    “您就是炼金学大师蒙德吧?”领头的骑士金盔金甲,不过最显眼的还是他头盔正中间那个紫宸金做的装饰,一柄小剑倒插,不知道是不是什么特殊的意义。

    “我是,你们是?”这些人来者不善,蒙德不由得打了几个小心,不过金甲骑士们并没有显露出什么敌意,带头者更是十分礼貌的行了个礼:“我们是烈风帝国殿堂卫士,直接归属王室管辖。”

    “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有些不确定的看了一眼这名骑士,蒙德谨慎的问道。

    “二王子殿下知道您回到了营地,想请您过去见个面。”骑士的回答仍旧礼貌十足,不过那不容置疑的态度已经很说明问题。

    对此蒙德倒是没有多想,二王子想见见自己,他也想去见见这个二王子,人家远道而来,不管来意如何,总是要看看面相的。

    “请跟我来。”摆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队伍阵型变更,蒙德微微皱了皱眉头,刚刚还礼貌十足的队伍,在变了一个队形之后已经隐隐将自己包围了起来。

    几名骑士几乎在同一时间动手,几道魔力抑制器瞬间封锁了蒙德的周围空间。

    “这是什么意思?”左右看了眼,蒙德也没有慌乱,两名骑士拉住他的手带上魔力抑制环的过程中他还忍不住问了一句。

    “跟我们走吧。”前面礼貌的态度已经荡然无存,在确定几道魔力抑制装置都安置妥当之后,这名殿堂卫士拉下了脸,挥了挥手示意蒙德跟上。

    玩味的看了一眼对方,看起来这个二王子是有备而来,身上套着的这几道魔力抑制环明显不是正常货色,已经一定程度上习惯了魔力抑制的蒙德都有些调动不了魔力的感觉。

    这种状态放在一般法师身上是致命的,魔力无法运转,就是待宰的羔羊。

    显然这几名骑士也是这样认为的,一路压着蒙德辗转了几圈,最终来到了一个他十分熟悉的地方。

    “这不是我家吗?”看了眼小丘上方熟悉的建筑,蒙德难免有些赫然,本来就是打算回家的,没想到被人直接带回来了。

    “慎言!”带头的骑士转头看了蒙德一眼:“现在这里是二殿下的行宫。”

    “行宫怎么了?那也是我盖起来的。”瞥了一眼这家伙,蒙德不屑的嗤笑一声。

    骑士皱了皱眉头,最终没有多说什么,示意了一下,继续押着蒙德朝小丘顶上走去。

    可以看得出来,这里确实跟自己离开的时候有了很大的不一样,不知道两位王子来的时候带了多少随行人员,不大个小丘,包括原本一营五连的驻地,现在堪称五步一岗,十步一哨。

    一路走上小丘,自己至少经过了数次的检查,好在回来的时候那些战利品戒指因为不方便没带过来,对方只收走了自己随身的空间戒指和一些小物件。

    这种态度让蒙德分外的不爽了起来,说起来还是跟艾丽公主这样完全没有王权贵族架子的小姑娘一起舒服。

    “你就是蒙德吧?”大门口处,蒙德遇到了最后一道阻拦,中年管家带着精致的眼镜,发型打理的一丝不苟,身上得体的半长衫和长裤一眼看过去连一个褶皱都看不出来。

    点了点头,蒙德示意自己就是。

    “我是王子殿下的内务总管诺博,在觐见之前教导下您对于王室的基本礼仪。”看到蒙德点头,中年管家并没有多说什么,自顾自的开始讲解起来。

    然而一路上都挺好说话的蒙德第一次出声打断了对方的话。

    “不知道二王子叫我过来,是以客人的身份呢?还是囚徒?”活动了一下被锁实的部位,蒙德带着几分讥讽的说道:“还是说二王子就是这么待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