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一击-《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一副要拿自己兴师问罪的架势,还要让自己保持什么礼节,在蒙德看来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而最搞笑的是,对面的中年管家不但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反而是看向了自己皱了皱眉头。

    “果然跟小小姐呆在一起的都是些粗鄙之徒,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废口舌了。”摆了摆手,中年管家让开,蒙德还没等再说什么,身后的两名骑士陡然发力,就想把他押着带进屋里。

    然而他们明显想差了些东西,手臂上力量传来,本来扳动的手臂没有扳动,蒙德反而反手将他们给扳了个踉跄。

    “记住了,我再怎么说现在也是皇帝陛下亲绶的药剂大师。”一抹锋锐之气直抵背心,蒙德用力瞪了回去:“该有礼貌的是你们。”

    气氛有些僵持不下,让蒙德很有想干脆直接反了的打算,不过自己的戒指里面还是装了不少好东西的,加上空间方块也被收走了,这么直接反了也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做人嘛,得会过日子。

    “嚯!什么事情这么热闹?”惊奇的声音及时打断了剑拔弩张的局面,一名年轻人在数名法师的陪同下一路从山下走了过来,凑近看了一眼蒙德,又看了一眼那边的管家:“这是个什么意思?”

    “四殿下。”注意到年轻人,诺博连忙施礼,那标准的架势,蒙德都只能服气。

    太专业了,说实话单论这礼节素养,他仿佛就是为此而生的一般。

    然而人都是模仿动物,轻哼一声,蒙德一丝不苟的行了个差不多的礼。

    “四殿下。”晃了晃肩膀,没办法,我这被锁的这么紧,有些礼节却是做不出的。

    “呃……你谁啊?”不解的看了眼前面被绑着的老头,四王子皱了皱眉头:“这种属臣礼不是随便做的。”

    “……”直起身的蒙德弄了一脸的无语,转头看了一眼中年管家,本以为会看到什么嘲讽的表情的,结果只看到了一张黑脸。

    “殿下,这就是在南境教导公主知识的蒙德,我正打算带他觐见我家王子。”指了指蒙德,诺博主动解释道。

    “哦?你就是小妹在南境的那个知道教长?”本来准备迈步进屋的四王子侧头上下打量了一眼蒙德,不屑的摇了摇头:“小妹就是被你们这些山野乱民给教坏了的。”

    看着扬长而去的四王子背影,蒙德咂了咂嘴。

    该怎么说呢?艾丽给自己形成的那种王室好接触的固有印象已经被眼前这几位王子和管家给冲了个七零八落了,更忍不住让蒙德产生了几分好奇。

    在这样的一个人家里面,小公主是怎么长成现在这种性格的?

    穿越者这个可能自己之前已经试探过了,除非如果和自己一样的话,小公主没道理一点表现都没有,可要说不是穿越者,在王权思想如此浓厚的氛围下,她是怎么做到出淤泥而不染的?

    不对,那都不是出淤泥而不染能够形容的,压根就是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身后再次传来推力,几名骑士这回合理将自己按压着推进了自己建设的房间。

    一路走过大厅,现在的房间和原来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不管是物件摆设,还是站在大厅里面那几位衣着暴露风姿卓越的小姑娘。

    不过二王子并不在这一层,看起来这边大概都是些女仆佣人一类的角色,跟着四王子一路被押到三楼,蒙德才在自家原本天台的位置看到今天的正主。

    二王子殿下此刻正裸露着胸膛坐在一张看起来就很名贵的躺椅上面,手里轻握着酒杯,遥遥的看着远方的天色。

    如果除去他那个酒杯是自己的实验试管这点,还有他占用了自己的曲颈瓶这点,以及在他身上揉揉捏捏的两名美貌侍女这点的话,一切看起来都挺有意境的。

    用力的叹了口气,果然自己和这种人是格格不入啊,你再裸露点会被404的。

    “殿下,蒙德带到了。”小心的靠上前面,发现自家王子注视过来,诺博轻声细语的说道。

    “小妹的那个教官?”微微晃了晃脑袋,二王子慵懒的支起了身子,看他一副体虚的样子,蒙德估计他在五连活不过一天。

    传统贵族法师的糜烂,不由得让蒙德回忆起了自己当年的一些‘同学’,贵族宴饮,露天大趴,好感度不知不觉间又减了十分。

    “你就是蒙德吗?”坐起身来上下打量了两圈蒙德,二王子微微摇头:“听说你挺有能力的,可惜选错了时间,现在血月帝国跟我要人,你说该怎么办吧?”

    “那个……殿下?”微微偏了偏脑袋,蒙德看了一眼另一边一直老神在在坐在那里的那名老者,如果所料不差,这应该就是王都方面跟过来的两名大魔导师之一了。

    “嗯,果然跟影卫说的一样,不尊礼法,难怪能让小妹这么看好。”点了点头,二王子随意的挥了挥手:“我没什么想问的了,给他送到血月那边吧。”

    “?”你大费周章把我带过来一趟,就为了当面看我一眼?

    身后骑士再次靠近过来,这次蒙德不打算忍了。

    给你点脸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身子微微扭曲,蒙德从地上轻巧跃起,一脚踹翻了身后的那两名讨厌的骑士,双臂用力就像挣脱手臂上的魔力抑制环。

    “嘭~!嘭!”一阵的轻响传来,紧跟着是刺骨的疼痛,一瞬间蒙德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王室专供的抑制环上似乎带着某种机关,在发动的一瞬间,环内藏着的锁钉已经钉入了自己的血肉当中。

    暗骂一声阴险,蒙德就像空间转移跑路,戒指可空间方块可以以后再取,被他们这么有心算无心坑了可就遭了。

    然而事与愿违,空间张开的一瞬间,蒙德仿佛撞上了某种屏障,脑海之中伴随一阵轰然巨响,身体不受控制的已经喷出了一口血水。

    迷迷糊糊间他听到了一个带着调侃的声音:“血月帝国那边十几位顶阶看着你跨越空间带走了克伦布勒和麦希丽丝,你认为我们会一点防备都没有吗?”

    “呼~”长长的舒了口气,蒙德晃了晃自己有些晕眩的脑袋,是了,空间虽然在这个世界上拥有这属性的人凤毛麟角,但是这些年包括空间戒指和门户计划这样项目的实验,肯定会有不少相应的技术出现。

    微微偏头看了一眼正缓缓起身看向这边的老头,蒙德轻哼了一声:“想必这位就是专精圣光的纳兰迪吧?”

    “不错,正是老夫。”老头微微点了点头:“看起来你在这南境还是有些关系的,能知道我的名字,影卫,他来之前还去了哪里?”

    一名原本该是只对王室负责的影卫悄然浮现在老头身边,低声汇报了蒙德的路线。

    “贝琪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纳兰迪又咧嘴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她以为把你扔过来就能暂时保持这样的局面?”

    “不是……”摇了摇头,蒙德十分笃定的说道:“我只是回家而已。”

    “回家?”纳兰迪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另一边的二王子,二王子微微点头:“倒是忘了,据说这个小楼还是你建的。”

    将手中的试管随意的向身后丢去,侍女手忙脚乱的将之接入了怀中,不知道什么材料酿制的酒水那粉红的液体顿时洒了侍女整个胸口。

    微微摇了下头,细胞活力让自己现在的状态已经恢复了很多,抬眼看了一眼眼前的一群人:“原本以为是有朋自远方来,没想到是群恶客上门。”

    受够了这帮人的鸟气,蒙德猛然朝前踏出一步,二王子周身溢出冰霜,却只看到一个冷冽的笑容。

    不管怎么说蒙德还没失了智,两名王子肯定是不能下死手的,但是既然你们能屏蔽空间,没道理我不能利用。

    魔力悄然顺着脚尖涌入二王子脚下,对方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骤然消失在了原地。

    “大胆!”一声暴喝,纳兰迪就要发飙,被蒙德灵巧的转身几步,绕到了四王子跟前。

    有派系意味着有所顾忌,作为一名顶阶,在这样紧凑的环境里你拿什么跟我……

    几乎是在自己靠近四王子的同时,二王子惨叫着破开空间撞倒在一边,也是在同一时间,一掉幽芒浮现,一名影卫对着蒙德发动了攻击。

    黑光在蒙德眼前浮现,一瞬间击退了皇家影卫的攻击,同一时间蒙德抖手,身上的诸多魔力抑制环同一时间掉落在地。

    “怎么可能?”身后的骑士发出一声惊叹,下一瞬间蒙德已经到了眼前,即便是王室高阶的骑士护卫,在如今自己细胞状态全开的速度下仍旧显得慢的可怜。

    起手就是一顿连环拳击,当然泄愤不是重点,随着这名骑士长一类的角色被一记终结的直拳打飞,蒙德收回了自己的空间装备。

    “死~!”纳兰迪已经怒火攻心,两手汇拢间一道手臂粗细的光线不顾两名王子的安危,笔直的朝着蒙德射了过来。

    眼神一凝,蒙德悚然而惊,没有躲避,自己用身体生生吃了一击。

    “原来你也不是两位王子的人!”嘴里含着口血退出光爆的蒙德一把拆掉了一旁怎么看都像个炼金机械的金属盒子。

    “放肆!”光影扭曲之中有两名影卫加入了战斗,不过蒙德干脆没有理会两人的攻击。

    转身的一瞬间,他已经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名名为纳兰迪的大魔导师身上,刚刚那种完全不顾两名王子死活的打法充分的说明了他根本不是这两名王子的人,而让这样一个人活动在王子身边……

    右手朝着大魔导师遥遥挥出,至少在弄清楚这人的身份之前,自己的保住两个王子的性命。

    “去!”巨大的掌影狠狠按向纳兰迪,蒙德发出了自己当前的最强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