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下一步计划-《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灵魂连接自己制造的亡灵肢体从而进行攻防,这是蒙德老早以前就一直在使用的方式,既然屠杀者一类的亡灵能够实现,那么更大一些的自然也没问题。

    当驼山兽那种级别的巨兽连接身体,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类似如来神掌的效果。

    原本还在那呜呜渣渣的纳兰迪顿时被自己一掌打飞了出去。

    效果显著,可惜受限于现在驼山兽还没达到顶级的水平也没造成多大的伤,但是脸是肯定丢了的,别人不会研究我蒙德有多强大,只会指着这家伙背后说这老货一个堂堂顶阶都打不过一个中阶……毕竟自己现在升高阶的事情还没几个人知道。

    而且就算是高阶,你一个顶阶被人打退了也不占理不是?

    飞在天空中的纳兰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双手汇拢之间耀眼的光辉浮现,就要再度进行攻击。

    蒙德微微挪动了几步,站到了四王子身边,理所当然的,几名突兀出现的影卫再次被卢卡给逼退了。

    “我说有哪里不对,原来到处都是不对。”转头看了一眼终于想起来小心王子的纳兰迪,以及另一边警惕的保持距离的影卫,蒙德恍然的点了点头,别有深意的看了还坐在地上揉胸的二王子一眼。

    如果说最开始蒙德还觉得这位二王子有什么深谋远虑,如今再看,他的行事处处都带着一些受人蒙蔽的架势。

    估计这会他自己也看出来了,正带着满脸的警惕来回打量着周围的每一个人。

    这结果多少有些意外,不过对自己没有影响,看准了影卫和纳兰迪束手束脚的这个机会,蒙德朝着卢卡招了招手,带着这个强力打手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嗤~!”下了山的蒙德仍旧忍不住嗤笑一声,明明给自己做了个天罗地网,在空间都被禁锢的那一刻就连自己都以为会是个鱼死网破的局面,没想到这网一撑就破了。

    讲道理的话,对面这几手准备几乎都是奔着直接拿下自己的方向来的,正常法师的话,就算高阶,被魔力抑制环那么一锁,又被一个顶阶看着,多半也就放弃挣扎了。

    可自己不同,以为绝杀的魔力抑制环自己在一段时间之前就已经有意识的锻炼适应了,虽然还做不到完全,但这东西对自己的影响本就比正常法师要低很多。

    空间禁锢,说实话这一手蒙德是真心没想到,二王子说的时候蒙德都忍不住心底一寒,以为这帮家伙算准了自己手上的底牌。

    纳兰迪……他动手时就是一步昏招,不过以当时自己的状态,眼看着已经挣脱了束缚,下意识的出手也是无可厚非。

    可是顶阶毕竟不是那种能控制魔力如臂如指的存在,他这下不管打没打死自己,当时自己后面都有一个二王子,在他能下意识动手的一瞬间,就已经说明了,他绝对不是二王子的一路人。

    这一来,事情顿时就简单了很多。

    对于不知道效忠于谁的这位纳兰迪,二王子但凡有点脑子,应该就不会再像现在这么放心使用了,而失去了一名顶阶的支撑,还可能是被人当枪使了,二王子在南境的态度上应该不会继续保持之前的那种坚决。

    当然,这些目前为止都是以自己的估算为主,指不定他们当时是在一起演自己呢?

    一路从自己原来的小家出来,索性没有影卫后面追过来,一路往新建的主传送门走,路上蒙德就遇见了气势汹汹的飞过来的贝琪。

    “纳兰迪那个不要脸的直接对你动手了?”看到蒙德完好无损,贝琪松了口气:“我还担心你遇到危险,所以直接过来了。”

    点了点头,贝琪过来的有多急蒙德能看出来,作为一名顶阶连形象都不要了,你这穿个睡衣就出门的样子就不怕被其他人看到?

    “你这睡的也太早了点吧?”抬头看了眼天色,雨云盖顶,却是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时间。

    可是咱们不是说好了晚点开会的吗?

    “左右没什么事,我就换了衣服睡个……”说道一半,贝琪反应了过来:“我这说你呢,怎么?纳兰迪良心发现,吓唬下你就给放了?”

    “嗯,差不多吧。”点了点头,蒙德跟着贝琪并肩而走,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遭遇。

    “这样一来倒是直接撕破脸面了啊……”手指轻轻划过脸蛋,贝琪仔细消化着这次突发情况里面浮现出来的一些信息。

    “我被当成了幕后黑手,另外纳兰迪竟然不是和二王子一条心……”抬头将注意力转移到蒙德身上搞,贝琪又点了点头:“行啊,现在都已经能从这样的险恶情况下安全逃脱了,该说是你的努力呢?还是那位的帮助?”

    “两者都有吧……”自己能跟做火箭似的在一个季度不到的五六十天里有这么大的进步,一方面必然有系统的大力支持,另一方面,自己的努力也是必不可少的,想想当初锻炼身体时候的痛苦,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煎熬。

    “噗~”明显没想到蒙德会这么大言不惭,贝琪被噎了一下,上下打量这不要脸的老头说道:“你还真不客气啊。”

    “客气什么。”摇了摇头,蒙德对贝琪的态度也不以为意。

    毕竟系统的珠玉在前,即便自己再怎么表现,他们也只会看到系统的光辉。

    当然这么个天赋的世界,没有系统帮助自己起步的话,想要走到现在这步也确实需要更多的付出。

    显然贝琪也觉得争辩这个没有意义,那个存在选择的是蒙德,又不是自己。

    “之后怎么办?”这才是自己需要关系的问题。

    听到贝琪的话,蒙德抬手挠了挠脑袋:“还是按照我们之前的策略吧,既然有了台阶,看看二王子的态度。”

    “嗯。”对于蒙德能够以最沉稳的态度应对,贝琪微微点头:“我已经约了大伙晚饭的时间段过来,估计还会有些被认为是绝对信得过的人手……”

    停顿了一下,贝琪说道:“你是直接过来还是……”

    稍微挑了挑眼皮,蒙德仔细的思考着贝琪两句欲言又止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我打算回六团一趟,之后再过来。”四王子从六团那边回来了,自己最好先去看看米利森什么态度,顺便的把兽帮拉回来,这么长时间了,大白也不知道有没有饿瘦了。

    “人手方面信得过的可以加入进来,不过不是天命学会。”相信贝琪应该也不至于这么不分轻重,对于人手问题,蒙德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

    告别了穿着睡衣嘟嘟囔囔的往回走的贝琪,蒙德直奔传送门前进,如今的传送门被安置在了叹息壁垒内部,有三团驻地保卫,自己来回倒是麻烦了好多。

    “我是六团的教官……”拿着手里的徽章,蒙德用力的朝着眼前的骑士挥舞着:“之前你还见过我呢。”

    面对蒙德的气急败坏,金甲骑士丝毫不为所动:“规矩就是规矩,现在想去六团,必须拿到古尼雅大人的通关证明才行。”

    “我……”抬起手用力指了指骑士的鼻子,蒙德一时间无言以对。

    明明是个很正常的手续,但是为啥感觉这么别扭呢?

    还好,这种别扭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离开的蒙德没走多远就遇到了正打算去六团那边的古尼雅。

    “你回来的话最好小心些,二王子那边恐怕要对付你,如果被他们抓住机会,眼下的胜利兵团保不住你也不会保你。”刚一见面就说这种话,古尼雅这姑娘的言谈举止明显跟自己可爱的打扮呈反比。

    不过人家也是为自己好,蒙德自然是要领情的。

    互相又闲聊了几句,蒙德将话题逐渐带入:“古尼雅团长,我想先问一嘴,如果南境出了变化,你是会跟随公主一方,还是王子?”

    “你是想问我忠于陛下还是忠于兵团长吗?”给了蒙德一个冷冽的眼神,古尼雅严肃了起来。

    “我知道之前米利森让你负责教导公主可能给了你一种错觉,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掺和的,你的这个问题我就当做没听到,希望你找准自己身份的定位。”

    “哦……”相比米利森,这个三团长真是好难交流,无奈的耸了耸肩,蒙德也不再多哔哔,同时也在考虑一个问题。

    以自己目前的身份水平,确实是不适合站到前台蹦来跳去的,既然有天命学会,或许自己应该更多的把一些交流方面的计划交给那些明面上实力更强交集更广的人来处理。

    如果刚刚在这问古尼雅的是贝琪这个顶阶,就算这位三团长未必句句说的实话,肯定也不会用这种训斥下属的语气。

    而且不知道为啥,蒙德总觉得这位三团长对自己有点小小的敌意?

    跟着古尼雅一起混过了传送门,蒙德又被这位团长小姐给支到了工厂方向,看得出来她不太放心米利森独自应付四王子,如今王子走了,她想亲自过来问问情况。

    一边无奈的循着之前的走廊过来找阿方索看看情况,蒙德也在考虑未来的发展,如果胜利兵团靠得住,在说服米利森和古尼雅两个之后,胜利兵团全线收缩,蒙德打算封闭传送门,将所有在南域的人口都转移到倪多姆废墟里面。

    将南域深处变成孤岛,外面是天然的丛林屏障,实现闭环之后,新城将不再受到任何的外界影响,等到计划成功,下一步开始利用倪多姆遗留的地下车间开始扩大产量批量制造钢铁军团,争取在凛冬来临之前让新城完成建设,将所有资源和技术变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