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会议开始-《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万万没想到,在找到之前阿方索和考察小队所在的下行走廊的时候,蒙德看到的就是堵着走廊的两名法师和远处恒光球照耀下躺了一地的身影。

    那边的地面上已经至少躺了五个,这两名法师退后了至少五十米的距离,在走廊的另一边谨慎的撑着护盾四周警惕,死活不敢往前一步。

    打开法神分析机扫了一眼,这边的二氧化碳浓度确实已经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好在作为有毒气体,二氧化碳密度较轻,趴在地上的几个人至少没有马上死掉。

    “这里是研究区域,里面有危险,请……”说话的法师还没等说完,已经被蒙德不耐烦的一巴掌抽到了墙上,另一边的中阶法师被这一言不发就动手的狠辣吓了一跳,然而还没等动手,他已经步了同伴的后尘。

    好歹已经升级了高阶,加上连大字辈出手都能上去尬舞两段的实力,中阶对自己确实有些不够看了。

    防止这两个家伙背后搞事,蒙德给他们上了魔力抑制环,水火娃负责看押,他得先把人救出来再说。

    打开空间方块,蒙德在里面仔细的寻找了一会的泥土,这个方块空间太大了,利用精神力扫描内部储存物品也是个不小的工程。

    走廊里面不好种树,不过花花草草的却没问题,现场弄了个大花盆,往里面种了十几种花的种子,蒙德又开始了熟练的操作。

    加水,木属性激发植物的生机,走廊上,吸收和置换运转,随着氧气快速取代二氧化碳,一蓬蓬鲜花也开的越发鲜艳起来。

    法神分析机重新分析了几遍这个鲜花的成分,看看有没有出现什么变异,蒙德一路疏导着气流走到了倒在地上的五个人身边。

    果然跟自己分析的一样,这五个人因为缺氧暂时陷入了昏迷,其中赫然有阿方索在列。

    好不容易组建的天命学会差点就出现了意外减员,蒙德不客气的踢了踢这货的屁股,顺便给他翻了个身。

    先灌复原药剂,之后再释放三重治疗,想到什么,蒙德将现在种的那些花花草草都拔掉扔到了一边,又从空间方块里面找了些新的种子。

    虽然不全,但是这回种的就都是复原药剂的材料了,这也算合理利用吧?

    救人,种花,等阿方索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面前一大蓬乱七八糟的植物。

    “呃……”刚刚苏醒他还有些使不上力气,挣扎的看了几眼,就看到了身边同样躺着的一群人。

    “你干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个,之后阿方索就看到蒙德无语的朝自己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好吧,那你现在又是在干嘛?”伸手指了指蒙德放到一边的花盆,阿方索满脸的不解。

    “这个以后你想了解的话我给你仔细讲讲,现在先解决你们的问题吧。”将目光转向了下一个,蒙德好奇的问道:“你们怎么都中招了?不是在这边研究的吗?”

    “是啊。”有些吃力的坐了起来,阿方索摊了摊手:“如你所见,我们连引起昏迷甚至死亡事件的罪魁祸首都没看到,就都躺在这里了。”

    “还死人了?”这边的情况自己之前跟米利森说过,让他尽量先别派人过来,那么……

    “你不会认为三团的技术委员会就我们三个人吧?”意外的看了蒙德一眼,阿方索指了指地面上躺着的那些人说道:“上次有两名技术人员研究地心熔炉的设计思路,之后一直没有回归,最后团里派遣了大量人力寻找,才在工厂深处找到那两个人。”

    “地心熔炉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蒙德大概猜到了这几天地下二氧化碳急剧增加的原因。

    “那两个技术人员是把地挖开了吧?”原本的二氧化碳只是缓慢渗透,成百上千年的积累也没有让整个工厂陷入完全的无法呼吸状态,而自己离开几天的时间,地下的空气已经完全不有毒气体取代,答案不言而喻。

    “果然是你搞的鬼吗?”说这话的阿方索明显脑子还有些不清醒,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他又将目光投向了一边的花盆上:“你这是干什么?”

    “都说了跟你说也不懂,就像我说不是我搞的鬼一样。”这人一旦形成偏见,很难扭转自己的思维,蒙德索性不跟他争辩,趁着两名中阶还远,地上的四人还没清醒,他小声的说道:“晚饭前到贝琪那边去,我要开个会。”

    “晚饭……”有些迟钝的点了点头,阿方索愣了片刻:“中午饭我还没吃。”

    怀疑二氧化碳憋坏了这家伙的脑子,蒙德没理他,快速的处理起另外四个人来。

    还好急救的及时,加上复原药剂这种不科学的魔药,几个人醒过来虽然都看起来傻兮兮的,但是至少都保住了性命。

    放了两名中阶让他们带着人离开,虽然这俩对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怨念,但是也知道蒙德刚刚属于救人心切,走的时候还主动道了歉。

    对俩小中阶蒙德倒是没太在意,挥了挥手,抱着盆栽就往地下深处走了过去。

    经过几个人的对比,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了,复原药剂对于脑损伤的恢复效果远不如身体其它部位效率,而且还没办法治疗脱发。

    “嗯……”说道脱发,蒙德小心的摸了下自己的头发,得益于一辈子保养得好,自己这么大岁数了也没有明显的掉头发迹象,这大概算是唯一值得欣慰的了。

    感叹之余蒙德已经一路的向下走了很长一段距离,空气中隐隐带着臭味,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这味道蒙德再熟悉不过了,长时间的尸体腐烂就是这种味道,和死灵兵团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交道,他对这个门清。

    顺着腐尸的味道一路小心的走进了某个工厂前区域的走廊,蒙德一个个房间的寻找着气味发出的地方。

    终于在某个方向的走廊第三间仓库,他看到了两具叠靠在一起的尸体。

    黑色夜行衣,没有明显的身份标识,身上没有空间戒指,这两个人是有备而来。

    小心的后退了半步,两具尸体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大脑损毁严重,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转化出有完整记忆的亡灵。

    伸手开启亡灵转化,分析个球,哪有这样方便。

    片刻之后,蒙德扫兴的撇了撇嘴,果然就不该抱有希望,这俩人脑子里面就没有半点有用的记忆。

    不过也不错,这种纯粹的灵魂最好培养,交给卢卡先带着,之后等自己的属性生成理论完善些了,给他们灌入同意的属性,就是一群纯粹的战争机器。

    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两具尸体上,根据死前的样子,应该是第一个人在进入到这边的某个位置后缺氧失去了意识,之后第二个人找了过来,虽然成功找到了前者,但是在拖动过程中大概是为了躲避什么人,之后躲入了这个房间,紧接着逐渐缺氧,最后死在了这里。

    两个人都不是自己熟悉的面孔,估计不是六团的人,能够绕过三团的守卫传送过来……

    这俩人搞不好是影卫!

    得到这个结论蒙德不由得有深深的看了一眼两个人,这事竟然能关系到影卫,就是不知道对方打的什么主意。

    由于随身没有携带任何有标识的东西,这俩人的尸体对自己来说毫无意义,皱眉思考了半天,蒙德碾动了两下脚尖,对着两具尸体使用了空间能力。

    不管他们原本是谁,这种时候都远远的死开吧,在这放着味道怪恶心的。

    没必要把尸体带回去,这东西除了让米利森头疼之外既不会成为证据,也无法帮助六团获得任何好处。

    随便找了个方向放飞出去,让尸体在死亡后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放飞尸体之后,蒙德点了点头,原路继续开始往地底深处前进。

    如今的地下工厂照比前些日子稍微有了一些变化,要说最明显的就是地面上一层的虫子尸体。

    不知道什么的甲壳虫子因为缺氧已经死了一地,带着好奇的转化了几只,没想到这玩意也能产生亡灵。

    虽说还不清楚台球大小的虫子能够产生什么样的作用,但是至少作为口粮还是极不错的,蒙德毫不犹豫的清洗了地面上的虫子,并且顺便的收集了所有的虫子标本。

    上次种植的小树仍旧在这边,可惜已经蔫了,缺乏日照环境和水分,不过这个好办,重新布置上恒光球并浇水,小树很快恢复了生机,并且茁壮的成长起来。

    地下空间的二氧化碳量还真是挺大的。

    。。。

    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解决了工厂越发增长的二氧化碳,出来的时候蒙德还没找到那个被学者们凿出来的破口区。

    奈何时间已经不早了,晚上还有会议,一路从工厂位置出来直奔贝琪的营帐,到的时候正好赶上匆匆而来的霍利文德。

    “老哥你回来了啊。”看到蒙德,霍利文德开心的打了个招呼,指了指身旁的吉姆西说道:“你看我把谁带来了?”

    “先说好啊……”吉姆西明显没有霍利文德那么兴奋,注意到蒙德看了过来,他板了下脸说道:“我只是不想让南境毁于一旦才过来听听的。”

    “放心,我也不想走到那个地步。”拍了下吉姆西的肩膀,示意他跟自己一起进屋,拉开帘子的同时蒙德发现帐篷里面不知何时已经来了很多人。

    “哟~你也来了?”古尼雅有些意外的看了蒙德一眼,伸手戳在米利森的软肋上,六团长脸上浮现出古怪的表情,并且很不爷们的缩了缩身子。

    “老师!”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没等蒙德反应,自己已经被抱了个结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