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谈判-《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没想到几天不见小公主变得这么热情,蒙德弄了个大红脸。

    帐篷里面坐着的人投来数道异样的目光,熟悉的人还好,几个不熟悉的人那玩味的眼神看得蒙德心里发毛。

    “行了,别抱了,又跑不了。”轻轻拍了拍小公主的手臂示意她松开,蒙德尴尬的摸了两把胡子,来开距离上下打量了一下艾丽。

    “看起来挺精神的,不错。”略带尴尬的点了点头,蒙德朝贝琪那边示意了一下:“今天你是主角,就别在这跟我浪费时间了。”

    艾丽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了蒙德一眼:“老师?”

    “明面上的事情你们处理,我旁听下就行。”贴着耳朵小声说了一句,蒙德朝还有些迷惑的小公主点了点头,看到正在找角落坐下的霍利文德:“我上那边去了。”

    把艾丽往前台推了一把,蒙德快速的走到了霍利文德身边,吉姆西挪掖的挤了个眼神:“蒙德大师,怎么不过去坐啊?”

    “别闹。”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这个损友,跟霍利文德不一样,吉姆西这老小子常年混迹在军队,看样子染上了很多不良恶习。

    “听说你们都南风兵团了?”侧头看了一眼坐得板直的霍利文德,刚刚没注意,这回一看,今天他还特意整理了造型,原本的胡子被剃了个干净,头发也经过了打理,跟自己这略显邋遢的造型不同,完全一副社会精英的架势。

    身上的袍子是经典法师袍,就是那种零碎挺多的样子,胸口挂了一枚紫金色胸针,摒弃了常见的设计,展动的旌旗上银色的南风字样异常清晰。

    和霍利文德的穿着相似,吉姆西也是同样的造型,不过大概是个人形象不同,这衣服穿在吉姆西身上总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老哥,你这穿的是不是有些太不正式了一些?”挺了半天,霍利文德微微侧头,上下打量了一下蒙德的袍子,灰白色粗布没有任何装饰的外袍,里面是稍微亮一些的银白色魔兽丝衣,整体看起来缺乏装饰,腰间挂着一个方块,了解的人知道这是一个空间装备,不了解的还以为是个怪异的腰坠。

    胡子最近蒙德又长出来了一些,大概半寸来场,连着头发乱蓬蓬的散落着,看起来一点都不正式。

    “我给你处理一下?”不知道从哪准备的剪子,霍利文德举起来朝蒙德示意了一下。

    小心的往后拉开了些距离,蒙德举起双手抵挡着霍利文德的好意。

    “我说你不至于吧?”说实话蒙德也没想到原本自己以为的天命学会内部会议直接被贝琪扩大到了势力会议,不过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想改我的造型,这场面还小了点。

    对两名好友不以为意的态度霍利文德怒目而视,然而自己又偏偏没有办法,好在人员已经聚集的差不多了,前面的贝琪首先出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说到开会,前面总免不了说几句场面话,贝琪首先是表示了对于参与会议的所有人支持的感谢,之后话锋一转,开始了自己的一些局势分析。

    内容过度陈长,听的蒙德忍不住抿了抿嘴唇,心想这位大魔导师怕不是偷偷报名过哪个老板培训班。

    不过转念一想,也未必需要报什么老板培训班,毕竟人家是教授级水平,日常教导学徒的时候也是侃侃而谈,这是天生的功力。

    可惜这位大魔导师一直没讲到点子上,和这帮人谈情怀和理想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说了半天,贝琪口干舌燥,注意到反响平平,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公主。

    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发言的小公主有些紧张,用力咽了口唾沫,干巴巴的说道:“我打算在南境建立一个公平正直的城邦,保卫南境的国土……”

    伸手按在了自己的脸上,蒙德对这发言已经绝望了。

    人群里面传来一阵小声的议论,显然各方势力的代表对于小公主的这个饼并不感冒,其中一个蒙德不认识的更是十分直接的问了一句:“公主殿下,现在陛下的意思是让我们放弃南境,如果我们这样反抗的话,有什么好处呢?”

    “这个……”艾丽苦着脸看了看那人,有侧头看了一眼贝琪,最后两人双双将目光投向了躲在角落里面的蒙德。

    “……”看得出来,这俩人是真的一点深入的准备都没有,这么简单一个问题,就把你们堵住了?

    没办法,这种事情还得自己亲自处理,蒙德也没动弹,敲了敲椅子的扶手,坐在那里直接说道:“关于利益方面,南境不会成为一片绝地。”

    注意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这边,蒙德朝那几位不认识的微微点了点头:“我们拥有可循环的门户技术,所以可以说,只要愿意,我们可以在大陆的任何地方建立传送门,和任何种族和地方建立贸易。”

    刚刚交头接耳的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虽说胜利兵团传送门保护的严密,但是那么大的东西放在那里,肯定有消息泄漏出来,大家也都清楚这么个东西。

    “除此之外,我们还发现了一片全新的大陆,那里有和我们一样的人类,和我们类似的力量,有不太强大的魔兽,和富饶的资源。”空间戒指中取出一颗魔石,蒙德递给了最靠近自己这边的一位:“这是我们发现的一种全新的物质,我称之为魔石。”

    超凡世界的决策者不能说每个人都有着强大的实力,但是至少每个人都必然是超凡,结果魔石的中年女性稍微翻动了一下手里圆滚滚的石头,很快就发现了它的不凡。

    “这种石头的产量多吗?”将石头递给了身边的同伴,女子朝前面的贝琪问道。

    “魔石的数量不多,不过可以应用在很多领域。”开口打断了贝琪要说的回答,蒙德自顾自的说道:“未来魔石的发现也肯定会有,但是我们或许会采取一些新的,也更合理的分配方式,保障南境能够稳定发展的同时,给每一个加入新南境建设的组织和个人以足够的回报。”

    “可这并不会影响根本的局面。”刚接过魔石的男人手中的魔石急剧变亮,让他露出了稍微惊讶的表情。

    对这个问题,蒙德稍微点了点头。

    “当然,短时间内我们无力抵抗来自血月,烈风以及天选派三方的施压,但是同样,因为有各自的述求,他们也很难凝聚起来共同对付我们。”

    露出一抹愉悦的笑容,蒙德看了一眼前方的几个人:“我们找到了开启超凡的钥匙,假以时日,新南境或许能做到全民超凡,到时候,你们还怕其它势力的觊觎吗?”

    “全民超凡?”正在把刚刚塞了一堆魔力的魔石重新吸收干净的男人愣了一下,眼神亮了那么一两个瞬间,紧接着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可是再多的初阶也不过是初阶啊。”

    “但如果这种方式还能提高跨上顶阶的机会呢?”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不过蒙德并不觉得过瘾,咂了咂嘴:“而且我们还有其它能够对抗顶阶的东西。”

    “如果真像你说的,我愿意加入。”一个突兀的声音,却不是从面前的人中传来,帐篷帘子掀起,一个怎么都没让大伙想到的人走了进来。

    “二殿下?”在座的一群人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提议对抗的人会突然出现在面前,几个人甚至惊慌的站了起来。

    “不用紧张,我没有敌意。”对于这帮造反还带着畏惧的家伙,二王子显露出一丝不屑的嘲讽,转头看向自家小妹,微微笑了一下,目光落在贝琪身上,最后转向了蒙德。

    “我不清楚为什么最后这局面会落在你身上,不过原谅我之前的无礼,以为你只不过是名中阶而已。”能够在昨天那样的杀局之中全身而退,蒙德已经被默认为了同样拥有顶阶实力的存在。

    “世界上总有奇迹存在,就像你能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到达顶阶一样,”缓缓踱步朝着帐篷前面贝琪和公主所在的方向走了几步,点了点头,自顾自的拿出了一张椅子坐下:“先驱者的行事往往出人意料,但如果你能保障所谓的新南境坚持下来,我愿意作为你的盟友,在适当的情况下抵挡来自王都方面的压力。”

    “哦?想通了?”看一眼今天跟在二王子身边的已经不是昨天的纳兰迪,蒙德微微笑了一下:“其实不论如何,保留一个在南境方面的势力仍旧对烈风相当重要,新的南境不用你们给与什么支持,只要能够在一定时间里不添乱就好。”

    “是,我明白你的意思,而且我昨晚做了估算。”微微点了点头,二王子轻笑了一下:“给你们的新南境争取一年以上的时间,换我在成功的新南境里面分一杯羹,这买卖不错吧?”

    眼神微微缩了一下,该说不愧是王室培养出来的英才吗?即便昨天出了洋相,但是认真思考起来的二王子仍旧能够在短时间内准确的判断出局势。

    仿佛想在蒙德脸上印证自己的猜想,二王子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位原本自己都没正眼看过的老头:“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了,如果你真的那么有信心,这个时间应该足够你做很多事情。”

    好歹是积年的老狐狸,蒙德表面上丝毫看不出一丝破绽,微微沉吟了片刻说道:“王子殿下如果愿意帮我们争取时间和机会我们自然也乐得如此,新南境的建设少不了物资的供应,一个单独的传送门作为贸易的联系。”

    “这可是一年的时间……”一个单独传送门的贸易联系,也就是说如果这事成了,自己能够在一段时间里成为新南境这块飞地的独家贸易资格,二王子真的有点心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