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兵团长的消息-《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谈判嘛,没可能完全是自己这边敲定下来的,而且对于南境来参加会议的一群人来说,谁知道你个老头子是谁。

    好在有二王子背书,又有贝琪和公主的默默支持,大家最终也没在现场让梦到上演一出装叉打脸的戏码。

    现场上只不过是把未来的前景给大家勾勒出来,之后的事情还得细说,之后有讨论了好长时间,天命学会的几名高阶也跟着自己的领导和同僚各自回去,送走了与会者之后,场面上仅剩了三名顶阶和公主聚集在帐篷之中。

    “目前来讲,还有很多东西处在构想和理论阶段,具体能产生多少价值我也不太清楚,”扣着下巴仔细思考,蒙德看了一眼周围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的几个人说道:“不过半年的时间,想来怎么也能恢复甚至超过南境原有的水平。”

    一旁的四个人还在皱眉苦思,听到这话,艾丽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

    “老师会不会想的太美好了一些?以现在南境的情况,经济和人口都已经崩溃到了十不存一的局面,想要在短短半年里恢复到战前的水平……”

    “人口不太可能……”摇了摇头,老邓肯倒是有些认同蒙德的说法:“如果传送技术能够扩大普及的话,恢复到战前差不多的水平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问题是怎么守住。”贝琪抬头看了一眼另一边的门格尔大法师:“一旦我们在南境有复苏的苗头,血月包括那些天选派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所以我有这么一个打算。”想了想,蒙德说明了一下自己之前的想法。

    把整个南境都运输到倪多姆人的废墟是步险棋,完全是背水一战不胜则亡的架势,但是这就跟当年虚施主的那盘蒸笼棋局一样,掷一子而换生机,能给新南境换来一个更有利的发展局面。

    “艾丽对新城的律法要有一个准备了,另外在倪多姆废墟方面我们也必须抓紧时间开始建设。”挠了挠下巴,蒙德感觉自己嘴里干巴巴的,看了眼一点没有分自己点水的意思的贝琪,他抿了抿嘴,索性从戒指里面找个果子开吃。

    “咔嚓,咔嚓。”吃的果汁四溅,几个人将目光同时看过来,蒙德耸了耸肩:“你们研究啊,不能所有事情都等我吧?”

    “这些事情我们本来就没你懂啊……”满是怨念的看了蒙德一眼,贝琪拿起自己的茶杯一口喝干:“你说怎么做吧。”

    “……”惊愕的看了一眼一副打算摆烂架势的贝琪,蒙德咽了咽口水:“那先给你第一个任务,抽空去倪多姆那边的地面看看,你们住的地方先盖起来。”

    好家伙,之前二王子偷摸过来一群人都没有察觉,这要是对方憋个大招打过来,就没有现在凑在一起了。

    贝琪大概也想到了同样的问题,微微点了点头:“我们按照你那个叹息之墙弄?”

    “算了,我再想想。”摆了摆手,新城的规划蒙德肯定是想一气呵成,要考虑到城市,还得考虑到地下空间,最好的办法是朝着倪多姆遗迹的深处摸索,可这里面还有很多复杂的问题。

    “新城管理方面也不是开玩笑。”转头瞪了一眼还在偷笑的小公主:“雨月结束之前,至少拿出你的大纲来。”

    “哦……”轻轻吐了下舌头,艾丽又换上了一副笑眯眯的表情,小声但明目张胆的说道:“老师真好。”

    “……”是好,自己为这烈风操的心,就差写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不过现在的这个局面……

    偷摸打开了系统,蒙德仔细查看了一下世界任务,很可惜,目前仍旧还是毫无进展。

    除了南境之外,烈风肯定还有其它危及存亡的威胁,想想最近一阵子已经完全没有消息的倪多姆舰队,蒙德就忍不住有些嘴里泛苦。

    算了,远的不想,解决眼前的问题才是关键,实在不行到时候举公主的大旗在南境成立烈风小朝廷,不知道系统能不能答应。

    坐在一起又聊了几句,顺便让大伙在雨月结束之前都拿出一个各自的行动章程出来,刚出门的蒙德就被艾丽给拉住了。

    “老师,我有个事情想求你。”说话中艾丽显得有些扭捏,正在蒙德一脸警惕的时候她说出了自己的事情。

    “奥尔斯原本是想靠着父皇的安排找时机回国争皇位的,但是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说道这个小王子,艾丽难得的带着几分同情:“如今我们烈风居于劣势,完全没有力量帮助他争取机会,而他在我们这边的消息又不算什么绝密……”

    “你是担心他贸然回去的话会被扣个通敌卖国的帽子吧?”本来就是一个不受待见的小王子,这么回去的话结果如何已经可想而知,如果血月大帝还念些情分,雪藏起来做个闲散贵族浑浑噩噩一辈子,可从现在看这位大帝的手腕……这儿子八成会被宰了祭旗。

    “然后你就想着拉他一把?”上下打量了艾丽一圈:“你可想好了,他的身份毕竟是血月的皇子,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的话……”

    深的没说,让艾丽自己考虑去,奥尔斯这身份留下来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一旦被有心人抓住把柄,搞不好会闹出多大的事情来。

    “放心,我有主意。”拍了拍胸口,艾丽认真的说道。

    既然有主意,蒙德也不打算问的太深,奥尔斯这小子人还可以。

    “老师接下来要去哪?”看到蒙德点头之后就要继续离开,艾丽追了几步问道。

    看了一眼天色,蒙德有些头疼,好不容易适应了纳西特洛的时区,回来之后自己又变成了昼夜颠倒。

    “先回去睡一觉,明天我准备好好考察下地下的那个工厂,不管怎么说,先把我们的战争准备坐起来。”

    如果金属矿物材料充分,先制造一支钢铁兵团,还有如何应付血月的顶阶,自己同样需要考虑。

    “那还需要我做什么吗?”既然是做正事,艾丽也不好继续追着,不过某种强烈的负罪感还是让她问了一句。

    “嗯……钢铁的话,多准备一些吧。”

    。。。

    晚上回家的路上,蒙德总觉得小公主最近对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对,不过考虑到艾丽现在的局面,他将这种表现当作无助的依赖。

    有人依赖自己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带着一丝小小的满足,蒙德一路腿脚轻快的回到了六团的驻地。

    “回来了?”刚过传送门,迎面就遇到了米利森,看着和他一起过来的古尼雅,这样子八成又是一个会议。

    “过去再说吧,你们不会想在这就对我兴师问罪吧?”看了一眼古尼雅,蒙德自顾自的走下来传送门区域。

    “倒是没有什么要兴师问罪的,不过是有些好奇。”对于蒙德的态度古尼雅也不以为意,一边随意的带着米利森跟上,一边问道:“你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完成这么多事情的?”

    “啊?”哪么多的事情,蒙德有些不太理解。

    “我听米粒说,你在加入胜利兵团之前还只是个初阶,这个我自己也调查过,还跟你确认过。”快走了几步站在蒙德面前,古尼雅不解的问道:“这才多长时间,你是怎么做到这一步的?”

    跟在后面一点的米利森用力点了点头:“我特别好奇你是怎么在回来这么短的时间里说服贝琪几位大师,并且还把二王子给说服了的。”

    贝琪大师姑且还能用一起从卢安逃出来,而且还是欧尼尔根这位城主的交情在那里,但是二王子呢?对方之前一副摆明车马要对付蒙德的架势啊。

    “大概是因缘际会吧。”仔细想想,实际上几次的情况虽然在自己的准备和临场发挥中都走向了最好的结果,但是其中运气的因素同样占了很大的比例。

    “不想说就算了,现在大局在你……”这样敷衍的回答明显说服不了古尼雅,撇了撇嘴,这位团长难得放下了前几次见面时的那种架子,主动问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三团六团轮流探索,争取在雨月结束之前,先把倪多姆废墟的环境摸索差不多。”头疼了咧了咧嘴,蒙德仔细回忆道:“当年倪多姆的空间裂隙危机事件发生的很突然,虽然这么久的时间过去,大多数的仓库肯定已经失去作用了,但是钢铁这种东西,即使放置千年,只要不是直接泡在水里,应该都还能用。”

    “钢铁……你还在打地下那个老旧工厂的主意?”惊讶的看了蒙德一眼,古尼雅说道:“那边很诡异,我们团的技术委员会到现在也没弄清楚到底那里存在的是什么威胁。”

    二氧化碳中毒都被他们弄得畏之如虎浪,蒙德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东西我能解决。”

    “哦?说说呗?”听到蒙德能解决,古尼雅顿时来了兴致。

    “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什么空气和毒气的东西?”这个蒙德和自己讲过,可惜米利森并没理解。

    “说起来很复杂,首先得从物质构成讲起,你们连入门水平还没达到,等有时间的。”很不客气的拒绝了古尼雅的问题,蒙德一扭头,趾高气扬的离开了。

    让你之前总挤兑我,报应来了吧。

    走在后面的古尼雅一脸愣然的看着蒙德越走越快,越走越远,茫然的转过头看向米利森:“他这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懒得理你吧……”耸了耸肩,米利森也没办法,注意到这个曾经搭伙的上级就要暴走,赶忙转移了话题。

    “兵团长那边最近有消息吗?”

    “南境局势基本上已经明朗了,兵团长正带着最后一批抵抗力量往咱们这边赶,说实话,不知道他发现局势变成了这样是会笑还是生气。”摇了摇头,古尼雅愣愣的看向蒙德离开的方向,无奈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