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支援准备-《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虽然没听到古尼雅和米利森最后的对话,不过蒙德也估计克伦布勒这位兵团长应该快回来了。

    南境如今进本形势已经明朗,该叛变的已经反了,该转移的也先后进入了这道南境防线,不过和其他人的放心不同,蒙德有一种紧迫感。

    虽然明面上死灵兵团全面收拢了原本一战而定乾坤的气势,但是对方并不是完全的放弃了南境这块肥肉,克伦布勒带着队伍辗转回归,敌人很可能会在半路进行伏击。

    死灵兵团加上顶阶出手,这或许就是整个南境最大也最危险的一战了,如果成功围杀这位胜利兵团团长,原本抵定的局面将会再次翻转,到时候今天这看似大好的局面或许就成了黄粱一梦。

    必须要有所准备,以防止被血月帝国一招翻盘。

    作为底牌,自己最好把天启战兵和抑魔装甲重新熔炼进行升级一下,顺便给羽凝心弄把合手的武器。

    “二代抑魔战甲啊……”工厂内部,蒙德一边寻找着传说中被挖破的口子,一边仔细的思考着全新的抑魔战甲的设计思路。

    “不对,在升级之前是不是应该先给它起个好听的名字?”人家原本的机甲型号叫天启战兵,因为自己的改良模式是个临时型号,所以就简单的叫做了抑魔战甲,但是不能老叫这么个名字吧?

    而说到起名字的话……

    “果然,抑魔战甲也没什么不好的。”

    名字就用这个吧,作为二代机,也算是开辟了一条先河。

    装甲整体的重量和大小方面不用进行太大的修改,可以保留一代抑魔战甲上面的风动力推进系统,四臂上加装一个独立的魔力收集装置,配置独立魔能电池,加大炽热射线的发射口径,解决一下战甲的远程攻击问题。

    嗯……另外或许还可以给战甲配置一个背板的额外小型强效抑魔盾牌,用来防备顶阶的高强度指向性攻击。

    回头再找阿方索他们问问,看看他们懂不懂高级附魔,试着给两个战甲再配置一些外置装备。

    对了,还有羽凝心的武器。

    工厂车间立面转了一大圈,也没找到所谓挖漏的地方,不过这边现在的二氧化碳产生量确实在急剧增加,为了保险起见,蒙德在这边又种了不少植物,并且干脆临时住在了这边。

    工作,忙碌,睡觉,第二天一大早,蒙德遇到了找了自己一宿的羽凝心和霍利文德。

    回来之后这姑娘就跑去找她徒弟了,没想到却是意外的被胜利兵团三团的骑士们给拦在了营地外面,用她的话说,这也就是她脾气好,不然都能生生杀回六团这边。

    对此蒙德表示肯定,并且感谢她的不杀之恩。

    “金刚交还给你了,我还要带我的徒弟。”拦在外面一整晚,要不是找到了自己徒弟,羽姑娘昨天搞不好就要在雨幕中过夜了,所以这会说话特别冲,抱着个肩膀,一副我很生气的架势。

    对此蒙德毫不知情,看了一眼后面傻笑着跟过来的金刚和一脸羡慕的看着金刚的霍泽,点了点头:“正好来了,你之前不是想换个武器吗,想要什么样的?”

    “直刀!肯定是直刀!”一搓戒指取出自己那把直刀,羽凝心随手挥舞了几下:“刀身的厚度和长度如果能保持这样最好,刀柄稍微短一点点,让武器的整体能够保持一种平衡。”

    先是双手在刀柄那里比划了一下,可以看出,确实,这姑娘纤细的小手握住刀柄的时候,后面还有一小段闲置区域。

    刀身的厚度和长度不变,那就只能从材料方面进行考虑了,紫宸金是种不错的材料,超过两千度的熔点远比寻常金属更耐高温,另外莱昂金属也是种不错的选择,回头自己去兵团后勤看看,能不能再弄到些稀有金属。

    “对了,霍利,你学过高级附魔吗?”虽说自己也算是学过了一点附魔技巧,但是肯定不如专业的,正好霍利文德在这,好歹做过卢安城南境法师学院院长,总不能一点不会吧?

    “附魔啊?”仿佛在回忆什么遥远的事情,霍利文德想了半天才缓缓点了点头说道:“我确实会一些。”

    “不要用那么迟疑的表情啊,不会的话我去问阿方索。”那仨好歹是专业研究的,肯定能够会一些的的。

    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情况,霍利文德有些不好意思的捋了捋脑袋顶上的头发:“当时学这东西就是为了方便在学院派里混个好印象,学完了基本也没实践过。”

    这家伙,能混到一院之长的职位也真是个运气。

    没好气的指了指霍利文德,蒙德想了想,开口问了一个自己的问题。

    “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我?”老哥的这个问题让霍利文德稍微愣了一下,托着下巴思考了片刻,缓缓的说道:“南风兵团那边的环境还是不错的,但是说实话我不想在那边长时间干下去……”

    抬头看了一眼蒙德,霍利文德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鬓角:“老哥,你看我能不能跟公主申请当个幕僚?”

    满意的点了点头,霍利文德的这种想法正好是顺了自己的心意。

    “现在南境建城的计划已经初步敲定下来,公主当初从王都过来没有带任何随行,所以肯定需要个出谋划策的,回头你亲自去跟她问问。”霍利文德本来就已经在公主眼前露脸过很多次了,加上当初从卢安一起逃出来的经历,在现在的情况下很可能会同意下来,这也好过自己跑去帮着问,好像夹带私货一样。

    霍利文德点了点头:“那下一步怎么办?”

    没好气的瞪了这货一眼,蒙德吹起了胡子。

    “什么叫下一步怎么办?”

    “我不是不知道才问你的嘛……”

    。。。

    被霍利文德一顿插科打诨,蒙德这边暂时送走了他们四个。

    武器上蒙德已经让霍利文德带着羽凝心去找阿方索问问了,组织又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没道理所有工作都压在自己身上。

    中午吃过饭,顺便在后勤处抠了宝利森一堆贵重金属,下午开始,蒙德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两个巨大战甲的再熔炼和加工上面。

    条件允许的话,蒙德真想自己弄一个这种水平的熔炉系统,两个巨大的金属机器在里面也不过花了几个小时就重新烧成了铁水。

    加入新的材料,重新进行配比,当第一个二代抑魔战甲完成的时候,蒙德正好等来消息。

    “后天兵团长的队伍就要靠近卢安城了,这是从拜兰回来的唯一选择,我们担心天选派或者血月会有动作,打算组团过去迎接。”过来的是米利森,第一次近距离观看所谓的钢铁机兵,他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愣愣的盯着这个金属构成的大块头。

    “常规兵团帮不上太大忙吧?”愣了一下,蒙德恍然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三团主力出动是吧?”

    “没错。”傲然的点了点头,米利森肯定的回答。

    作为最强兵团,胜利兵团还是有能力对顶阶造成威胁的,几十名高阶法师同时发动攻击,即便顶阶也不会选择硬抗,而这,就是机会。

    “需要我做什么?”自己没经历过胜利兵团的标准战阵训练,肯定不是要拉着自己去三团充人数的,所以还会叫自己做什么,蒙德是真的很好奇了。

    然而米利森并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上下打量了蒙德一圈,似乎是想把这位‘老朋友’给看透一般。

    这眼神看的蒙德都有些发毛了:“有事说事,你这什么眼神?”

    “其实挺简单的。”收回了目光,米利森摊开了双手:“听说你都能对抗二王子身边的顶阶了,所以我和三团长商量了一下,你能不能作为顶阶战力过去压个阵?”

    “……”我?顶阶?小心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蒙德一脸你开玩笑呢吧的表情。

    “顶阶我没太大办法,不过如果敌人有兵团的话,我倒是能帮上忙。”顶阶方面自己可以带上羽凝心,这姑娘最近实力飙升,正愁没地方试刀,索性让她往开了杀,而自己的话,顶阶之下,绝无敌手。

    “哈哈,我倒是忘了你还有击溃死灵兵团一团的战绩呢。”想起了之前二王子兴师问罪的理由,米利森笑了下:“钢铁巨人是这个,深红之影就是你咯?”

    神特么深红之影,愣了半天,蒙德才反应过来那个说的应该是速度全开的羽凝心。

    回忆一下自己当初老阴比的行为,蒙德不由得尴尬的挠了挠脑袋,说起来还真是,相比羽凝心的迅捷和抑魔战甲的沉稳,自己这悄摸摸阴人的打法是真难显露痕迹。

    就这样死灵兵团和二王子还能盯上自己,也真是见了鬼了。

    蒙德在出神,米利森已经走到了一旁的抑魔战甲边上,抬手用力拍了拍这个巨大的机身,带着好奇的问道:“这东西要怎么用?”

    都是熟人,蒙德也没瞒着,好不容易修养回手臂的屠杀者一号出现,迅速融入了战甲之中。

    和二号不同,一号现在还没有使用战甲的经验,让它提前熟悉下,也好发挥战斗力。

    “原来是要和你的这些亡灵配套使用的么?”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蒙德,米利森将目光继续集中在钢铁巨人的身上,随着屠杀者一号的进入,抑魔战甲被注入了灵魂,在一阵轻微的齿轮转动声中,从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

    活动活动手臂,调整调整姿势,笨重的钢铁仿佛一个准备健身的壮汉,做着各种各样的热身运动。

    对此蒙德表示十分满意,毕竟地下这片空间并不适合大幅度的活动,而且工厂下方貌似还有不少挖空的空间,万一被踩塌了可就不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