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南境之战(二)-《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和血月兵团顶阶的战斗以十分意外的情况开始,并且飞速的走向了蒙德极为被动的局面。

    对面是一名有着相当强范围伤害的音属性顶阶,而最特么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在自己放开黑雾让两个钢铁巨兵进行冲阵的时候,对面竟然又蹦出来了两名顶阶。

    我以为我做了足够的准备,打出了一张很强力的底牌,万万没有想到,对面隐藏了更深的底牌。

    这一刻蒙德仿佛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森森恶意。

    抑魔战甲的整体强度大于高阶,理论上是能对抗顶阶的,然而它们现在还没法飞……

    精神集中在眼前的顶阶身上,蒙德又开始头疼。

    这是个一身红袍的女性法师,刨除她使用的是无形无色的音波之外,形象简直跟漫威电影里的绯红女巫有的一拼。

    “嘭~!”又一道音波狠狠的撞在自己释放的音波屏障上,蒙德忍不住狠狠吸了口气,灵体赋能能力向周围新出现的十名亡灵法师灌入音属性,他只能期待依靠数量暂时抵挡住对方越发澎湃的攻击。

    自己必须想个办法,避免对面这位顶阶硬生生给自己耗死。

    利用水幕给自己周身布置了一道隔音层,蒙德松口气的同时飞快的思考着对策。

    “有意思。”半空之中,斐丝丽看着下方竟然用一道厚实的水幕就消减了自己大部分攻击的蒙德越发的兴奋了起来,之间扭转,音属性突然转换成了烈焰喷涌。

    一瞬间漫天的火海汹涌而至,还在全力抵挡对方音波的蒙德顿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震荡空间迅速逃出一段距离,蒙德得感谢血月方面没有强力的光属性法师,不然自己现在赖以抵挡的亡灵法师兵团可就损失惨重了。

    再次甩出两道魔力抑制器,趁着对面那女人狼狈躲闪的机会,蒙德打算再掀开自己的一张底牌。

    反重力场开启,风动力开启,黑暗天幕开启,空间传送开启!

    瞬身出现在刚刚躲过一轮攻击的顶阶身边,黑暗天幕之中蒙德悄然放出了卢卡这个大杀器。

    作为契约者,卢卡是有义务帮助自己战斗的,不过作为一个平等互利的契约,让他参与这样的死斗,他肯定会要好处。

    具体给什么还得战后商量,至少眼下,先对付敌人要紧。

    “这招式不错。”黑暗天幕之中,小黑人一样的卢卡如鱼得水,轻巧的漂浮了两下,如同瞬移一样出现在了血月女法师的身边。

    “什么东西?”突然近身的黑雾已经说明敌人到了身边,还是那诡异的空间能力,这些年来斐丝丽还是头一次发现空间利用得好竟然这样的难缠。

    可对面毕竟只是个高阶而已,突然贴过来跟自己打贴身近战,谁给他的勇气?

    鼓动烈焰和声波,斐丝丽就打算给这个不知死活的高阶来个刻骨铭心的教训,然而强烈的危机感传来,她带着惊慌的赶忙朝旁边躲了躲。

    黑幕之中,一道漆黑的刀光悄然在斐丝丽刚刚所在的地方划过,纯黑的颜色隐藏在黑雾之中,没有引起丝毫的注意,另一边顶阶女法师突然不受控制的喷出一口血来,骇然的看向黑雾之中,身形极速的朝着下方坠去。

    本来在计划里面,卢卡作为主攻手,应该给女法师足够的杀伤,然而会想到之前几次女法师提前预判了危险,这次,在卢卡发动攻击的同时,蒙德也释放了自己的攻击。

    好在这世界上的顶阶法师在激动规避上还没有学过蛇皮走位这样的技术,毫不意外的,自己这次的空间打击成功的击中了女法师。

    看抑魔尖锥命中的地方大概是女法师的右肺偏下方位置,蒙德满意的点了点头,跟着下坠的法师就追了下去。

    这种时候肯定是趁她病要她命,敌我之间的关系,长得再好看也白费。

    追逐间双方的距离急剧拉近,就在蒙德以为自己有机会一口气抵定战局的时候,眼尖的他隐约看到了对方嘴角藏着的一丝……冷笑?!

    啵~!

    仿佛一团突然扩大的水泡,当飞速扩张开的一瞬间,光芒驱散了黑暗,展露出内部隐藏的秘密。

    千算万算,蒙德怎么也没算到血月的堂堂兵团长竟然会用一个拥有光属性的东西,你们作为黑暗风格的国家,不应该是对光明弃之如敝履吗?

    短暂的爆发,黑幕被蒸腾了个干净,阳光下的血月女法师在空中扭转了身形,手掌间已经凝聚了一道散发着白光的烈焰之刃。

    “啧~真是麻烦。”蒙德这边身旁不远,一道黑影悄然聚拢,卢卡厌恶的看了一眼对面的生物:“在我们的世界也就只有光明神级别的存在能达到这种水平的光照了,如果不是她还无法理解我的存在形式,刚刚那一下恐怕就能把我打到半死。”

    光明神是个什么级别蒙德不得而知,但是对对面那个女人的阴险,他感觉刷新了下限。

    你丫一个顶阶啊,大姐!打我个高阶能不能不要一波一波的爆发啊?做好你的工作,抓紧去领盒饭不香吗?几万人的大场面啊,去晚了鸡腿可就没了!

    显然对面的女法师是听不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吐槽的,一轮爆发之后,她已经在空中提着火焰光刀笔直的朝着自己飞了过来。

    “???”这突兀的架势让蒙德忍不住的愣了片刻,直到对方近身之后他才反应过来。

    这位顶阶有点疯啊,多想不开才会选择跟自己玩近战?

    对斐丝丽而言自己选择的却是最适合自己的战斗方式,远距离上有音波的攻击,很少有人能够对自己近身造成威胁,而如果敌人发现了自己音波的薄弱环节,近距离之后,自己则可以使用更强力的火焰剑气和近身攻击一口气解决对方。

    今天这事有些怪异,和往日里发现自己突然接近的对手相比,今天眼前这名高阶和他身边那个诡异的暗影仿佛根本没看出自己的危险,斐丝丽甚至在那名法师的脸上看到了几分……审视?

    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斐丝丽更加恼怒了几分,一边仔细的关注着对面避免他再次使用那种诡异的空间能力偷袭,一边加强了自己手中的火焰刀锋。

    这一刀,我要将你砍成两半。

    挥舞间烈焰如流云倒卷,瞬间弥漫了漫天,火焰夹杂着光辉朝高阶席卷,这一刻斐丝丽已经将他当作了身份对等的敌人。

    然而火焰刀锋划过,一道紫金色刀锋朝着自己面门极速劈来,在斐丝丽惊愕的表情中轻易的斩断了烈焰的刀锋,砍开了自己的护罩,在自己的胸口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

    “嘶~!”饶是顶阶,胸口中刀仍旧让斐丝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伸手按住自己的良心,一边飞快的拉开和敌人的距离,一边快速从戒指里面掏出一管复原药剂。

    一刀将敌人左侧胸大肌一分为二,虽然砍的位置有些龌龊了,但是这也是魔力阻挡下形成的原因。

    即便是为了近距离破盾专门准备的强效抑魔战刀,在命中顶阶的护盾之后也还是得依靠自己的蛮力将之切入进对方的防护罩中。

    这一来一回的多少有些偏移,毕竟自己是奔着一刀必杀,往脖子上砍的。

    一击未成,蒙德得势不饶人,卢卡在身边并行,跟着就杀了过去。

    趁她病要她命,此时不杀……

    “嘭~!”半空中极速追进的蒙德猛然炸裂成一团火光,近距离的冲击波传来,让短短两秒钟还没重新构架起自己防护罩的斐丝丽都被炸的在天空中翻了好几个跟头。

    转头看向另一边,不用问这肯定是自家副兵团长的手笔,趁其不备悄然偷袭,一下就解决掉了全部精力都放在……

    身体传来的巨大危机感让斐丝丽拼命的企图扭转自身的飞行轨迹,然而事与愿违,身体刚刚侧到一半的时候,一把直刀笔直的切入向了自己刚刚构架起来的护盾,紧接着,至少数十只的金属钢针以密集的形象飞快钉入了自己的四肢百骸。

    一瞬间体内的魔力开始散乱,后退中的斐丝丽身体一歪,笔直的朝着地面落去。

    这人身上为什么会带这么多魔力抑制装备斐丝丽无法理解,不过看到对方伸手企图擒下自己的动作,她忍不住露出一抹轻笑,自己可是一名顶阶!

    手掌翻动,空间戒指中几十道金属环带着流光极速飞出,在蒙德即将得手的一刻将他强行逼退了回去。

    顶阶就是麻烦,本来以为自己终于抓住机会打赢了一个,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被她临场救了回去。

    这种金属环结构的武器蒙德虽然没有见过,不过看操作原理却是跟贝琪曾经摆弄的那些炼金装备相当的类似,所以这家伙不但是个很强的顶阶,还是名魔导师?

    轰然落地之中自己已经失去了最佳的追击机会,眼前这支血月兵团开始快速收缩战线,另外两名顶阶也已经兜头盖脸的冲了过来,刚刚硬顶着一道攻击打出来的局面荡然无存,蒙德忍不住暗骂了一声晦气。

    不过现在也姑且不是绝望的时候,下方两个钢铁巨人仍旧不断的给地方兵团带来伤亡,很好的拖住了这支兵团的战斗能力,亡灵法师们失去了身体的拖累,在军阵的周围游曳突击,不断帮助两名屠杀者扩大着战果。

    应该说只要时间充裕,自己一个人就能吃下对面这一个兵团!

    抬起头平视天空中快速飞来的两名顶阶,蒙德一时间斗志昂扬,只要拖住了这两个,自己就坐实了一人抵挡一个兵团战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