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南境之战(三)-《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残酷,说是挡下两名顶阶一段时间,然而蒙德在打算故技重施依靠强力抑魔战刀对两人进行快攻收割的时候,他才无奈的发现,自己拿头去挡啊?

    虽说没有亲自交手,但是两名顶阶全程目睹了自家兵团长和对方的战斗,知道对面这老头属性诡异的很,一时间选择了抱团取暖,稳扎稳打的战斗思路,两个挨在一起,不断的对着蒙德进行着远距离攻击。

    兜头盖脸的都是倾泻的炮火,下面还有来自那名暂时被控制住的女法师的炼金武器骚扰,血月兵团的那些法师在指挥官的调动下拼命收缩,以完全不顾一切的架势阻挡着两台二代抑魔战甲的突击。

    短时间的战果相当喜人,然而蒙德很担心对面那名女法师恢复过来之后再次对自己形成压制的局面,而且自己毕竟还是高阶程度,经过一段时间的消耗,自己的魔力肯定要比对面的顶阶消耗的快上很多。

    “卢卡,你去阻止底下的人。”低头示意了一下,作为真正的暗影生命,卢卡在这种万军从中无疑要比二代抑魔战甲行动起来要方便很多,减缓对面那名女法师的恢复速度才能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机会。

    远方的天空中一轮飓风席卷而来,侧头看了一眼,蒙德就看到了令人振奋的一幕。

    飞天遁地羽凝心所化作的红色闪电正追着一名顶阶狼狈而逃,而她的身后,一具缓缓飘落的尸体预示着就在刚刚,这次战争已经出现了第一名顶阶的阵亡。

    这实在是个好消息,虽说战争的天枰只是轻微的偏斜了一点,但至少证明己方正在积累优势。

    只要能够想办法解决掉这两个。

    转过头,蒙德的双眼更亮了几分,额头上的菱形晶体散发出淡绿色的光晕。

    一寸短一寸险,虽说近身突进对自己而言同样充满了危险,但是目前而言,自己只有通过这种手段,才有机会对两名顶阶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咬紧了牙关,黑暗天幕再次开启,这一次,险中求胜。

    反重力场加强,风动推进加强,驼山兽就位,亡灵法师就位,一瞬间蒙德将状态加强到了极致,瞬移出现在了两名法师不远处。

    掌握空间距离终究是个难题,要不然自己就直接出现在两人身后背刺了,快速转头锁定目标,现在至少比之前好些,炼金装备被收回抵挡卢卡,给自己减轻了不少的压力。

    两名顶阶几乎在同一时间完成了调头,火线和狂风形成了漫天火海,蒙德右手后拉,全力朝着前方挥动了一击。

    阴阳五行属性流转下的驼山兽之掌恍若擎天巨柱,生生在火海之中打开一条通道,已经向前突进的蒙德彻底散去了黑暗天幕,直接出现在了一名法师身旁。

    左手后摆,又一次驼山兽之掌将另一名顶阶救援的攻击抵消,右手的直刀已经狠狠朝着目标砍去。

    三道自下而上的金光在直刀切破护罩的同一时间击中了蒙德,光影扭曲之间三枚炼金圆环毫无阻碍的飞上了天空。

    “喝~!”早知道可能会受到阻碍,在刚刚靠近的一刻蒙德使用了一个自己从来没有用过的,来自倪多姆虚灵的技术,光影改造。

    形成一个逼真的幻影的同时,他已经悄然的转移到了目标法师的背后。

    “什么?!”眼前突然幻灭的光影让那名顶阶愣住了一瞬间,从来没遇到过这种幻影魔法的他惊愕的看向前方目眦欲裂的瞪着自己……的背后?

    被推中撞到蒙德刺出的直刀,这名顶阶厚实的护罩在剧烈的闪烁了几下之后带着轰然巨响碎裂开来,魔力形成的乱流搅动下直刀差之毫厘,终究没能完成击杀。

    然而也够了,因为这名顶阶已经失去了他的护盾。

    珍珠白色的身影骤然跃出,大白这只幽影豹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线,将整个身子都趴到了顶阶慌乱后退的身上。

    疯狂的撕咬因为画面极度血腥需要打码,所以不予细表,一举击杀一名顶阶,大白凌空一跃,朝着下方的法师群发动了突击。

    “死啊!!!”战友的死亡让对面的顶阶陷入了爆发的边缘,原本晴好的天空之中,顿时有风云凝聚起来。

    直观改变天象,这是蒙德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不过看他想要酝酿一个大招的架势,他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轻笑。

    不怕你酝酿大招,就怕你像刚刚那样连打带跑,这次干脆连突进都不做了,蒙德飘在原地,直接将手里的直刀扔了出去。

    直刀一闪而逝,没想到刚刚天际上的风雷涌动瞬间消失,那名眼看着要憋个大招的顶阶散去自己的招式,在直刀刚刚脱手的瞬间就已经飞快的朝着地面落去。

    绝杀打了个寂寞,蒙德眼看着自己用来切顶阶的强力抑魔直刀划过空中笔直的朝着地面落去,速度之快连自己来个瞬移把它捡回来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蒙德本来也没打算捡,戒指一反,又拿出了一把一模一样的直刀。

    这把……当然不是一样的强力抑魔直刀了,完成之前那把就已经是这么短时间里面的极限了,可是这样的武器,外表上看着都差不多,你不砍上去,谁也没办法知道两把到底有什么区别。

    眼看对面那个顶阶已经被吓破了胆,这种时候威慑也同样是一种力量。

    另外通知在人群里面大肆收割初中阶超凡的两个机甲,务必把直刀给自己捡回来。

    希望一会用不上了吧,缓缓降落自己的高度,蒙德看了一眼对面正在缓缓后退的兵团,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

    赤血兵团后退了,在损失了兵团超过三分之一的兵力和一名顶阶副兵团长之后,暂时还没能解决身上一抹装置问题的斐丝丽指挥着刚刚从天上降落下来的副兵团长,带领着军队缓缓的退出了自己的阵地。

    以血月和烈风原本的战争习惯而言,这种后退基本就是宣告己方无意再战,将要退出战场,除非胜利方占据绝对的实力优势,否则的话,很少会有人选择追击。

    蒙德的选择就是放对方后退离开,同时也在收拢自己的亡灵和钢铁军势,关注另一边主力兵团的局势。

    天空之中羽凝心仍旧在追着那名顶阶法师狂砍,大概是走位比较风骚,这家伙在空中挣扎了这么半天竟然还有余力。

    另一边上的顶阶大战逐渐也分出了高下,血月帝国方面依靠顶阶的数量,正在将天枰逐渐向他们的方向转移。

    三团方面已经失去了支援天空的能力,死灵兵团数量庞大的尸群冲散了南境集结起来的散兵游勇,数万的尸兵正漫山遍野的朝着胜利兵团方向发动冲击。

    回头又看了一眼已经退过了两道山丘的血月兵团,打到现在蒙德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而且他很担心,对面的那名受伤的顶阶万一治好了伤势,会不会让缺乏强力压制的兵团再重新压上来?

    可是现在不是自己犹豫的时候,胜利兵团方面需要支援,如果不阻挡住死灵兵团的全面攻击,三团必败,包括临时成军的南风兵团和六团精锐也肯定会损失惨重。

    手里边的底牌太少,这让蒙德忍不住有些气馁,最后看了一眼后退的血月兵团,他悄然让包骨兽潜伏进了地面,自己转头,带着亡灵法师和抑魔战甲再次朝着新的战线冲了过去。

    “唉?”我是不是忘了点什么?奔跑间蒙德忍不住迷茫了那么一瞬间,很快就想起了自己到底忘了些什么。

    卢卡哪去了?还有我的抑魔直刀呢?

    恍然的停下了脚步,再次转头看向另一边不时出现混乱的那支撤退的兵团,蒙德愣了半天,合着自己的停止进攻命令卢卡没有接到,这货还在人群里面大杀特杀呢?

    “卢卡!回来!”大声喊了一嗓子,蒙德索性停下了脚步,对抗死灵兵团就交给屠杀者几个就好,自己得先把卢卡叫回来。

    另一边的赤血兵团里面,卢卡确实杀的正嗨,如他预料的一样,这个世界的生物虽然拥有极强的个人力量,但是使用的方式不同,力量被他们用的粗犷而浪费,最重要的是,除了光属性对自己有一定的阻碍作用之外,剩下的所有元素攻击都无法伤害自己,法师群里偶尔冒出来的几下暗属性攻击,反而成了自己的养料。

    如果不是在自己进入世界之后倒霉的遇到了蒙德那个怪咖,自己在这个世界里面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带着兴奋和快意,卢卡挥动着刚刚捡到的那把蒙德遗落的直刀,轻巧的切开了两名法师的蛋壳,在她们绝望的目光中将直刀刺进了那雪白的脖颈之中。

    伸手一招,两道亡灵缓缓从尸体之中飘荡而出,融入了卢卡漆黑的身影里面,又一轮凌乱的攻击层叠着打了过来,伴随的,还有另一边传来的呼喊声。

    看了一眼眼前行将崩溃的兵团阵型,卢卡不屑的晃了晃脑袋,没有信仰的生物,在战斗的时候就是如此的脆弱。

    算了,还是雇主那边要紧,这边就先这样吧。

    收刀回转,杀翻三名正在惊慌后退的法师,切倒几个奋勇向前的骑士,卢卡快速的朝着蒙德的方向扑去。

    这边上,两台抑魔战甲在死尸群中展现出超绝的战斗力,一路横冲直撞中愣是在缺乏顶阶支撑的死灵兵团中冲出了两道血肉翻涌的道路。

    战争的天枰,已经再一次朝着向烈风,向南境有利的方向偏斜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