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终章-《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凌乱的战场尸山之中,超过七米的钢铁巨人静静伫立,残破的钢铁护甲上满是斑驳的血迹。

    粗壮的四臂如今只剩下了三条,右腿上有明显的破损痕迹,经历长时间的战场厮杀,哪怕是如此强大的钢铁巨人,也终究无法避免的会出现磨损,加上敌人不计代价的攻击,一台抑魔战甲如今已经被彻底打成了废铁,而另一台战甲就是眼前这架,虽然还能动弹,但也到了行将崩溃的边缘。

    好在战斗已经结束了。

    看着远方正如潮水般退去的死灵兵团,有看了一眼自己一方疲惫不堪的大军,蒙德一边感叹战争的结束如此儿戏,一边也在考虑自己的缺陷问题。

    抑魔战甲作为现在还只有自己能玩转的兵器,还缺乏战场上的持续性。

    这种时候要是有什么新型可再生材质就好了,战甲不必担心出现故障,从而实现全天候作战。

    当然,现在来看只是个理想,至于后续能不能做到……记得自己这系统叫做至高法神来着,或许可以考虑一下什么传说中的自动复原魔纹?

    或许回去之后可以考虑考虑了,看向远方逐渐聚拢的死灵兵团,蒙德一边利用魔力飞快的转化着周围的大量尸体一边不免有些心有余悸。

    成就这场胜利的主角就是今天超常发挥的羽凝心,当这姑娘凌空乱剑将第二名血月顶阶当空肢解之后,原本就已经处于僵持状态的局势瞬间彻底朝着自己这边偏斜过来。

    先是克伦布勒这位堂堂胜利兵团的兵团长全力爆发,生生在三人的围攻下重伤了对面一人,紧接着南境混编兵团里面一名顶阶突然杀入战场,让血月彻底陷入了混乱。

    仿佛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发现已经失去了围歼的机会后,血月帝国开始缓缓撤兵,最后形成了眼下的局面。

    这一战,双方各有损伤,从顶阶战力上来看,血月血亏,不但被当街砍死了三个,还重伤了两个。

    相比之下,烈风这边三名顶阶重伤,大多数带着不同程度的轻伤,反而感觉没多严重了。

    然而战争终究打的还是底层力量,即便有蒙德拼命救场,南境混编兵团和新组建的南风兵团仍旧损失惨重,胜利三团军队损失近半,在军队方面,烈风反而是输了一筹。

    “哈哈!赢了一阵啊!”在士兵的搀扶下踉跄的靠了过来,克伦布勒显得心情不错,即便嘴里哗啦哗啦的淌着血水都制不住这位兵团长的愉悦表情。

    即便是在军队方面损失不小,但是整体而言这还是一场出人豫料的大胜,被按着脑袋憋了二三十天的时间,敌人的镰刀似乎就一直在自己的脑袋边上盘旋,也难怪克伦布勒会有这种感觉。

    不过相比他的兴奋,蒙德肯定要更理智一些,担心眼前的老头身体吃不消,他抬起手来对准了对方,开始利用自己的三种属性进行治疗。

    和目前坐镇南境的贝琪三人不同,也跟那些各有述求的势力不同,克伦布勒在名望上肯定是众望所归,而且又有管理胜利兵团数十年的经验,加上公主外公这个身份,让他参与新南境的决策肯定更能让人放心。

    “喔!这个……这个不错!”三种属性带来的是身体的快速恢复,即便有些魔法造成难以恢复的伤势,也在三种不同属性的轮番冲刷下迅速愈合如初。

    “嗯,我好了!”再次吐了一口淤血,克伦布勒感觉自己精神了不少,伸手拍了拍身边搀扶的古尼雅,舒服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脚。

    上下打量了一圈这位兵团长大人,蒙德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边收回手继续自己的工作,一边随意的问道:“你说血月帝国会不会报复?”

    “报复是肯定会的,优势的局面却在这里吃了个闷亏,他们肯定心里不爽。”仿佛已经想到了自己那几个死对头听到消息之后一脸吃瘪的表情,克伦布勒露出一抹暗爽,摇了摇头满是惋惜的幸灾乐祸道:“可惜,他们注定什么都做不了。”

    “有什么消息?”能让血月咬牙吃下这么一个闷亏,就只有一种可能,援兵要来了。

    具体是以神圣联盟的代表出现,还是当前世界唯一的超阶身份前来,都无所谓,因为援兵代表的是神圣联盟的态度,只要血月还没有能够抗衡这种力量的能力,他们就只能妥协。

    “可惜了南境啊……”颇为惋惜的摇了摇头,即便神圣联盟公开表态了,烈风南境被天选派占领的城市,终究也还是形成了分裂的事实,而且鉴于联盟的态度,烈风很可能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没有能力收回这片被血月帝国背后支持的国土了。

    对于这点,蒙德倒是没有什么惋惜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给自己一两年的平缓发展时间,这个世界说不定就已经没什么东西能挡住自己了。

    抬头看了一眼雨月过后阳光明媚的天际,蒙德刚想做一次深度呼吸,突兀的,耳边响起了十分响亮的声音。

    “你的世界任务有新的动态更新,请注意查看!”

    都好久没听过系统的提示了,突兀的声音让蒙德下意识的发出一个疑惑的‘啊?’声。

    “啊?”还在这边没来得及离开的克伦布勒疑惑的转头看了一眼蒙德,不明白他突然那么一声是个什么意思。

    “啊,没事,我在尝试控制亡灵。”果断招出一个呆兮兮的亡灵挡枪,示意克伦布勒不用担心,蒙德带着极度的兴奋快速的检查起自己的系统来。

    这么一段时间没有享受过系统的便利了,虽说自己也处在一个积累期,但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

    消息里面更新的是世界任务,而世界任务关联的是主线任务,可惜满怀期待打开主线任务并没有出现什么完成的提示,蒙德不由得有些丧气的退出了主线任务的界面。

    主线任务没有完成,说明这个世界任务还没有完全成功,果然,当打开世界任务界面的时候,蒙德看到了和之前稍有不同的任务说明。

    【世界任务,帝国危局:无名大陆的烈风帝国是你所生活的国家,如今,一场巨变正在悄然形成,你将要选择何去何从?】

    【任务要求:在这场巨变之中产生足够的作用,不论选择方向。】

    【任务贡献,帝国南境:付出巨大的努力,在你的帮助下烈风南境得以在相对复杂的情况下保留下来,新的南境被各方分裂,勉强保持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你的个人贡献进度为37。】

    【任务奖励:巨变之中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南境的保卫让烈风得以苟延残喘,是否根据你的当前贡献完成任务?】

    任务贡献上重点提到了帝国南境,看起来和自己推测的相差不大,烈风这个世界任务是分成几个片区来核算的,除了南境之外,恐怕还有东海,至于现在实际上形成割据的北疆和乱象初现的帝都,不知道算不算巨变中的一环?

    也不知道这个个人贡献进度的积分是什么计算的37点算高算低。

    至少从蒙德个人的角度认知上,没有自己的参与其中,烈风的新南境早晚要走到崩溃的地步,这样看来自己在其中应该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了吧?但是要按百分制的话,自己这积分是不是太少了一些?

    另外现在摆在蒙德面前的是一个比较艰难的抉择,作为一个任务难度相当高的世界任务,可以想见这任务完成的奖励肯定会是十分丰厚的。

    如果咬着牙等到任务完成的时候兑换奖励,可以肯定那将是一笔相当可观的奖励,而如果以目前的积分直接完成任务,虽说奖励肯定大打折扣,但是好处是卡着自己升级的任务能够完成,自己能在系统手里继续的赚取积分。

    一直在往回走的路上蒙德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战利品自己没有刻意去大肆收刮,只是回收了自己杀死的那名顶阶的戒指,顺便卢卡和亡灵法师们带回来了一些,粗略有几十只的数量。

    好歹现在也站到了新南境战斗力顶端的位置,格调还是得有点的。

    “此战过后,至少一两年时间里南境应该不会再有大规模的战事,”骑在马上,克伦布勒侃侃而谈:“血月想依靠数量优势直接在这一战中弄死我,没想到今天算是亏到家了。”

    回想之前在天空中战斗时看的情景,克伦布勒转过头看向另一边跟在蒙德身后不远处的羽凝心。

    “这位姑娘的……战斗方式实在让我大开眼界,如果不是她以一敌二,这次我恐怕还真就死在这了。”

    “不客气。”对于不认识的老头夸奖,羽凝心毫不在意侧头又看向自家徒弟,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问道:“你的命值多少钱?”

    “啊?”不解的看了一眼这位紫衣姑娘,克伦布勒没明白她话里这么大的转折是个什么意思,不过想了想,还是保守的说道:“在有用的地方,我这命贵重无比,但放错了位置,可能一文不值。”

    “你想干啥?”刚刚还在享受明媚阳光的蒙德转头看了一眼,有些不解的问道,这姑娘别看泛大陆语说的流畅,但实际上有时候脑子和烈风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我想找一个魔法老师,教我学习魔法。”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蒙德一眼,羽凝心小声的说道:“你这边给我讲的内容,我都听不太懂……”

    “……”自己没跟羽凝心讲过太多东西,基本就是魔力的基本原理,后面的内容都是三号这个高阶在阔日博古堡的时候顺便讲解的,一名高阶,再怎么教学也应该没问题的,那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