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向着不一样的文明世界!出发!-《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城堡外面竟然又生成了妖灵,看起来之前塞索斯他们说的没错,这地方是真的存在一定的危险。

    当然形成眼下的局面,也是和自己当初的准备不足有关。

    平日里亡灵战斗力不弱,让他忽略了战斗可能需要面对的都是些什么东西,缺乏属性克制,这算自己的一次不小的疏忽。

    好好的安抚了一下莱拉和剩下的六名亡灵,让他们先回到灵魂空间里面休息,蒙德带着怒气大步的走出了城堡大门。

    帮助自己修缮城堡,那几个亡灵好歹也算有功在身,就让这帮妖灵给弄死了,这事肯定不能这么善罢甘休。

    妖灵肯定不是满院子游荡的,而且现在一个大白天,城堡外面的雾气都降低了很多,出来逛了一大圈,除了刺眼的太阳之外,蒙德真没找到什么所谓的妖灵。

    正准备往回走,身边突然出现了一圈扭曲的光影,卢卡出现之后先是愣了一下,跟着飞快的隐入了蒙德的影子里面。

    “怎么了?”暗属性生物不喜欢阳光,这是肯定的事情,说起来之前的南境之战过程中,亡灵法师团就受到了不小的压力,天光状态下,对他们的战斗力有着不小的影响。

    相比之下抑魔装甲里面的屠杀者就要好得多,难不成以后白天作战都得配备那种程度的东西?

    稍微愣了下神,卢卡已经找好了舒服的位置。

    “这边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影子中卢卡微微有些兴奋:“你的这帮亡灵不懂那些天然形成的死魂的好处,但是我知道……”

    停顿了一下,卢卡有些拘谨的问道:“打个商量,晚点的时候它们出来了,你交给我,就顶上次战斗的工钱。”

    还有这好事?蒙德不由得稍微愣了一下,不过眼下这情报是卢卡给的,上次他在战斗的时候确实也帮了自己不小的忙,所以在这几只妖灵身上,自己没道理克扣他。

    “行吧,战功就顶这一次哈,以后再有,我还得培养我的亡灵呢。”把话说明白了,省的日后在因为这个闹得不愉快,卢卡沉默了片刻,也选择了同意下来。

    反正上次出战对他来说也没费多大的力气,不过是捡把刀砍砍人而已,死魂这东西可不是哪都能生出来的。

    交易达成,卢卡也不回去了,就在城堡里面到处乱飘,最后干脆领着一群亡灵跑到了城堡底下。

    用他的话来说,这样死气汇聚的地方很不正常,他想到处找找,周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回到大厅,米利森正带着一群士兵到处参观,发现蒙德回来,带着兴奋走了过来。

    “还真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地方,这种程度的古堡,我只在王都的时候见过。”看了一圈周围古旧的石头墙面,米利森满是感慨,胜利兵团的职位,他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贵族了,然而这种水平的古老建筑,这些年他接触的也同样不多。

    “毕竟没有咱们方便。”说道这个话题,蒙德觉得是有原因的,鞋子捻了捻地面:“法师们踩几脚就能搭建出来的建筑,烈风现在已经不太用这种纯人力的方式建筑了。”

    “倒也是。”这点米利森还是认可的,虽说在胜利兵团不常有那种把地动波运用的和蒙德一样出神入化的土属性法师,但是在学院里面,确实有这种专精建筑的法师类别,有钱人的房子,大多数也都是利用魔法搭建起来的,不说别的,住着也比这种城堡宽敞明亮。

    不谈论两个国家的优劣,小走了几步,米利森回头远远的看了一眼那边背着行囊的几个人:“你们准备怎么办?”

    “带路的没按时间回来,我也不准备多等了。”取出之前塞索斯给的地图,蒙德简单的看了一眼,大幅的简易地图上勾画的是纳西特洛的东部地区,自己所在的地方偏向东南,在一大片的塔雅沼泽之中,某个比较靠近边缘的位置,一个简略的红叉代表着如今的阔日博古堡。

    虽说简陋,但是至少能看出大致的地名和标注,向着西北方向稍微转移了一点,在沼泽偏向内陆的方向,蒙德找到了一个小镇,拜尔比勒斯。

    当初交流的时候,两个人说过他们要去这里完成那位什么娜须根女士委托的任务,顺便在小镇上补给一下,之后原路返回,这一来一回最多五天,现在既然超过了这个时候,索性就自己过去。

    反正也是要在纳西特洛方向探索一番,他们来和自己去都没多少区别,而如果两个人拿着钱跑了……也无所谓,只不过再遇到的话,恐怕就要吃自己正义的制裁了。

    “行吧。”看了一眼行装整齐一脸兴奋的一行人,米利森无奈的微微摇了摇头,伸出手,朝着另一边的齐锲几个招呼了一下。

    这架势……蒙德瞬间警觉了起来。

    “你别这么看我,兵团长要求的,给你们调一队熟悉的人帮手,我也没办法。”苦着脸拍了拍那边齐锲的肩膀,米利森抱怨道:“你以为我想把营里的指挥官营塞到你手里啊?”

    这话说的姑且没毛病,但是看了看克里维几个,蒙德真心觉得没这个必要。

    自己手里还有一台已经完全修复了的抑魔战甲,再加上自己这么个连顶阶都能打一打的小高手以及卢卡这个随时能拉出来作战的元素生命,以及现在数量庞大的亡灵兵团,有什么自己抹不平的东西的话,加上这五个中高阶的骑士又能有多大作用?

    当然这话自己没法说,刚来六团的时候跟克里维还有齐锲关系也还不错的,不能直接表现的很嫌弃。

    不过要在别人的地盘行走,有些问题肯定得注意,上下打量了五个人一眼,蒙德摇了摇头。

    “衣服这样不行,换成粗布的,”指了指几个人,蒙德提醒道:“骑士可以装扮成这边的屠魔猎人,不过重甲得卸掉。”

    好家伙,以胜利兵团正职骑士的身份,一身黄金的铠甲,本地人看了都得疯。

    五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将自己身上的铠甲卸了下来。

    这身本来穿着就挺费劲的,他们这么一折腾,又费了小半个小时的时间。

    脱掉黄金战靴,换上了日常的兽皮鞋,克里维还耍怪的朝着蒙德抖动了两下自己的胸大肌。

    蒙德都不好意思说,就他那点肌肉,也就看着还行,自己别看不显肉,这一身二十多点的体质用起力气,足足小一吨了力量,不用魔力的情况下,他们五个一起上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用上魔力更不是对手,唉,不提也罢。

    “戒指平时不要用,最好就当没有。”从口袋里面拿出几个粗布的包裹,这个都是之前在后勤换布自己制作的,样子不说,但是多少能装点东西。

    “这里的人可真落后……”说话的莱格尼略带几分鄙视,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已经一把将几个背包里面唯一的一个单肩斜跨包抢了过去。

    分配完背包,整理下装备,精致的专属武器被破烂的刀剑所取代,最后蒙德又从戒指里面取出了不少之前战利品里面稀奇古怪的东西给五个人挂在了身上。

    感觉和当初看到塞索斯两个的时候有点像了,蒙德点了点头,转身又开始检查其他人的装扮。

    屠魔猎人之前说这个国度是有法师的,不过两个人都没有仔细的形容过法师应该是个什么样子,考虑到他们当时对魔石的重视程度,蒙德姑且估计这算是高级法师的标准配置。

    所以在队伍的法师身上,他每个人都发了一块魔石,悬挂在身上,当作是身份的象征。

    至于自己……

    腰间上蒙德挂上了一管毫无用处的醒灵药水,没有什么特殊的作用,主要是玻璃里面的药水那荧光的蓝色显得十分好看。

    药水的边上两颗闪着微光的魔石代表的是自己的身份,手里拄着被尘封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暗影魔杖,腰间再挂一把直刀,想了想,他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圆沿的尖顶帽。

    捋了捋胡子,感觉现在自己应该有点甘道夫的内味了,蒙德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拿出了自己的小烟斗。

    “这边的人穿衣服都是这种风格的吗?”看着蒙德整理完的造型,露西虚着眼小声哔哔,注意到另一边也开始给自己进行‘加工’的其他几人,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特意选的红色小裙子,用力嘟了嘟嘴。

    “不用完全和我一样,只不过是一个样子。”穿衣服这种东西讲究的是一个风格,看到几个人都想按自己这个来,蒙德干满伸手阻止了他们这么做的冲动。

    嗯,也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冲动的,奥尔斯仍旧一身青黑色的丝质长衫,背后简单的挎了两把短剑,看起来随意极了。

    不管这个有国难回的小王子,看着准备差不多了,蒙德挥手示意出发。

    因为这次过来的早,出发的时候时间还没到中午。

    十三人的队伍堪称浩浩荡荡,由于沼泽不方便骑马,这次只能靠两条腿折腾。

    奇特的沼泽地形,所有人之前都没见过,明明烈风那边有漫长的雨月,但是这些年来诡异的既没有发过洪水,也没形成沼泽。

    行走在泥水当中,人高马大的古德布尔担任着开路的工作,蒙德跟在稍靠后一点的位置,一边提醒大家需要注意些什么,一边不断的教导着一行人一些基本的纳西特洛日常用语。

    像什么你好啊!吃了吗?多少钱?不管能学多少,反正一点点的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