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拜尔比勒斯-《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拜尔比勒斯小镇外围,气氛略微有些箭拔弩张。

    几名村民小心的举着手里的‘武器’,满是紧张的打量着眼前这些穿着上显得格格不入的外地人。

    站成一群的蒙德一行一步未动,同时也在仔细的观察着对面的土著人。

    终究还是在物质相对发达的烈风生活时间太长了,上次看到的又是两个生活相对富裕的屠魔猎人,这让蒙德对于纳西特洛有了一种错误的认识。

    如今亲身的投入其中,感观上又有了截然不同的感受。

    从外观上,小镇的居民基本都穿着粗麻的衣服,火光中看得不太清楚,但那衣服糟糕的样式,虽不至于用破破烂烂来形容,但毛糙简陋的仍旧让蒙德忍不住想起烈风一些装杂物的麻袋。

    即便是让齐锲一群人都换了粗布的衣服,如今在这看来也一副有钱人的奢华感觉,这也是蒙德怎么都没想到的。

    至于说眼前的局面,这样的小场面倒是不至于让一群刀尖上舔过血的超凡有什么紧张的感觉,不过一直这么对峙着显然也不是道理,在没有拔剑的情况下瞪了片刻,克里维小心的往蒙德这边探了探头问道:“我们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呃……咳!”用力清了一下嗓子,蒙德就要开腔,话还没说出来,远处一群人打着火把,呼呼啦啦朝着这边跑来。

    远远的就能看到队伍前方几个打头的士兵,和烈风的常规兵团战士相比,这些一半皮甲一半铁甲的士兵装备上明显更符合蒙德对于欧洲中世纪的理解。

    “怎么回事?哪里杀人了?”沼泽中央的小镇道路略显泥泞,在一阵啪嚓啪嚓踩过泥浆的声音中,为首那名士兵远远的就喊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靠近了的士兵并没有表现出对峙的紧张,在来到蒙德前方不远的处稍微放缓了脚步,一边上下打量着眼前一群明显不是本地人的家伙,一边对着早些时候赶来的村民问道:“出什么事了?”

    随着他的出声,不远处那间房子之前探出半个头的村民悄然收起了油灯缩回了屋内,早一步跑过来拿着武器的村民迟疑了片刻,其中一个抖着身子,小心的走了出来。

    “霍里杰老爷,”对着那名打头的士兵鞠躬行了个怪异的本地礼节,村民小心的转过头朝这边指了指:“我们是听到有人喊救命才跑过来的,地上那个是老欧比家的孩子包布。”

    “老欧比?哦!那个可怜的猎人。”点了点头,士兵并没有马上发表什么意见,大步的朝前走了两步,看到蒙德并没有做出什么带敌意的动作,凑近距离观察了一下躺在地上的年轻人。

    “你们不是本地人吧?”抬头看了一眼,士兵的眼神敏锐的注意到了对方队伍里面几个人隐藏在袍子下面的长剑,摇了摇头没有马上发问,他半蹲下身子凑近了摸了摸名为包布的年轻人的脖颈间。

    “我们是……”原本是想按照自己之前计划的说辞解释一下,没想到刚说了几个字地上的士兵抬手打断了蒙德。

    转头朝着身后一群人挥了挥手,士兵首先说道:“没事,只是累晕过去了。”

    “来几个人把这个傻小子给抬回去,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从地上重新站起来,这个时候士兵才将目光落向刚刚说话的蒙德身上。

    “我看你们不是本地人,为什么要追逐这个孩子?”

    抿了抿嘴,看对方没有再打断自己的样子,蒙德整理了一下袍子说道:“我们是隐居在塔雅沼泽深处的法师和屠魔猎人,今天来到这里,正好遇到了在沼泽中打猎的孩子。”

    指了指被两名村民拖拽起来的年轻人,蒙德遗憾的摇了摇头:“大概是没见过我们,这孩子有点紧张过头了。”

    “只是紧张过头了吗?”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被扶走的包布,士兵转过头来又看了一眼蒙德一行:“塔雅沼泽里面的法师和屠魔猎人?我们之前从来没听说过。”

    “大概是太久没离开沼泽了吧?”轻轻耸了耸肩,蒙德稍微往前挪了两步,手中一个小袋子借着衣袍的遮挡前递过去。

    “嗯?”突兀的动作让士兵小心的往后退了半步,注意到蒙德手中的袋子,他愣了一下,好不避讳的接到了手里。

    “原来是几位法师老爷。”当着面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把口袋打开看了一眼,士兵愣了一下,伸手招了招另一边打着火把的同伴。

    同伴不明所以,举着火把按着剑柄,一副耀武扬威架势的走了过来,临到近处,被正拿着钱袋的士兵狠狠拉了一把。

    “嚯!”看到一袋子零碎的黄金,士兵深吸了一口气,再抬头看向蒙德的眼神都已经变了。

    “拜尔比勒斯欢迎诸位,”小心的将口袋里面的黄金收了起来,士兵站的板正了很多:“需要我帮你们联系镇长大人吗?”

    “不用。”摆了摆手,蒙德微微一笑:“好长时间没有回归人群了,我们想要在镇上看看。”

    “好的,那我们就不打扰诸位了。”点了点头,士兵心领神会,转头给了同伴一个眼神,两个人呼喝着驱散了围观的人群。

    “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啊。”对于这些士兵的表现,在烈风常规兵团里面任职过的铁锤都有些看不过眼。

    对此蒙德不好发表评价,对纳西特洛的了解,还得等到到了镇上熟悉了环境再说。

    没了阻碍,一群人继续出发。

    从位置来看,自己这群人刚刚过来的地方应该是小镇子的外围,走过三五家零散的村户,一行人上了小道,朝着拜尔比勒斯更深些的地方走去。

    “这地方真够落后的。”队伍行进了一段距离,艾丽对周围的环境做出了评价,泥泞难行的道路,低矮破败的房屋,由于是夜间,缺乏照明的村子里到处都是黑暗,村民们早早的已经回到了家里,走过某两处屋子的时候,蒙德还听到了……创造生命的声音。

    “……”豪放的叫声让一群人听的略显尴尬,没有过经历的几个年轻人大有一种面红耳赤的感觉。

    可算,在经过了这片区域之后,队伍逐渐进入了小镇外围的中心区域,这边的房屋密度增加了好多,大概是方便照明,一些街道边上还架起了篝火,昏暗蒙昧的火光闪烁着照亮街道,让人隐约能看清周围的环境。

    不远处街道上那个人声嘈杂的房间大概是酒馆?火光之中时隐时现的那几个衣着裸露的大概就是传说之中的风俗行业?

    看着糟糕的社会环境,蒙德微微咧了咧嘴,从这种角度来看,烈风虽然也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基本的社会环境上真心要比这鬼地方进步太多。

    “喝~吐!”街角上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家伙不知道对着谁狠狠的吐了一口,一瘸一拐的从转角处走了出来,路过这里的时候明显被这支数量‘庞大’的队伍弄愣了一下,停下脚步上下打量了一圈,眼尖的目光投向了蒙德斗篷下的腰间。

    “几位是外地来的法师老爷吧?”打了个味道糟糕的酒嗝,大胡子摇晃的走到了队伍前方,看到纳西特洛语言最流畅的蒙德主动走到队伍前方,他咧嘴露出了个大幅度的笑容:“天这么晚了,你们需不需要找住的地方?”

    “那边的是蒙德老爷吗?”这边蒙德正想回话,另一边街角的阴影中突然传来了一个懦懦的少女声音,惊讶的朝着那边看了过去,一个穿着有些邋遢的小姑娘小心的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你认识我?”有些惊讶的看了小姑娘一眼,蒙德奇怪的问,出国到了另一个地方,按理说应该没人认识自己的,除非是她得到了塞索斯那俩的指点。

    “塞索斯先生之前有告诉过我。”得到确切的答案,小姑娘带着忐忑的又靠近了一些,注意到神色不善看向这边的大胡子,她用力的鞠了个躬:“姆利多老爹,这是我家的客人,实在抱歉。”

    “算了……没什么抱歉的……”大胡子嫌弃的摆了摆手,抬眼看了一眼蒙德,微微点头示意,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没敢做什么不礼貌的动作,这群人里面有几个人的眼神杀气十足,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角色。

    看到大胡子退走,小姑娘快步走到了蒙德身边,看了一眼他身后跟着的一大票人,露出了一丝为难的神色。

    对这个蒙德倒是没太在意,等到小姑娘站稳,他小声的问道:“你见过塞索斯他们?”

    “是塞索斯先生托我在这里等着的,”小姑娘点了点头,突然想了起来:“我叫西西莉亚,是拜尔比勒斯的本地人,塞索斯先生之前帮过我不少忙。”

    点了点头,蒙德表示了解,看着有些拘谨的小姑娘问道:“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您先跟我来吧。”侧身做了个有请的手势,西西莉亚的姿态放得给人感觉低过头了。

    跟着小姑娘离开,一路上往村外走去,期间蒙德也留意了一下身后,可惜自己这一队人看起来实在不太好惹,并没有那种疯狂找死的偷摸跟在后面。

    一直走到了小村子的最外围,沼泽的另一个方向,远远的一行人才在朦胧的月光下看到了一间简陋的房子,注意到远离人烟,蒙德小声的,把之前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这次小姑娘没有再回避这个问题,侧头小心的看了一眼蒙德:“塞索斯先生被娜须根女士诬陷,说是他们偷走了家族数百年积累的贵重财物,之后就被镇长伙同镇上的卫兵给抓了起来。”

    “现在没死吧?”被抓了起来,倒也能解释为啥没能履行约定了,不过那些都不要紧,蒙德谨慎的问出了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