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态度-《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对于小公主,艾奇莉娅·烈风,蒙德一直有一个深深的疑点,就是她明明生活在烈风王室,在逼婚事件之前是最深受皇帝喜爱的小公主,身份上已经是尊贵无比,她为什么能生出自由平等民主和谐这样的奇怪思路。

    倒不是说这样的社会构思不好,而是这东西和小公主那样的身份实在是不挨着,说句不好听的话,艾丽如果问何不食肉糜,蒙德会觉得很自然,但是她谈自由民主,为什么?凭什么?

    说道这个问题,艾丽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在蒙德的注视下,从口袋里面翻出了一本老旧的大书。

    “这是烈风建立之初构想的发展方向……”将大书递到了蒙德手中,艾丽略显有些惋惜的说道:“每一代皇帝都试图复原当初立国者的伟业,然而事与愿违,他们最终都走进了歧途……”

    “……”这话让蒙德不知道该怎么搭茬,索性翻了几页的大书,所幸这么厚一本不叫资本论,不然他会考虑烈风的建国大帝是不是也是穿越过来的。

    书里的内容倒是并不复杂,或者说应该是时代的产物,当初人族刚刚崛起,北方的泛人形种族虎视眈眈,西南的血月还没建国,普通人和刚刚跨入超凡纪元的超凡者们通力合作,在烈风这块‘蛮荒’的土地上开拓自己未来的家园。

    这样的大环境下领导者提出了公平公正,自由富强的口号,并且将自己的一些对未来的憧憬写在了书里,原本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翻动了几页,蒙德不由得微微摇了摇头。

    当年写这书的时候,超凡力量还处于一种相对弱势的时代,诸多的理论没有得到实践,整个文明的守护者也就一位‘传说’中的顶阶。

    可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超凡者觉醒,生产关系逐渐拉开了差距,一名强大的超凡者所能产生的生产力是普通人的几倍甚至几十倍,这样平等的口号就逐渐没了市场。

    毕竟同样是干活,你没道理让我一个几十倍产出的跟普通产出的拿同样的收入不是?

    之后在大概烈风建国二百年左右的时候,一批不愿意受到‘剥削’的烈风先期贵族在向南推进的过程中选择了造反,重建公平的社会,虽然失败,但是他们转入了更南方的地域,最终建立了现在的血月帝国。

    当初为什么以烈风的实力没有直接剿灭这群叛军,如今回头看过去,里面的问题多多,二百年的时间,皇室几经波折,当初又没有后来的皇室着重培养,分权,继位者无力,加上早起超凡者们对血月当初立国的暗中支持,最终造成了后期两国划地而立的可悲局面。

    当然,这都算后事了,轻轻的合上了手中的本子,蒙德微微摇了摇头:“绝对的公平就是不公平,除非普通人也能追上超凡者们的脚步。”

    “我想至少现在律法上实现公平吧?”双手拄着脸蛋,艾丽苦恼的叹了口气:“长大些之后我也懂的多了一些,有些东西确实不是那么简单的构想,可不去做的话,永远不会看到机会。”

    伸手接住蒙德递回来的大书,艾丽看向身旁的露西,无奈的笑了笑,又低头看向眼前蒙德的动作。

    清水注入浑浊的盐罐子里,这举动让西西莉亚一时间瞪大了眼睛,这可是她半年的存盐啊,而且里面还有腌肉。

    清水飞快的卷动,很快将没有腌好的狼肉清洗了个干净,拿出来放到了一边,蒙德有对着罐子里面污浊的盐水皱了皱眉头。

    这样的杂质程度基本上是海盐无疑,而且不是一般的海盐,大概率是盐场晒完完全没有经过净化过滤的那种,过滤出里面的砂石,之后在静置一段时间,重新过滤,烘烤晾晒,这样反复几次才能达到自己认知中的食用盐标准。

    伸手在旁边敲了个新的罐子,蒙德小心的将上方比较清澈的盐水给倒了过去,之后趁着晚饭开始之前,自己坐在小姑娘们的边上,开始了自己的煮盐工作。

    令人比较不可思议,自己刚刚那闪耀小镇的操作,这拜尔比勒斯上的镇长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算了,明天过去当着面问问他就好了。

    这次出来,蒙德终究是带着颗游玩的心态的。

    晚饭吃的乏善可陈,亲自下厨的齐锲几个做的烤肉味道不错,但是口味上太平淡了一些,没有各色的调料支撑,只能说是一顿原味大餐。

    吃完饭了日常看书,小姑娘西西莉亚和小公主她们凑到了一块,这是个不错的老师,艾丽拉着露西和伊维亚,带着总是躲在后面凹造型的奥尔斯,一点点的学习纳西特洛日常用语。

    一夜的时间匆匆而过,第二天伴随着小镇上的袅袅炊烟,蒙德带着队伍开始了新一天的‘征程。’

    “一会咱们直接去镇长那边要人,之后有了领路人再说。”看了一眼齐锲,蒙德沉吟了一下:“如果动手,你们尽量别出手,让艾丽她们实战。”

    又转头看了一眼在旁边跃跃欲试的小公主,蒙德提醒道:“注意分寸,尽量别死人。”

    虽说重伤自己也能够救回来,蒙德还是很担心艾丽控制不住直接给人打死了,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艾洛恩,这小子下手够黑,被他特意关照了两句。

    “西西莉亚,带我们一起去一趟镇上吧,我们是外来者,对这里不熟悉。”

    看着小姑娘还有些紧张和担心,蒙德和蔼的朝她笑了笑:“没什么好担心的,有我们在,镇上的人伤害不了你。”

    小姑娘胆怯的点了点头,似乎在做自己的心里工作,最终她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的嗯了一声。

    队伍出发,昨天天黑没能看到的小镇景象更多的展现在了蒙德的眼前。

    昨天来的匆忙,实际上自己一行人并没有看到太多的东西,今天再走一次,整个小镇也在蒙德的注视下逐渐揭露了面纱。

    “原来昨天我们走的都是小镇的外围……”还是昨天的路,一路来到昨晚晚上所在的小酒吧才发现这里只能算是小镇的边缘,向着远处眺望,几百米开外的一处小山丘上,巨大的城堡俯瞰整个拜尔比勒斯,层叠的木质城墙环绕,将小镇的中心围的如同一座要塞。

    “那边是领主所在的城堡,可希玛伯爵的所在地。”顺着蒙德的眼神看了一眼,小姑娘怯怯的说了一句,之后伸手指向另一边,在一众低矮的平房之中,东南方向一个高出一截的小楼说道:“那边才是镇长的公所。”

    “哈?”转头看向那边,蒙德有几分不可思议。

    “拜尔比勒斯这么大的地方,一个镇长还不够,还有伯爵?”异界文明用公侯伯子男那套就不说什么了,但是看着拜尔比勒斯这地方人口最多也不过万人的样子,怎么还卧着个伯爵?

    这么一看,周围行人那破旧的衣衫和低沉的气压就没什么不好理解的了,毕竟要受两份剥削。

    “拜尔比勒斯是可希玛伯爵的领地,镇长只不过是他的执行官。”回头看了一眼蒙德,小姑娘咽了咽口水:“你们可千万不要跟镇长发生冲突,虽然镇上的执行官只有十几个人,但是可希玛伯爵的城堡里面可是有超过两百名士兵的。”

    “士兵?”走在不远处的奥尔斯不屑的嗤笑了一声,转头看了一眼一双眼睛四下打量的铁锤:“普通的士兵,你觉得能打几个?”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强化训练和内息修行,铁锤最近的进步还是很明显的,不过他跟奥尔斯不对付,只是简单的瞥了他一眼。

    如果是自己以前那种水平的士兵,以自己现在的水平应该能独自面对三到五个,再考虑到有蒙德大人坐镇身边,手里还有复原药剂这种强效恢复品,拼着命打的话,六七个人应该不成问题。

    “十几个人啊?我一个就都解决啦~”要说铁锤因为基础,现在的进步还不是很明显,说这话的伊维亚就显得轻松得多,原本就已经到了初阶骑士的程度,再加上这段时间的修炼,她已经隐约到了中阶的水平,单论剑技或许不行,但是她可是骑士。

    对于几个人的对话,蒙德充耳不闻,仔细的打量着周围的异国风情。

    要说烈风的生产力确实是远高于纳西特洛的,在烈风很少会见到这样低矮的房屋,即便是自己曾经的那个老旧的小书店,在这里也只有镇长的公所能够相媲美。

    再看周围的行人,精气神上也远远比不上战前的烈风,周围人都带着一种漠视,即便自己这群人看着截然不同,一路上甚至都没几个人投来好奇的眼神。

    “你们这边是刚经历过战争吗?”这是蒙德在观察之后能想到的唯一解释,然而西西莉亚想了想,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没有战争,那这样子就是最自然的水平,蒙德摇了摇头,看向了前方走过来的几名士兵。

    好歹是人家的镇子上,如果都打上门了都看不到个人蒙德才会觉得怪异,先后走过来的一共有七名士兵,破旧的皮甲加上铁质的零碎。

    这边的士兵没有烈风的统一装备,有些人背上背着盾牌,甚至还有类似弩箭一类的装备,打头的人蒙德还算认识,之前给过贿赂,记得叫霍里杰。

    “几位远来的法师大人,这是要去什么地方?”昨晚的态度在今天生疏了几分,名叫霍里杰的深深看了西西莉亚一眼,毫不避讳的问道:“你们不会是想找麻烦吧?”

    微微摆了摆手,蒙德不卑不亢的回答道:“我们只是远来的法师,听说镇长因为事情抓了我们的朋友,所以想过去问问到底是因为什么。”

    看到逐渐形成包围的几名士兵,蒙德耸了耸肩:“至于说麻烦什么的,当然还得看你们和那个镇长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