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异域法师-《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对于城镇卫兵的态度,蒙德已经没有了昨天的忍让。

    此一时彼一时,当时对这些人,只不过是尽忠职守的士兵,而今天,他们站在镇长的一面,就属于自己的敌人。

    对敌人,蒙德从来都不客气。

    气氛有些凝重,霍里杰为首的几名士兵已经将手按在了剑柄上,忽然一阵马蹄声传来,打断了马上要上演的冲突。

    一队骑兵,一共十一个人,为首的穿着一身兽皮,厚实的铁甲充分说明了他的身份。

    身后的骑士也都是一身铁甲,不过最吸引人注意的还是第二位上的那名举旗的骑士,灰黑色的大旗上面一个狼头迎风招展,旗帜中间的位置上,还挂着一颗狼头。

    把狼头和狼头旗挂在一起,蒙德显然是无法理解他们走的是什么风格,快马赶到近前,当先的骑士勒马,饶有兴致的俯瞰街上的两伙人。

    “霍里杰!说说,是什么事情让你们打算在我的领地上挥舞刀剑?”满脸大胡子的打头者声音低沉有力,勒着马匹耸动了几下,身后的骑士已经飞快的下马,其中一名快步走到了马匹的边上,接过了缰绳。

    原本以为这位是没有下马只是想提升自己的气势,没想到一匹马硬生生让他骑出了豪车的架势,被拢住缰绳之后,这个大胡子的……大概是中年人翻身下马,并十分愉快的拍了拍马的脖子。

    在烈风蒙德也算是跟不少上流阶层打过交道了,克伦布勒和贝琪这样的顶阶,欧尼尔根这样的城主,都没眼前这位伯爵大人来的架子大。

    站在原地愣了一下,拜尔比勒斯的这位可希玛伯爵总算是爱抚完了他的枣红色大马,转过头来,‘很意外的’看了一眼这边。

    这个就有点假了,你这跟卡点似的跑过来,还跟我装意外?

    都是面子人嘛,有些事看破不说破,整了整自己的袍子,蒙德礼貌的点了点头:“来自沼泽深处的法师,蒙德,很高兴见到您。”

    “嗯……法师……”上下打量了一圈,可希玛伯爵的目光最终落在了蒙德腰间展露出来的那些瓶瓶罐罐和魔石上面。

    一沾即走,毫不留恋,中年伯爵的眼神落在了蒙德的脸上:“塔雅沼泽深处也能有人生存?”

    “世外隐居,我们对环境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侧身展示了一下自己的队伍,蒙德信心满满的说道:“而且我们也有能力应对危险。”

    “嗯……”伯爵意味不明的点了点头,扫了一眼眼前的队伍,一双犀利的眼睛仔细的观察着每一个人。

    “这些是你的学生?”伸手指向队伍中间的艾丽几人,伯爵的眼神明显兴奋了起来:“真是出色的学生,我想问一下,你们接受聘用吗?”

    “呃……”为难的回头看了一眼,感觉跟他在这打哑谜太费劲,蒙德直接了当的说道:“我们是想出来游历一下纳西特洛的领土,但是伙伴意外被抓了,想过来看看具体是什么情况。”

    “无意接受聘用吗?”伯爵大人的脸色低沉了一些,摇了摇头似乎很失望的样子,回头看了一眼镇长的公所:“正好我也是来这里的,你跟我一起进去吧。”

    这一副鸿门宴的架势已经再明显不过了,蒙德无奈的耸了耸肩。

    “都听您的。”

    。。。

    镇公所的门口队伍里面一看就战斗力十足的男性都被伯爵大人的亲卫给拦在了那里,可能是担心他们的恶意彰显太过,最终还是放了蒙德带着四个女孩一起进门。

    对此蒙德没有异议,就连齐锲也没表现出什么,这个镇公所的小楼他已经打量过了,别说只是木头的,就算是铁的,自己必要时候也能一剑将之劈开。

    而且他们绝对想不到,队伍里面最老的才是实力最狠的,另外看起来娇滴滴的小姑娘也未必是好惹的,想想当初自己被打哭的岁月,齐锲对着眼前冷眼盯着自己的家伙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

    如果说镇公所外面看着一副简陋的样子,到了里面……‘奢华’的让人恶心。

    看得出来这镇长是个体面人,一楼的大厅里面各种摆设充满了有钱人的气息。

    不过这个奢华真正让人无法接受的地方是墙脚和墙面上挂着的‘猎物’,糟糕的防腐处理让这个透气性并不很好的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腐朽的尸体味道。

    早起的镇长正坐在大厅餐桌的首位上两手并用吃着油腻的煮肉,一旁边两名跟西西莉亚年龄相仿的小女仆一脸紧张的服侍在一旁。

    “哦!伯爵大人,您来了!”略显臃肿的镇长在发现自己的这位‘顶头上司’之后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挣扎了一下子,转头看向两边的小女仆。

    被女仆们扶起的动作和那咸猪手让蒙德微微皱了皱眉头,侧头看了眼两边,两名死死盯着自己的骑士又让他无奈的耸了耸肩。

    “毕克,毕克,看到你还能吃得下东西可真令我开心。”完全无视了镇长手上还没彻底搽干净的油腻,伯爵跟他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那久别重逢的样子,就好像他俩不在一个城镇,反而隔了千山万水一般。

    “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侧头指了指蒙德这边,伯爵微笑着说道:“塔雅沼泽里面来的客人!”

    “哦?噢!”愣神的镇长恍然的反应过来,扭头看向这边,在蒙德的脸上略作停留,紧跟着目光滑向了跟在后面的几个姑娘。

    “啊,西西莉亚啊,嗯……让我看看……”注意到下意识一直跟在蒙德身后的小姑娘,胖镇长露出一副猥琐的笑容,目光继续向后,当视线落在艾丽身上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

    “哦!我的天啊,漂亮的……不对,美丽的姑娘!”用力的抱了一把伯爵,胖子镇长兴奋的喊了一声,抽出身子,以和自己体型不成正比的灵敏飞快的绕过了桌子朝这边走了过来。

    “我想……”冰冷的寒气四溢而出,声音之中带着微微的震荡,不论是之前见到的伯爵还是这个镇长,他们所表现出的,都是蒙德相当反感和厌倦的内容。

    “哦?”注意到周围空气中的震荡,胖子打了个哆嗦看向蒙德,张嘴好像还要说话,抬起的油腻手掌一翻之间,却有一道黑暗朝着这边弥漫了过来。

    “……”这真是一言不合就翻脸啊,而且这手段……

    狭小的房间里面狂风骤起,那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东西的黑烟被蒙德兜头盖脸朝着镇长又吹了回去。

    这变化太突然,镇长明显有些没反应过来,一口气吸了满满的黑烟,脸色瞬间变的铁青了起来。

    身后的伯爵还好,位置的关系他躲开了黑烟的直冲,慌张的朝后退了两步,两名侍女没反应过来,直接被笼罩在了黑烟之中。

    这似乎是某种类似毒属性的技巧,蒙德抬手摸了摸下巴,身边已经传来了长剑出鞘的声音。

    然而两个人肯定是不够三个分的,还没等动手,两名骑士首先是遭到了来自艾丽的冰霜攻击,冷冽的寒风在几步之间冻僵了两人前行的双腿,紧接着,两发脸盆大的火球结结实实的糊在了两人的胸前,一冷一热并没有让他们摆脱冻僵的状态,好不容易挣扎了两步,就看到了好整以暇连剑都没拔的伊维亚。

    虽说烈风的骑士没有什么传统美德一类的说法,不过先进的社会带来的文明程度仍旧让这位骑士小姐看不惯她的这些同行。

    双拳连挥,使用了普通的近战攻击,她三两下将两个可怜的同行给打倒在了地上。

    “好弱……”完成一轮攻击的露西有些茫然的看了眼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又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艾丽:“感觉这俩人连我们那天杀的狼都不如唉!”

    小公主没说话,只是心有戚戚的点了点头,转头看向镇长,蒙德十分理智的让出了主攻位置。

    这种时候让她们自己锻炼是最好的,而且对面看起来似乎也是个法师?

    中毒的镇长挣扎着给自己灌了一瓶外观精美的药剂,脸上的铁青之色飞速淡去,另一边蒙德远程对着两名意外中毒的小女仆释放了双系治疗法,光和木混合成草绿色的光辉,两个女孩身上的毒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蒸发了出来。

    镇长显然是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局面,惊愕之余口中飞快的念叨了几句含糊不清的话语,紧跟着,在蒙德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他猛地朝着这边挥动了一下双手。

    熊熊的火焰朝着这边弥漫开来,顿时弥漫了大半个房间,本就混乱的房间中传来了几声尖叫,隐约中蒙德还听到了一阵细碎的念叨声。

    这个镇长的法术挺有意思的,跟烈风截然不同,明显走的是两种路线。

    熊熊的烈焰并没造成太大的危险,毕竟这个毕克镇长面对的是三名经过战争的超凡,分散的火焰被露西挥手间如鲸吞般吸入双手,顷刻间消失了个干净。

    战斗并没有因为火海的消失而结束,在火焰散去的一颗,毕克镇长再次将双手朝前挥动。

    黑色的雾气自他的一双袖口涌动而出,盘旋中凝聚成了两条活灵活现的毒蛇。

    已经彻底的退到了一边,蒙德摸着胡子,心中免不了感叹一句,这能力真有趣。

    可惜毒蛇终究只是毒蛇,除了狰狞带着毒液的獠牙,它们毫无半点别的能力,冰霜在艾丽手掌间凝聚成两道狭长的冰刀,小公主挥舞双臂,轻巧的将两条毒蛇在半空中斩成了数段。

    虽说是名法师,但是生在皇室,她从小的教育里面近战搏斗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科目的。

    接下来,就看这位毕克镇长还有什么新鲜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