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沆瀣一气-《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被蒙德一脸期待的毕克镇长现在很方,只听说过昨晚镇上来了一群自称是法师和屠魔猎人的家伙,据说还跟被自己抓起来的那两个屠魔猎人有些关系,他倒是料到了这些人在跟西西莉亚那个小姑娘接触之后今天怕是会找上门来,但是两个半吊子屠魔猎人的朋友,能有什么厉害朋友?

    所以他今天很轻松,特别是听手下汇报了他们的所见之后。

    一点格调都没有的一群人,里面除了一个老头子自己可能需要注意些之外,其他人都是些小年轻而已,自己……去特么的能轻松对付吧。

    当烈焰火海被对方轻描淡写的收拢在了掌心的一刻,毕克·拉波尔就知道自己倒霉的踢到了铁板上,对面这几位小姐使用的法术很奇怪,没有咒语和复杂的动作,仿佛自然就能驾驭这样的力量一般。

    可现在还不是轻言放弃的时候,自己最担心的那个老头还在一旁虎视眈眈,领主的士兵已经被轻松放倒,自己要想活下去,就必须使出所有手段。

    两条幽蛇被凌空肢解的前一刻毕克是这样想的,而当对面那个一开始让自己看着眼前一亮的姑娘以轻灵的动作舒缓而写意的将幽蛇切成了几段之后他就不这么想了。

    “这个更有意思了……”看着地面上缓缓重新化作黑烟的毒蛇,蒙德轻轻的捋动着自己的胡子,回忆一下刚刚所记录的声音,他模仿着小声嘟囔了起来。

    理所当然的没有任何效果,所以这东西应该不是单纯的声控技能。

    可惜,这人实力实在太低了一些,在烈风最多也就是一个正式学徒,恐怕连初阶都不入的角色,能够展示的东西恐怕有限。

    果然,在两拨咒语先后被打断,艾丽又迈步往前逼近的过程中,对面这个毕克镇长突然急促的念出了一阵咒语,紧接着当着所有人的面,抬手甩在了空中。

    空间的波纹向着四周延伸,这家伙想都不想就一头钻了进去。

    这种咒语竟然还能使用空间的力量,这让蒙德越发的惊奇,不过很显然这能力并不是他自身的属性,开启之后的空间门户也不受毕克的控制。

    自身的魔力迅速接管空间门的操控权,蒙德侧头看了一眼身边,还没等发话,艾丽已经一头追入了门的另一侧。

    露西这姑娘蒙德不太放心,看了一眼伊维亚:“你带着西西莉亚在这边等,我们一会就回来。”

    留下骑士小姐,蒙德拉了一把露西,一同走入了空间门中。

    跨过空间是一个简陋的地下室,一排排的木桶似乎预示着这地方是个酒窖。

    地面上灰尘不多,想必是经常有人打扫,不远处的墙壁上一道开口处有着通往上层的阶梯。

    和艾丽莽莽撞撞就追着人家跑出去了不同,在落地之后蒙德首先低头看了一眼脚下,露西已经先一步离开了,而他则皱起了眉头。

    如果说这个毕克是随机传送到了一个什么野外的地方之后夺路而逃,那都比较可信,但是他直接出现在了某个人的地下酒窖里面,怎么看都好像藏着阴谋。

    再看地面上这好像是用某种动物血液勾画出的图案……自己不会追到什么邪恶老巢里面了吧?

    当然,即便是邪恶老巢蒙德也不担心,除非这地方有什么超规格的存在,不然以艾丽的水平,应该都能应付。

    仔细的观察了一遍地面的图案,还用法神分析机进行了分析,之后蒙德迈步往前跟上,一路爬上楼梯,穿过一间地面库房和厨房,最终在一个石头制成的大厅里面见到了早走了一步的三人。

    这座大厅明显要比镇公所豪华不少,让蒙德好奇是不是镇长跑到了领主的家里。

    和刚刚不同的是,现在的大厅里面不止有这个毕克镇长,还多出了一名长得相当有韵味的中年女士,另外大厅的边缘上还隐藏着几名穿灰褐色斗篷的家伙。

    不断有小火球和冰凌朝着场地中央的艾丽飞射,小公主一脸凝重的‘全力’支撑着自己的护盾。

    出现的第三个人引起了中年女士的注意,原本饶有兴致的神情转成了厌恶,侧头对着另一边的毕克骂道:“你这肮脏的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人在屋檐下,毕克没办法,只能挤出一个谄媚的笑容:“只能看您的了,娜须根女士。”

    敢情这家伙就是塞索斯两个的委托人,现在看她和镇长沆瀣一气,里面的道道蒙德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这俩人倒真做得一手好买卖,委托是真的,古堡遗迹也是真的,唯独报酬是假的,接取任务的家伙不管是实力不济直接死在了沼泽深处,还是说平安无事的走了回来,他们都有处理的办法,和镇上的卫兵勾结直接把人抓起来弄死,既省下了手续费,又能在接受任务的屠魔猎人或者法师的身上赚上一笔。

    从俩人的准备上来看显然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再加上之前领主的态度,八成也有参与其中,一个庞大的罗网之下,受骗者稍不注意可能就会掉到这些人的坑里。

    琢磨的功夫,娜须根女士已经转头看向了这边,她微微挥手示意自己的学徒们停止攻击,挺了挺自己保养姣好的身材:“你们就是那两名屠魔猎人所说的法师吧?看样子果然寻来了。”

    心说你这不说的废话么,蒙德一边翻了个白眼,一边往前走了两步:“那俩个货还没死掉吧?”

    既然是谋财,最怕的是被这几个家伙给杀人灭口,如果真被弄死了……那就只能当亡灵向导了。

    还好,娜须根女士的动作是摇头。

    “听他们说在我们家族的古堡里面遇到了一群诡异强大的法师,甚至还有许多精妙的小玩意,”说话间娜须根抬手拿起了一枚蒙德送出的空间戒指,饶有兴趣的说道:“真是奇妙的想法啊,能够将物品储存在虚空随时随地进行存储的小小戒指,如果没有外人告诉他们的话,谁能想到呢?”

    张了张嘴,蒙德觉得自己还是不插话的好,果然不出所料,娜须根女士并没有让人说话的想法,盘了两下戒指之后继续独白了起来。

    “拥有天赋的外乡人?我大发慈悲的问你们一次,你们……”往前迈了一步,娜须根女士显得盛气凌人的说道:“要不要为我所用?!”

    “唉……”摇了摇头,蒙德朝前面的艾丽看了一眼,拿出烟袋点上,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玩归玩,别耽搁太久了,齐锲那边还等着呢。”

    “好吧。”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刚刚还一脸绝望的艾丽脸上换上了坏笑的表情,而她的身后,躲在‘姐妹’身后怯懦的小姑娘也露出了邪恶的尾巴。

    由于实力相差悬殊,所以两个人纯粹是以玩的心态,露西没有选择火法师中短距离杀伤力最强的炽热射线,同样的,艾丽也没直接一个寒天霜星把整个大厅变成冰箱。

    娜须根女士那边上,得益于这次的人员数量上占据了优势,一时间倒也没呈现出败势,总计七名学徒加上毕克这位镇长,八个人嘟嘟囔囔,各种稀奇古怪的法术兜头盖脸朝着两个小姑娘就覆盖了过去。

    最开始的时候蒙德还会下意识的帮忙抵挡一些感觉她们无法应对的攻击,不过挡了一几下之后,他干脆放弃了这种行为,老老实实的躲在一边抽着自己的烟袋。

    如果说毕克好歹到了正式学徒级别的话,这周围参与围攻的一群人明显连正式学徒的水平都达不到,想靠他们那种程度的魔法来击穿艾丽的护盾,那可太难了。

    通过观察蒙德发现,对面的法师攻击方式以小火球,冰锥,小闪电为主,还有诸如黑雾拟型,火焰变形一类的形态攻击。

    不能说不强吧,这种法术面对没有防护力的敌人的时候蒙德毫不怀疑它能起到相当致命的效果,然而很可惜,这些人所面对的,是一个短时间输出达不到阈值就打不破护罩的烈风法师。

    终于,在第一名学徒被露西玩闹似的一个火球拍脸倒在地上之后,战斗的天枰以极为惊人的速度朝着这边偏斜了过来。

    “够了!!!”眼看着自己的三名学徒先后被两个小姑娘放倒,娜须根女士出离的愤怒,尖锐的叫喊声在这个岩石的大厅里面形成回音,层层叠叠的朝着中心汇聚。

    华丽,但没有什么实用价值,艾丽两人愣了一下,将目光齐齐的聚集在了她的身上。

    “我必须得承认,你们的实力有点超出我的预期了……”站在大厅的首位,娜须根十足的大boss牌面,不但气场惊人,还哔叨个没完。

    “这人还是留个活口吧。”调整声音让自己的话指向性传达给艾丽和露西,看到全然没有一丝察觉的反派一群人,蒙德满意的微微点了点头。

    至于为什么要留这个娜须根女士……这边世界的魔法师修炼方式挺有趣的,如果以艾丽这样的魔力水平来释放这些魔法的话,会不会有更强也更多样的变化?

    “死吧!”在说了一番极致话语之后,娜须根女士突然举起了自己的左手,没有念咒也没有废话,淡紫色的石头中亮起闪耀的雷光。

    “……”这个好像是自己之前交还给塞索斯他俩拿回来交差的魔石,在城堡之中找到的‘宝物’,没想到这个娜须根女士的‘绝杀’竟然是这个东西,蒙德有些无奈,这人怎么这么想不开呢?

    尝试着轻轻勾了勾手指,原本激射而出的闪电像受到了某种召唤一眼拐了个凌厉的棱角转向了蒙德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