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灵命印记-《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要说娜须根女士,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原本以为翻盘的最强一击,结果好死不死,魔石里面的能量是蒙德之前实验有趣存进去的。

    虽说魔力转化的能量在离体之后本身也会逐渐的减弱连接,但是眼前这块魔石因为储存的缘故,明显大幅度的降低了这种损耗,雷霆在奔涌之间受到同种的力量引导,娜须根女士又没有对这能量进行某种自我属性的炼化……

    种种因素堆积在一起,这次声势浩大的攻击就这么消弭于了无声,指尖上的雷电缓缓化作无形,一群人整齐的看向了中间刚刚还在洋洋得意的娜须根。

    “老师,还打吗?”有些无辜的看了蒙德一眼,老师怎么还跟自己抢怪?艾丽有些小委屈,明明还没玩够。

    眼前这气氛多少有些尴尬,不过至少打还是能打起来的,娜须根女士在愣了一下之后飞快的收起了魔石,紧跟着念动起了咒语。

    和之前的学徒们并不一样,这位娜须根女士很显然已经到了更高深的一种程度,房间里不少看似装饰用的小饰品发出层叠的光彩,紧跟着在这位女士的挥动间道道的流光在空中化作了金光的锁链。

    似乎是某种类似金属性的应用,两个小姑娘下意识的加强了护盾的输出,蒙德没在乎,就这么让锁链锁在了自己身上。

    “能限制行动,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魔力。”饶有兴趣的看了眼周身的锁链,令蒙德惊奇,不知道是不是文明的发展终有交叉之处,在这遥远的纳西特洛竟然也有了简易的抑魔结构。

    而且比较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抑魔结构竟然还能通过魔法来释放出来。

    没有注意蒙德这边的喃喃自语,在发现自己的锁链至少限制住了两个小姑娘个前进的步伐之后,娜须根翻手指向房间的四周,墙面上一道道紫色的火焰涌动而出,在空中迅速的勾连成了一道道火焰的符文。

    做完这一切,娜须根狠狠的喘了口气,原本的样子看起来已经虚弱了很多。

    站在稍后些的位置,毕克惊疑的看着眼前的烈焰法阵,脸色上充满了忌惮,从背后的位置悄然看了一眼娜须根,缩起的眼神证明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个火焰构成的符阵……似乎进一步的抑制了魔力,感受自己身上操控魔法的压力,蒙德稍微皱了皱眉头,如果是这种水平的话……担忧的看了一眼艾丽那边,果然,小公主原本维持的护盾已经淡成了薄薄的一层,而露西更是皱起了眉头。

    “哈哈,恐惧吧!失去了强大的魔力,你们还有什么?”高声的叫嚣着,娜须根转身朝着侧面的墙壁走去,上面挂着的弩机充分说明了她的打算。

    不过你要是觉得失去了魔力我们就坐以待毙了的话……

    大概猜出了娜须根的想法,艾丽干脆散去了自己周身的护盾,没被击倒的四名学徒举着短刀和棍棒朝这边冲来,被小公主切换成冰刀将一群人全都砍趴在了地上。

    “哆~!”冰刀早了一步插在了弩机的前方,阻止了娜须根最后的挣扎,她有些茫然的转过头向着艾丽看去,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别挣扎了,本来就不在一个等级。”骤然加强了体内的魔力运转,蒙德朝前用力的迈进了一步,紫色的诡火剧烈抖动,最终在空中炸裂成了漫天的光辉。

    “咕噜~”用力的咽了口口水,娜须根直接坐到了地上。

    如果说艾丽的表现已经让她十分震惊的话,那么蒙德就只能说是无法想象了。

    当一名法师拼着将自身魔力都封印起来的风险面对一个敌人的时候,就已经说明了这个敌人在魔力上要远远的高过自己,可即便是这样,那个女孩还是能够有调动魔力,那个老头甚至直接撑爆了自己辛苦了好久才不断布置和完善的抑魔符阵。

    这样的怪物到底是从哪里跳出来的?

    仔细回忆了一下纳西特洛的魔法流派,似乎没听说过这么强大的一群,可如果不是的话……他们莫非是他国的法师?

    一瞬间娜须根恍然大悟,难怪这些人之前说过一些自己无法理解的语言。

    如果是他国的法师的话……

    娜须根的眼神极速转动,思考着自己该如何应对,没注意蒙德已经一步瞬移到了她的面前。

    虽说魔力抑制环不知道对他们那种类似言灵的魔法释放方式是否有效,不过至少,这东西可以试试。

    注意到一直被自己关注的老头突然出现在身边,娜须根愣了一下,在想反应的时候,双手已经一沉,紧跟着,全身的魔力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软了下去。

    低头看了一眼,娜须根露出惊愕的表情,原本以为自己的禁魔领域已经够厉害了,没想到这个老头竟然随身带着能够禁魔的手铐。

    她没由来的想起了一个传说,纳西特洛隔壁的辉暮王国里面,号称大陆最高法术仲裁机关的泰拉格。

    如果是那里的话……

    一瞬间强忍着虚弱,娜须根用力的抬起了头。

    低头的蒙德一瞬间看到了娜须根亮起的双眼,一愣神的功夫脑子里微微一阵恍惚,紧接着就收到了卢卡传来的消息。

    “这又是个啥?你怎么什么都往脑子里塞?”黑影突兀的出现在房间之中,代表手的部位还抓着一条满脸懵逼的小蛇。

    娜须根感觉自己今天算是把一辈子的见识都长完了,抓着自己的这个又是个什么东西?

    黑色的轮廓,它莫非是这名法师的使魔?如果是这样的话,同样修习黑巫术,他应该不算自己的敌人。

    “饶命!”想通关键的娜须根选择了极速求饶,黑巫术的话有太多玩弄生者和死者的方法了,如果对方心狠手辣,自己今后的人生简直暗无天日。

    对于这玩意前一刻还在跟自己比比划划,后一刻马上就选择了求饶,蒙德稍微迟疑了一下,想起当初卢卡给自己的灵魂契约方法,直接用在了娜须根的灵魂上。

    这又是一种自己完全没有见过的邪恶法术,灵魂中传来的内容让娜须根感到心惊,然而自己没有别的选择余地,她挣扎了片刻,最终果决的签订了契约。

    见证者这块,蒙德这次选择了卢卡,反正只是个初阶左右水平的小法师,以卢卡的程度,对她来说跟神也差不多。

    “嗯……”黑影蠕动了一下,挥手甩动了两下这只灵魂形态的小蛇:“你们这群人倒是挺会玩的,竟然还有这样修炼灵体的。”

    “唉!轻点,别抖散了。”我这还打算跟她学习下这地方本土的魔法呢,你要是把她弄死了,我就只能过去跟那个不讲卫生的胖镇长学习了。

    “哦,好的。”抬手将灵魂小蛇举了起来,卢卡对着蒙德比划了一下:“她能自己回去吗?”

    “应该……吧?”这东西自己也是第一回接触,蒙德说的很没有底气。

    “能!能回去!”生怕两人反悔,灵魂小蛇瞬间钻回了自己的身体。

    随着灵魂的回归,在蒙德的注视下有丝丝缕缕的黑气从卢卡的身体中蔓延出来,直直的涌向了娜须根女士的额头,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眉心处已经形成了一个黑色的菱形结晶。

    “呃……”抬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那个绿色的菱形,蒙德不由得相互对比了一下,发现自己这个除了颜色之外,竟然是跟娜须根的这个有着完全一样的状态。

    “卢卡……”说不慌是假的,如果没见过,蒙德也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有什么作用,但是眼前的实例告诉自己,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哦,你是说你的这个啊。”卢卡不蠢,自然明白蒙德问的问题,他沉默了一下说道:“没什么好担心的。”

    “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听卢卡的意思他果然是知道这玩意的,蒙德顿时紧张了起来。

    “都说了不用担心。”黑影形成的手指在蒙德脑门上轻轻戳了一下,绿色的光晕顿时倾泻而出。

    绿光扫过的范围内岩石堆垒的墙壁缝隙中有小草疯长,迅速填满了整个房间的缝隙。

    “这东西在我们那里叫做灵命印记,但凡是和高层生命签订契约都会产生这种东西。”看蒙德还有些没明白,卢卡继续解释道:“你可以把它当做一种元素眷顾,有了这个东西,你在御使对应的属性时会有额外的加持。”

    “哦……”大概明白了点,但又好像完全没有明白,蒙德抬手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菱形,又低头看了一眼还在适应的娜须根。

    “灵命印记只有唯一一种吗?”对世界还是一无所知,蒙德打算多问一些。

    “嗯……这个……”迟疑了一下,卢卡似乎是在看蒙德,最后仿佛想通了什么,他解释道:“理论上这东西可以适合各种属性,我见过最多拥有三种元素眷顾的存在,你有主宰者的加持,应该能够适应更多属性。”

    “怎么适应?”既然没有风险,那自然要多赚一些,可惜这次的问题卢卡没有直接回复,黑影一闪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了一句自己研究去。

    好吧,人家这么说也没什么毛病,毕竟自己又没交学费,低头看向身前,还是先解决眼下的问题再说。

    自此,这群本地的地头蛇算是全部都被控制住了,毕克很识时务,在娜须根女士被蒙德锁住的同时就选择了投降。

    “说吧!塞索斯两个被你们关到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