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开拓计划和异乡法师们的奇怪规矩-《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拜尔比勒斯完全的管理权,意味着除了可希玛伯爵自身的小城堡之外,这座沼泽中的小镇里面一切的事物都将交给蒙德这边管理。

    这样一来,矿产,沼泽的水区,种种环境全部都利用上,蒙德肯定商业贸易方面拜尔比勒斯会有一个飞跃性的提高,而自己所需要的,就是在这座小镇里面先进行泛神圣同盟语的普及。

    优渥的奖励制度和先进的社会理念应该能让人民更大程度的接受烈风常规使用的语种,一旦这种语言推广开了,哪怕只是在一个小范围内,都有助于将来的大面积文化入侵。

    当然这种要求肯定遭到了可希玛伯爵的坚决反对,管理权都给你了,还要我这么个领主干什么?

    对此,蒙德本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理念和伯爵大人好好讲了讲道路,当他在飞上天空召唤出雷霆风暴笼罩小镇之后,这位看起来驴高马大的贵族当场就被这惊人的德行所慑服,乖乖的伏倒在了地面。

    不同意不行啊,看看原本晴朗天空之中骤然出现的乌云闪电,自己领地这些土鸡瓦狗加在一起都不够这老头一个人打的。

    交易达成,蒙德又跟这位伯爵大人立下了灵魂契约,之后随意的送走了他。

    伯爵大人回去之后会不会齐招十八路诸侯回来搞自己一下,或者是找几个法师给他自己破解下那个灵魂契约姑且不说,索性弄死了镇长,蒙德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来了个鸠占鹊巢。

    “感觉这还不错吧?”镇长的小楼,姑且还算宽敞,一个长桌占了不少地方的大厅不说,里里外外十好几个房间和客厅。

    刨除杂物间和厨房一类的地方,走了一圈的蒙德一共发现了五间卧室和三间书房,另外还有一间和展室连在一起的礼厅,大概是用来开舞会的地方。

    有地下室,不过这边看起来不大,如果想要利用,自己还得重新打打地基。

    作为镇长,死掉的毕克有一大两小三名佣人,大的二十六岁,小的两个只有十四和十五岁,都是貌美如花的姑娘,再想想早晨看到他时的那些猥亵动作,判个死刑还真没毛病。

    姑且不管他死的是否活该,至少这三个姑娘是需要处理的。

    “奴隶?你们这边还有奴隶?”大厅里面,蒙德的声音拉得老高,引来一群人的围观。

    做解释的娜须根女士缩了缩脑袋,看了一眼身边的塞索斯,示意他来。

    “王国的奴隶还是受到法律保护的,至少不能随意杀害。”相比起察言观色,塞索斯明显要比娜须根女士差的不止一星半点,接过了这个话题,全然没注意到蒙德糟糕的表情。

    “算了……你们就留在这里吧。”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蒙德转头看了一眼一旁不明所以的小公主,简单的跟她解释了一下这个情况。

    “这个在咱们烈风也有。”小声的扁了扁嘴,公主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注意到另一边的露西正拉着伊维亚和一脸窘迫的西西莉亚参观大厅里面的动物标本,她才微微送了口气指了指自己:“这么干的就有我们家。”

    “……”对于小公主这种自曝黑幕的行为,蒙德表示实在有点可爱,另外这么看艾丽也不是说完全的不懂这些事情,那就好办多了。

    接收镇长大厅,顺便安排娜须根和她的学徒将这屋子里面的一些没有作用的东西全部处理出去,另一边,蒙德拉来了乌奇尔和艾洛恩。

    “连队里面有没有谁对于管理这方面很有想法的?拜尔比勒斯的管理权现在被拿到了咱们的手里,我打算在这里搞搞开发。”说了下自己的想法,主要是按照自己的规划来开发拜尔比勒斯的各种资源,实力不用多强,执行能力足够就行。

    听蒙德说了半天,乌奇尔陷入了沉思,另一边艾洛恩皱眉想了片刻,朝前走了一步说道:“教官,如果现在还没有人选,我想申请一下这个位置。”

    “你?”作为自己连队里面比较看好的年轻人,蒙德没想到艾洛恩会做出这样一个选择。

    “泰介、兰迪、古里笛,还有我们的两支小队成员。”伸出两根手指,艾洛恩跟蒙德比划了一个‘耶!’的手势,一边解释道:“在外的历练终究会找到机会的,现在还是尽早完成央土的开发才是当务之急。”

    “嗯……你说得对。”总觉得是被艾洛恩给教育了,蒙德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低头思考了一下这样做的可行性,转过身看向就在不远的齐锲,蒙德目光又转向了另一边的古德布尔。

    “看上大古了?”都是耳聪目明之辈,齐锲精准的把握住了蒙德的眼神,计算了一下人手点头应了下来。

    “那么……”将目光落在了几次欲言又止的奥尔斯身上,蒙德主动开口询问道:“你有什么想说的?”

    “嗯,虽然很抱歉,但是如果可能,相比起你们去纳西特洛探险,我更想留在这里看看他们是如何开拓这块土地的。”看了一眼蒙德,奥尔斯耸了下肩膀:“在这里你总不用担心我了吧?”

    “本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摆了下手,奥尔斯的意思蒙德理解,相比起跟着队伍当一个没什么用处的背景板,他显然更想留在这里看看领地的建设,学习一些有用的经验,或者总结一些失败的教训。

    基本的人事安排就这么定下来了,里面除了奥尔斯对这样的结果稍显意外之外,艾洛恩已经有了些摩拳擦掌的期待。

    这几天的时间蒙德暂时不会离开,等古德布尔带着艾洛恩回到阔日博古堡调人回来再适应环境,他打算在拜尔比勒斯呆到一切都上了正轨再说。

    。。。

    送古德布尔和艾洛恩带着奥尔斯回归营区请求支援,蒙德这边也开始了自己这边的准备。

    临时收拾出来的镇长大厅里面少了动物标本的‘熏陶’,又被大风来回的疏通了好久的空气,总算是没了那一股腐尸的味道,随意的坐在长桌的首位,蒙德看着那边的小公主带着三个小女仆一路扫荡式的清理房间,总觉的艾丽正在彻底的远离自己心目中的公主形象。

    不过还好,至少也算是保留了好莱坞式的公主性格,勤奋,勇敢,敢于抗争。

    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回来,蒙德看向了长桌另一边瑟缩的跟个鹌鹑一样的娜须根。

    作为投降者,娜须根女士此刻活像个受气的小女仆,而她的后面,一共七名学徒裹着厚重的灰褐色兜帽,活像某种邪教。

    没有首先要求这些学徒掀开兜帽,蒙德看着娜须根首先问道:“在你们这里学徒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没有……”愣了一下,娜须根怎么也没料到蒙德会先问这个,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学徒,解释道:“在我的法术流派里面,学徒跟在导师的身边时是不允许展露面容的,只有在离开导师的身边,独立在外行动的时候,才允许以自己的面目示人。”

    “挺有意思的规矩,他们不会是因为修炼法术长得奇形怪状吧?”摸了摸下巴,蒙德有些不太确定,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不要揭开兜帽了,看着难受。

    自己这个话题成功的吸引了另一边小公主和露西的注意,两个小姑娘带头,顿时领了一大帮女孩子过来,围在几个学徒的身边,探头探脑的查看。

    “哪有什么奇形怪状,这不是挺漂亮的嘛~”伸手揭开了眼前学徒的兜帽,露西这一刻活像个女流氓,玩味的看了看姑娘紧张的小脸,还伸手掐了一下。

    从蒙德的角度看过去,小学徒还真挺漂亮的,标致的中西方混血五官,加上一头茶色长发,十五六岁的样貌摆出那种紧张兮兮的表情,看的我见犹怜。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该说不愧是天赋者吗?即便换一个地方,基因层面的优越性仍旧展露无遗。

    随着露西的动作,七名学徒先后被掀开了兜帽,坐在这边的蒙德也敏锐的注意到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都是年轻人?学徒的话不是从小开始培养的吗?”

    紧张的躬了下身子,娜须根飞快的解释道:“原本都是孩子的,从六岁到十岁,我先后在不同的地方拣选了他们,只是我的财富有限,这些年只收了他们几个,再多就养不起了。”

    “嗯……”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蒙德随意的拿出了烟袋,一边填装烟草,他一边随意的说道:“说说你们的法术吧。”

    这个笼统的问题让娜须根女士有些犯难,仔细思考了半天,她最终也没敢随便开口,只能跟蒙德问道:“您想了解哪个方面的内容?”

    这东西蒙德也没想好,眼珠子转了一圈,他一边举起烟袋抽了一口,一边说道:“就按你教导学徒的顺序,从头跟我演示一遍,嗯……从怎么挑选学徒开始。”

    烈风的法师,进入学院之前有基础的天赋测试,包括大型的元素托盘测试个人属性倾向和天赋数值,魔力亲和度数值,智力水平等几个方面,最后的法师,成就如何不好保障,但是肯定没有一个是傻子。

    这边的法师如何评判蒙德有些好奇,当然,他更看重的是娜须根女士他们使用的那种利用语言来引导魔力的方法。

    不过那个不急,一步步的观察,记录里面的不同。

    边上原本看热闹的齐锲发现要弄法师那一套的内容,顿时兴致缺缺,侧身看了一眼一直在打量自己的两名屠魔猎人,跟这边说了一声。

    “老蒙,我带他们出去练练,顺便在镇上走走。”

    “行,你们去吧。”吐了个眼圈,蒙德一点都不担心齐锲的安全,以他高阶骑士的水平,这小小的拜尔比勒斯镇上,还真没人能威胁到他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