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比斗-《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带着两名屠魔猎人行走在拜尔比勒斯泥泞的小街上,齐锲仔细的注视着道路上每一个遇到的行人的反应。

    按理说自己一行人之前在镇上应该杀死了一个本地的大人物,可是在这些人的表情之中,完全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任何!

    这该死的麻木。

    在烈风,齐锲很少见过这样的表情,即便在南境崩坏的今天,逃难而来的南境居民,脸上更多的也都是伤痛,是悲愤,是对自己未来生活的意思茫然,而这种麻木,他只在曾经意外见过的奴隶脸上见过,或者是血月帝国的尸兵……

    看的让人有些无法理解,这些人是怎么生活的,想转身问问两名本地人,偏偏自己还语言不通。

    得加快学习本地的语言进行交流,这一刻齐锲深刻的理解了语言的重要性,不说别的,即便是平日里打的头破血流的死地血月,至少你骂他们,他们也是能听懂的。

    说道死敌,齐锲就想起了战斗,这次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几个人,他招了招手,朝着小镇的外面走了过去。

    这些年的征战,或许在管理等方面他并不是十分在行,但是论打架,自己可是专业的。

    塞索斯和培诺恩一脸的不解,就这么老老实实的跟着,同样跟来的伊维亚注意到队伍的走向,小声的跟着一旁的铁锤嘟囔。

    “看样子短时间也不会走了,今天开始我们进行实战对练。”抽出了自己的长剑刷刷两下将路旁的一棵大树砍倒肢解,齐锲拿起其中的一根整齐木条扔到了铁锤手上。

    “大教官,我的话是不是就不要用魔力了?”接过木棍,铁锤也不怯场,随手挥舞了两下,木棍虎虎生风。

    “我的天~”站在一旁,塞索斯两个人还在盯着被砍倒的大树不断咋舌,眼前这种檬树别看生长在沼泽区域,可是整个纳西特洛最好的建筑材料,坚固耐用众所周知,平时想要砍倒一颗都得两名工人轮流挥舞一个上午的斧头,今天在这人面前怎么就想豆腐?

    齐锲不清楚为啥俩人看自己的眼神突然变了,要说木头的话,刚刚砍着确实有点吃力,不过在稍微调动了些魔力属性之后,这东西就十分轻松的砍开了。

    似乎是某种对魔力很敏感的材质,回去的时候或许可以给蒙德带一份材料试试,他看了一眼铁锤,指向了另一边的两名猎魔人说道:“你先跟他们试试。”

    “哦?”发现自己的对手不是大教官或者其他几位教官之后,铁锤松了口气的同时将目光好奇的投向了屠魔猎人兄弟俩,嘴里说着:“他们刚从牢房里面放出来,我这样是不是有点欺负人?”

    “别废话了。”这俩人复原药剂也喝过了,在领主大厅还补充了一下食物,现在虽说肯定发挥不出全力,但是六七成的力气肯定有了。

    “你们两个一起来吧。”感觉自己还是有些欺负人,铁锤难得嚣张了一下,指了指塞索斯,有指了指培诺恩勾了勾手指。

    这架势就很明显了,塞索斯愣了一下用胳膊肘顶了一下还在看着断树惊叹的培诺恩,小声说道:“怎么办?他好像是想跟我们比试一下。”

    “比?”注意力被拉回,培诺恩顺着塞索斯的目光看向正拿着棍子挑衅的铁锤,有些惊讶的说道:“和我们比?”

    “估计是看我们太弱了……”自己和培诺恩到底是被抓住过,在那位蒙德老爷的眼里恐怕已经被打上了软弱的标签,塞索斯叹了口气,面对那样毁天灭地一样的力量自己确实无能为力,但是如果是这种冷兵器的比斗的话……

    看了一眼刚刚一剑把大树劈了的家伙,注意到他没有下场来指点自己几分的意思,培诺恩咧了咧嘴,上前捡起了一根木棍。

    “我来试试他,塞索斯,你帮我看着点。”挥舞了几下,感受木棍的质感和重量,培诺恩朝着铁锤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一个人来。

    一个还是两个,对铁锤来都一样,这是比试,自己也不过是试探一下这两个人的实力。

    由于语言不通,自然也没了互相礼貌的环节,猫腰探身,培诺恩进行了一次快速突刺,被铁锤好整以暇的接了下来。

    对面的反应速度不错,基本功扎实,一边感叹蒙德老爷身边都跟着一些什么怪物,培诺恩一边改变了攻击策略。

    身体压低,足尖点地,他使用了屠魔猎人专用的战斗技法迅捷之形。

    “嗯?”注意到自己的对手身体灵活程度上陡然提高了一个水平,铁锤稍微的愣了一下,原本打算放松些实力的想法被压了下去,木棍斜撩,朝着从自己视线死角位置挪动的家伙刺了过去。

    轻盈的向后挪动了半步撤出对面的点刺,培诺恩就要再次攻击,令他惊讶的是这位对手不退反进,一步跨出的同时木棍左右手转移,猛地朝着这边平挥了一棍。

    “su~”口中轻吐一口气,脚尖着地的状态顷刻转变成了脚心踩地,培诺恩勉强做了个沉腰立马的动作阻挡,同时心中免不了仔细进行推算。

    对面这人是个熟手,用剑的方式相当灵活,而且反应很快,如果自己不全力以赴,很可能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另一边的铁锤嘴角咧出了一丝笑意,一直以来在连队里面自己对比的都是一些怪物,霍泽是羽大师的徒弟,虽然修炼的方式不同,但是他在不使用内力的情况下战斗力仍旧十分惊人。

    队里的那些老兄弟们更不用说,虽然反应和视力照比自己稍有不如,但是战斗机巧上仍旧足以跟自己僵持许久,等后来来了金刚那么个怪物……唉,不提也罢。

    终于,有一天自己也能遇到一个好打的人了,横扫的木棍轻巧的打在了对面屠魔猎人的木棍上发出啪的一声,在培诺恩惊异的目光之中,铁锤以刚刚迈出的左腿为支点猛地朝前一跃,稳稳的一棍点在了他的胸口。

    “呃……”这变招不止是快,最主要是太怪异了一些,培诺恩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攻击方式的敌人,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摇了摇头,塞索斯略微有些遗憾,培诺恩虽说一直更擅长游走在外围进行支援攻击,但是本身的实力不至于这样简单就败下阵来,重点是对方那超出常理的攻击方式,而且……

    低头看了一眼,塞索斯从地上捡起了一把长棍的同时又挑了一根相对短一些的。

    “哦?”克里维饶有兴趣的看了这边一眼,两把武器?之后又将目光重新投回了战圈的方向。

    意外挨了一下,不过并没有让培诺恩直接失去战斗力,毕竟是比试,点到即止,揉了揉生疼的胸口,培诺恩再一次发动了进攻。

    之前多少有些大意了,这些年来面对的大多是一些魔兽,忘记了人的应变能力,普通的士兵还好说,可是跟自己同一水平的战士的话……

    再次挥动了两下木棍,培诺恩调整呼吸,整个人顿时犀利了起来。

    “嗯~”眼前这个人已经调整好了状态,铁锤微微点了点头,手上的木棍握紧了一些。

    力之形主攻,踏前一步,培诺恩再次使用了前刺。

    木棍刺破空气,发出嗡的轻响,铁锤来了精神,同样踏前了一步,选择的针锋相对。

    场地中央一时间传来连绵不绝的木棍撞击声,因为不像铁质武器一样坚韧,两人在互击的同时也在尽量的克制力道,避免武器在碰撞中折断。

    十几次的对攻让培诺恩逐渐掌握了铁锤的战斗习惯,身形未退之中再次切换成了迅捷之形,身法和攻击骤然再次提升了一个档次。

    这次的攻势就比上次有看头了不少,不过铁锤这边丝毫不落下风,木棍挥舞间硬生生没给对面留下一丝攻击的余地。

    作为旁观者的塞索斯看得微微摇了摇头,培诺恩现在看起来固然攻势凶猛,但是飞快的挪移之间实际上已经造成了成倍的体力消耗,在这样下去,一旦气息出现一丝混乱,肯定会很快败下阵来。

    另一边的齐锲几个人看得津津有味,莱格尼打着克里维的肩膀指指点点的嘟囔道:“注意到没?”

    “攻击方式的转换?”好歹也是老兵,克里维立刻就明白了老战友的意思,他点了点头说道:“这好像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战斗技巧,攻坚和游斗,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其它类型。”

    “话说……你们觉得跟现在的铁锤对打,如果不使用元素的话,你们有几成把握?”一顿连续不断的对攻看的人眼花缭乱,上次地下中毒一直没完全恢复的诺布看了一阵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五成吧,还得依靠战斗经验。”说这话的时候克里维显得有些没有底气,和铁锤出色的观察力相比,自己也就只有战斗经验一块上还能略胜一筹,但这种经验都是生死之间积累下来的,用在比斗之中本来就不太合适。

    “差不多。”点了下头,齐锲也给出了结果,如果不使用元素力量,骑士本身的实力确实不会比战士强出太多,铁锤又是特战队里面蒙德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想赢确实不容易。

    场面上,经过一连串的快攻,培诺恩终究还是陷入了后继乏力的状态,不得已之下,他转化成了御之形。

    塞索斯再次摇了摇头,单剑状态下施展御之形,对脑子不好使的魔兽还好,可面对的是人……

    再次接触了几个回合,培诺恩格挡的速度降低,被铁锤看准了时机,一棍打在了手上。

    木棍脱手而出,意味着这一局培诺恩又一次输了,屠魔猎人喘着粗气,无奈的看了一眼眼前只有些微喘的家伙,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么……”敲了敲手里的两根木棍,塞索斯主动的走了上去。

    “该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