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相似的历史-《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齐锲领着一帮人出去泥地里面打架,蒙德这边也没闲着,在深入了解了一下娜须根女士提供的名为水鉴式的奇怪测试方式之后,他总算是拿到了一本用来指导学徒所使用的基本法术教材。

    “没用,看不懂,这是另外一种语言吗?”这本奇怪的索罗伦之书里面总体就不是用纳西特洛语写的东西,一些复杂的内容看的蒙德一脸茫然加懵逼。

    大概有另一种用来使用的‘魔咒’,加上类似烈风的魔构学知识,以及乱七八糟的草药和魔物知识。

    这么一大本,至少关联了好几个学科,即便是娜须根女士在一旁帮忙讲解,蒙德也花了好半天才理顺清楚。

    从现在的了解来看,纳西特洛的法师在魔力亲和和总体能级上要远弱于烈风那边的法师,用娜须根女士的话说,她长这么大,从来没看过能够凭空飞起来的法师。

    所以纳西特洛本土,法师们更多的是利用自然的力量。

    “昂多语配合魔纹印章,能够更好的沟通自然能量,从而释放出正常人无法释放的强大力量,不同的昂多语和魔纹结合,又能产生不同的魔力效果。”说话间娜须根女士手指摆弄了几个奇异的手势,翻手召唤出了一团火焰。

    “呃……”一旁边上,艾丽和露西小声的学着娜须根女士的动作操作了一遍,结果可想而知,露西成功‘召唤’出了火焰,而艾丽的手心上毫无魔力反应。

    看样子短时间里这个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学会的,不过学一下肯定没有坏处,左右没有其他事情,几个人索性下午就把时间都放在了这里。

    晚点的时候齐锲带着一群满身是泥的战士回来,吃饭间还说起了本土屠魔猎人们的战斗机巧,他们的形态切换操作让齐锲大加感叹,着实的赞扬了一番。

    “另外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地方!”表扬结束,齐锲伸手指了指一旁的塞索斯,饶有兴致的说道:“他们的身体似乎经历过某种不太成功的强化,将没有天赋的人强行赋予了一定程度的元素力量。”

    “哦?”带着好奇,蒙德把这个问题跟塞索斯复述了一遍。

    “嗯……您所说的大概是屠魔猎人觉醒时使用的改造药剂,”说道这个,塞索斯脸上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那东西可不是什么好回忆。”

    “改造身体的药剂?”稍微愣了一下,蒙德看向齐锲,烈风也有类似的药剂,能够改变一名普通人的体质,让人拥有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不过相应的,药剂副作用强大,甚至伴随生命危险,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种改变只适合普通人,无法给人魔力,很少会有人选择这种东西。

    反正喝了也打不过超凡,何必喝那玩意赌命?

    不过听说屠魔猎人也有类似的药剂,蒙德不由得心中生出几分奇妙的感想。

    齐锲回了一眼,跟蒙德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另一边的艾丽则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烈风建国,当初的这些人是从哪里出来的一直是个谜团,如今历经千年,如此相似的文化,两者之间是否存在某种联系?

    想到兴奋之处,艾丽忍不住直了直身子,迷人的微笑扫视众人道:“我对纳西特洛的历史越发感兴趣了。”

    “你这边呢?”话锋一转,齐锲看向蒙德,又瞥了一眼另一边受气小媳妇一样的娜须根女士:“你这边呢?”

    “姑且算是有些帮助吧。”戒指中丝丝的鲜血被提取出来,在蒙德的指尖流过,他站起身推开自己面前的盘子,在桌面上勾画起了图案。

    一个不算复杂的图形,周围的空气中元素的能突然躁动了起来。

    “唔~”伸手轻抚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刚刚没有准备,艾丽的周身隐约已经结出了冰霜。

    “这东西是什么原理?”不解的探了探头,克里维带着满脸的兴奋,这种强化元素的东西,或许对于法师的作用并不显著,但是对于骑士,简直就是神器。

    无奈的摊了摊手,蒙德也说不出来这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不是魔构学,也不是烈风常见的符文原理,几个昂多语构成的文字加上简单的魔纹线条,就能影响周围的环境。

    重点大概是血?看着眼前符文上亮起的血光,蒙德若有所思。

    “多么强大的魔兽啊……”桌角上的娜须根女士有些心疼,能够维持这么显著的效果,这血液来源的魔兽肯定强大无比,如果当初自己有这种东西……

    “唉……”无力的叹了口气,娜须根女士又将自己的目光落到了塞索斯和培诺恩这对难兄难弟身上。

    不管之前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关系,但是她相信没有解不开的死结,想办法讨好两人,获得原谅,之后融入这个圈子,想办法获得好处。

    心思电转之间娜须根已经开始考虑怎么来执行这个计划了。

    这边上,蒙德又演示了几种魔纹的使用方式,大家也就看个新奇,目前为止,除了元素躁动这个之外,其它魔纹对于烈风的法师骑士而言并没有太大作用,即便是元素躁动这个魔纹,因为它略显复杂的使用方式和并不很长的持续时间,仍旧不是一个合格的辅助工具。

    还需要继续研究,这是当前得出的结果,而且具体要多久能够见到成效,目前谁都很难说清。

    “这方面你们暂时不用考虑。”自己手里有法神分析机,另外还有一群平日里呆在灵魂虚空里面无所事事的亡灵法师,把他们都调动起来,包括破解技术黑箱和完善技术理论都能节约巨大的人力,目光投向塞索斯,蒙德扬了扬下巴问道:“你们这段时间可以跟着塞索斯他们一起到处转转,接几个任务,多学一学这边的屠魔猎人们的工作和战斗方式。”

    “行。”对于蒙德的这个任务,齐锲并没有任何异议,这样一来一方面方便互相之间的交流和学习,他们也可以更深入的研究一下屠魔猎人的战斗方式,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出些有用的内容,加入到烈风现有的骑士和战士的战斗体系当中。

    将目光投向了另一边,首先蒙德看的是被艾洛恩孤零零扔下的乌奇尔。

    可怜的孩子现坐在紧挨着娜须根女士的位置,想插话也插不上,一副边缘人的架势。

    “乌奇尔,最近几天我要做些实验,你留下来做我的助手,”目光落向艾丽,蒙德又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露西,最后再看看伊维亚,他微微摇了摇头转回齐锲的方向。

    “我想让公主在空余的时间里多和本地的贵族交流一下,让克里维留下吧,光她们几个我不放心。”

    “嗯,可以。”微微点了点头,齐锲看向公主,注意到小公主并没有反感的情绪,太又看向了另一边的克里维。

    “我没有拒绝的余地吧?”憋屈的做了个鬼脸,本以为自己也能跟着去一起见识一下异国的风土人情,在草木山川之中冒险的,结果老蒙坑自己。

    对此蒙德肯定是毫无内疚的,朝克里维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蒙德又把刚刚的内容分别跟塞索斯和娜须根女士说了一遍。

    “另外,”安排完任务的蒙德轻轻敲了敲桌子,对着三个纳西特洛说道:“如果我是你们的话,肯定会尽快的学会我们的语言,现在的交流太不方便了。”

    相比起脸色发苦的屠魔猎人兄弟,娜须根女士明显要积极得多,蒙德说完之后,她第一时间就站了起来表态。

    “谨遵您的吩咐。”微微弯腰施礼,娜须根女士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如果能够更快的学会这些异邦人的语言,自己的作用无疑会凸显出来,这样一来,自己的安全性也会成倍数的提高。

    至少,不用再担心被像野狗一样的杀死在泥坑里。

    点了点头,对于娜须根女士的表现蒙德比较满意,目光直视向她,蒙德提醒道:“如果你和你的学徒能先一步学会我们的语言,我可以帮你跟塞索斯他们求个情。”

    “其实没必要的……”露出一抹苦笑,如果蒙德执意不去计较娜须根女士的过往,自己又有什么能说的?下午被虐了无数遍,培诺恩彻底放平了自己的心态。

    “还是有必要的。”抬手阻止了塞索斯要说的客套话,蒙德将目光再次转回了娜须根的方向:“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用力的点了下头表示自己明白,娜须根女士还很激动的拍了拍自己的良心。

    可惜年纪稍微大了一点,已经到了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目光收回,事情都安排完了,饭也吃的差不多了,也该散了。

    收拾桌子的工作被三名小女仆很自然的接了过去,也让蒙德头一回享受了万恶的封建贵族待遇。

    大概是自己看起来更像一队人的领导,三名小女仆在打扫完卫生之后,几乎是一路跟着自己走的。

    不过蒙德自己也是有任务的,晚饭之后收拾完了自己的房间,他第一时间找到了小公主。

    “艾丽……”房间内艾丽正和露西、伊维亚三个人排排坐在一起,对面坐着个娜须根,可怜的七名学徒还穿着他们夸张的袍子,整整齐齐的围坐了一圈。

    这架势不像在交流学习,反而更像某种邪恶的献祭仪式。

    “呃……”一进屋就是这种令人尴尬的场景让蒙德有些无语,看了一眼正在讲解的娜须根女士,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你晚上住哪个房间?用不用我给你先烧些水准备洗澡?”拉过艾丽,蒙德很快的投入到了自己老管家的工作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