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央土的困境(三)-《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人手,人手,又是人手!”烦躁的将手里的文件扔到一旁,霍利文德用力的将自己撞到椅子的靠背上面。

    自从自己接手了这个蒙德提议的央土中央法师学院之后,就整天有各个部门过来找自己询问人手!

    如果我手里有人手,不是早就安排给你们了吗?现在没有人手,我也没办法啊!

    门外,轻轻的敲门声响起,一身新式法师袍的格林女士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桌上的文件,无奈的叹了口气。

    “学院这边现在就连见习学徒都安排出去了,还是无法满足各处的需求吗?”

    “满足不了!没法满足!”说道这个霍利文德就一肚子的牢骚:“现在央土的情况,每一个地方都需要法师们的帮助,可是这帮贵族和商人!仗着他们的身份,权利和资产,拼了命的想要把有限的人力投入对他们最有利的地方。”

    “兵团那边呢?”拿了一份新的文件放到了霍利文德的桌上,迎着那双愤怒的眼睛,格林女士无奈的耸了耸肩:“你别这么看我,这是城主那边送来的。”

    现在能被格林女士叫做城主,无疑就是欧尼尔根那边了,说起来央土法师学院的建立还有欧尼尔根和贝琪大师的多番说和和出力,贝琪大师作为天命学会的一员姑且可以往后放一放,可是欧尼尔根那边……

    苦恼的揉了揉额头,霍利文德无奈的拿起了文件简单的预览了一遍。

    “城主大人又有什么新点子了?”好奇探了下头,格林女士玩味的问道。

    “你看看就知道了。”随手将文件扔到了对面,霍利文德再次将身子扔回了座位深处:“虽然没有直接要人手,但是他这个计划恐怕比人手还麻烦。”

    不明所以的格林女士拿起文件看了一眼。

    “关于央土议会和核心办公区域的议案?”

    随手翻动了几页,即便是比较倾向欧尼尔根的格林女士看完这个内容之后仍旧忍不住咋舌。

    “这可真是个大工程。”

    “当然是大工程,天大的工程!”手掌用力的敲了敲椅子的把手,霍利文德又费力的坐了起来:“暂时没有多余的法师能够满足他们的要求,这个你亲自给欧尼尔根阁下送回去,跟他说,现在的央土需要的是优先保障民众们的居住和生活,工程这边,我亲自去,也只有我一个人会去。”

    老哥曾经能够一个人建设整个六团的营部,自己也可以,就算多耗点时间。

    “好吧,那一会我就去通知。”点了点头,格林女士并没有着急离开,戒指中翻出两个杯子,拿出水壶一人倒了一杯。

    “乌眼酒?你从哪弄来的?”意外的从桌子后面探起身子,霍利文德飞快的拿起杯子狠狠的灌了一杯。

    “哦!天呐,真是怀念的味道。”看着杯底可怜的一点酒水,霍利文德不好意思的挠了挠鬓角:“我喝的有点太快了。”

    格林女士笑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轻轻拍了拍水壶问道:“要再来一点吗?”

    “算了吧,这东西短时间里喝掉一点少一点,等到什么时候宽裕了,拿来庆功吧。”虽然还想再喝一点,但是霍利文德理智的克制了自己的欲望,扬起杯子仔细的舔干了杯子里面剩下的几滴,他放下杯子问道:“所以这东西哪来的?”

    “其实平时我也喜欢喝一点来着,之前存了一些,现在还有多余的,”抿了口杯子里的酒,格林女士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相信在现在的这些贵族和商人里面,很多人都和我有一样的爱好,实际上我们的物资应该是充盈的,可是这些人把多余的物资都藏起来了。”

    “这个我们有什么办法。”虽然肯定格林女士说的是事实,然而霍利文德只能报以苦笑:“别说咱们现在根本没能力执法,现在的央土这个情况,如果强行收刮贵族和商人们的家产,恐怕我们自己就会崩溃。”

    “当然不是说要收集。”格林女士摆了摆手:“假设我们用未来的好处跟他们换呢?”

    “什么意思?”听到这个,霍利文德稍微打起了些精神。

    能说到这里,很明显格林女士是提前做好了功课的,她拿出了一张简易的央土周边地图说道:“如果,我们把央土周围的区域按照一定的价格,先预支给他们的话……”

    “这样一来他们短时间里虽然拿不到好处,但是随着城市建设逐渐步入正轨,这周边的地区肯定会总要起来。”点了点头,霍利文德迅速理解:“何况这些区域可能有矿产等别的资源,对于央土的发展而言,一旦抽中了好地方,对方就赚大了。”

    微微点了下头,格林女士没有再多说什么。

    有些东西点到为止,再说多了,好像自己是说客一样。

    “这个有机会的话我会跟克伦布勒大人提一下,不过我估计能够出售的土地区域恐怕不会很大,”回想了一下之前蒙德所说的未来,霍利文德又有点不太确定:“大概吧。”

    。。。

    送走了格林女士,霍利文德去了一趟克伦布勒的办公区域,很可惜这位当前央土的实际执政者现在正忙着整合各个势力,根本没回自己的办公室。

    往回走的路上霍利文德意外的遇到了来他这边求援的米利森,两人经过简单的交谈,最终不欢而散。

    不是大家不和谐,实在是谁都没办法。

    稍晚的时候,转悠了大半天的米利森拖着走了一天略显疲惫的身子回到了营地,之后就看到了闻讯赶来的……二营长。

    “大个马,你怎么突然跑过来了。”团部指挥室,米利森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自己这个二营长,随手将自己身上赘人的法师袍甩在了一边。

    “团长!”马穆勒有些激动的挥舞了一下手里的图纸,快步的走到了办公桌前:“好消息,对于先驱堡垒的探索,二营已经完成了基本的统计。”

    一叠的地图放在桌面,马穆勒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一对大眼睛瞪的雪亮,紧紧盯着米利森说道:“地下探索完了,是不是可以给我们安排新任务了?”

    新任务什么的米利森充耳不闻,伸手拿起了这一叠的图纸仔细的检查起来。

    “没什么遗漏吧?”大概是涉及到当年倪多姆人的保密项目,先驱堡垒里面实际存在一些隐匿房间,有些因为久远的年代已经显露出来,但是根据三团那边给的研究报告,不排除有能够保存至今仍旧完好隐蔽的房间。

    听到这个问题,马穆勒有些迟疑的摸了摸脑袋:“这堡垒终究不是咱们自己建的,虽然在地图对比上发现了很多可能存在隐蔽区域的地方,但是找不到入口,我们又不敢在墙壁上强行开洞,所以也不确定到底有没有遗漏。”

    “地下破口呢?”想起之前令一众法师头疼的死息,米利森严肃的问了一句,虽说根据蒙德之前的说法在地下让法师们相互配合着不时调整空气比例,但是对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威胁,他还是更像从根本上进行解决。

    “在这里。”翻动图纸的找到最后一张,马穆勒抖了抖说道:“在工厂地下,我们发现了更深层的区域,不过那边的结构已经锁死,而且似乎还关联很多技术方面的东西,已经交给三团了。”

    “哦?”拿着那张图纸仔细看了两眼,米利森皱了皱眉头:“在工厂下方还有更深层的区域?”

    “嗯,”手指在图纸的某个位置点了点,马穆勒笃定的说道:“虽然具体功能还不清楚,但是肯定是一个很大型而且很重要的区域,这边的封锁很严密,几乎相当于在工厂的下方又重新建造了一个先驱堡垒相同规格的空间。”

    “算了,这块就交给三团去负责吧。”摆了摆手,米利森果断压下了自己的好奇心,先驱堡垒的地下空间庞大复杂,但是历史的年头实在太长,即便真在工厂下方还有什么遗迹,估计也很难保留下来什么。

    “你那边完事了,我们算是空出来了一部分人手。”骤然空出了一个营的兵力,让米利森突然感觉空气都自由了很多,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仔细的计算自己的需要。

    “三四五营那边正在轮班守备空间裂隙,考虑到央土的安全,肯定要把重点放在这里。”看了一眼马穆勒,米利森说道:“你在你们营里选两队精锐调过去帮助轮值,另外在留一队日常巡视堡垒内部空间,剩下的人手去另一边支援阔日博古堡的建设。”

    “那边?”一听到这个消息,马穆勒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不过紧跟着有皱了皱眉头:“可是团长,两队个整编队伍和一支巡逻队伍分出去,我们这人手就没剩多少了啊?”

    “有多少算多少吧……”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这只大个马,我不知道人手的问题吗?现在整个六团没有几支整编队伍,自己这边也只能整天拆东墙补西墙。

    “好吧,你是团长你说了算。”骤然靠近了一些,马穆勒挑了挑眉头问道:“团长,那我是不是可以亲自带队到那边去?”

    “可以。”点了点头,米利森肯定的说道:“一营那边还剩下两个连队,加上你那边剩下的,大概三百多人,配合特战队,我要你们在获月结束之前,将阔日博古堡和周围的沼泽彻底清理干净,并且建立起一个足够坚实的要塞。”

    将自己绘制的阔日博古堡图纸拿了出来,米利森递到了马穆勒的眼前:“齐锲那边暂时不在,正好你负责下那边的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