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小镇数天(三)-《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啊……啾!!!”狠狠的打了一个打喷嚏,齐锲有些茫然的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一旁的伊维亚关心的看了过来:“营长你没事吧?”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心慌的感觉。”打了个哆嗦,齐锲有些不安的四周看了一圈,明明大白天的,自己竟然感觉有点发冷呢?

    “呃……”跟在一边,培诺恩很想跟他们说一下遇到隐妖这种东西,会有冷的感觉很正常,可是思考了半天,终究是没想好要怎么说。

    即便已经很努力的学习了,但是毕竟时日尚短,日常的交流还是有些问题的。

    “会不会是周围有什么威胁?”相比起培诺恩,伊维亚明显更紧张一些,在南境见识过暗影魔的存在之后,她总是对这种隐匿性强的生物抱着超乎寻常的戒心。

    好歹也是老行伍了,在平静里片刻之后,齐锲用力的打了个哆嗦,伸手挥了挥,朝着伊维亚说道:“应该不是这里的问题,可能是谁又在背后说我坏话吧,没关系的。”

    嗯,没关系的,反正回去的时候关注一下,如果被他发现了,肯定要好好的感谢一番的。

    “火。”无法理解俩人说的什么,培诺恩拿出了一个火折子开始点燃火把,对付隐妖这种东西,火焰要比常规的武器攻击来的有效很多。

    伊维亚摆了摆手,她本身拥有火焰属性,可以直接召唤出火焰剑刃。

    齐锲虽然没有火属性,也没去伸手接那个火把,初阶以下的敌人交给伊维亚就好,屠魔猎人们所接的工作,基本上也就在初阶水平左右。

    三人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在拜尔比勒斯稍远些沼泽里面的一片农庄,破败的兽棚和老旧的谷仓在沼泽潮湿的环境中已经变形,微风吹过,想起一阵诡异的嘎吱声。

    因为语言交流不畅,所以培诺恩无法给身边的两个人讲解这种隐妖是个什么玩意,另外也无法说明这东西的出现规律,不过这俩人的实力强大,最重要的是攻击的力量远超普通屠魔猎人。

    以往在这种已经进入危险区域的情况下,自己应该和塞索斯提前将特质的燃油涂抹在武器的表面,一旦发现魔物,第一时间进行攻击,不过经历了前天的另一个任务之后,培诺恩决定今天还是先看看情况,自己是不是需要亲自动手。

    四天时间,已经完成了三个任务,‘赚’到了九个银币,这在以往的日子里只有运气最好的时候才遇到过,一边走向最后的小屋,培诺恩一边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这人生的际遇啊,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出现什么。

    活人的生气在空气中诡异的形成了一蓬灰色的雾气,感叹的培诺恩愣了一下,赶紧做出了戒备的姿势。

    另一边的伊维亚和齐锲也已经拔出了自己的长剑,警惕的打量着周围,好奇自己戒备的是什么。

    隐妖实际上是妖灵的一种,因为还没完全成型,所以大多数时候都处于无法观测到的隐匿状态,活动的区域进入活物之后,这东西会顺着感应找过来,并且只有现身打算攻击的时候,它们才会短暂的显出身形。

    “他们这边的怪物还真是各种稀奇古怪的哈~”气氛被培诺恩的表情弄的有些紧张,骑士小姐开口想要调节一下气氛,眼角的余光瞟向一旁,被吓了一个激灵。

    要说伊维亚的战斗水平,实际上是相当值得称道的,然而这性格……有些嫌弃的瞥了被吓得差点跳起来的姑娘一眼,齐锲挪动了两下脚步,直剑上带着金光朝着眼前的亡灵挥去。

    金光透体而过,并没有造成任何有效伤害,隐妖发出一声嚎叫,笔直的朝着齐锲冲了过来。

    “果然是亡灵一样的生物……”果断后撤了一步躲避开攻击的范围,另一边反应过来的骑士小姐也已经挥舞着长剑冲了上来。

    明明对蒙德的亡灵同样没有作用的火焰扫过隐妖,伴随着一阵尖利的叫声,眼前珍珠白色的影子骤然淡化消失在了原地。

    “它还没有死!不要放松警惕!”喊了一声,效果显著,虽说两个人谁都没听明白培诺恩说的是什么,不过从语气上来推断,恐怕威胁还没有解决。

    “这种时候我就特别羡慕光属性和暗属性。”作为克制属性和同位属性,两种属性对于这种亡灵生物至少都有直接的杀伤效果,如果换成兵团里面专精光属性的骑士,刚刚一个照面,对面的亡灵可能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伊维亚没有说话,绷起的小脸上充满了不爽,自己刚刚竟然被吓了一跳,这简直让人难以接受。

    眯缝着眼睛小心的打量着四周,骑士小姐全神贯注,就等着有怪物出来让自己一雪之前的耻辱。

    受伤的隐妖并没有让她等待太长的时间,在培诺恩打开庄园大厅的大门的时候,就再次扑击了过来。

    这次准备充足,伊维亚没有受到惊吓,火焰的直剑自下而上斜撩,在隐妖珍珠色的身体内部炸裂出了一蓬剧烈燃烧的火焰。

    “……”看着那隐隐烧红了的剑刃,培诺恩悄悄的咽了口口水,虽说经过上次在阔日博古堡时蹭到的好处,自己和塞索斯同样拥有了只有极少数最强大的屠魔猎人一样的类法术能力,但是同样不依靠外力召唤火焰的话,自己使用的效果是完全无法和眼前这个姑娘相比的。

    或许自己回去应该跟蒙德老爷请教一下这种力量的修炼方式,被一剑爆燃,隐妖再也没有了叫唤的力气,当场炸裂成了一团飓风。

    对这样的情景培诺恩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没想到眼前的两个人却突然齐齐的愣了一下。

    “感觉到了吗?”刚刚杀死怪物,有意思极其微弱的精神力涌入了自己的脑海之中,这样的变化让齐锲皱起了眉头,顺便问了一嘴伊维亚。

    “似乎只是纯粹的精神力,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骑士对于精神力同样有着不小的需求,感受到自身的精神力涨了一丝,伊维亚稍微有点高兴。

    对于骑士小姐的表现,齐锲不置可否,对这种还不清楚情况的东西,他保持警惕。

    另一边重新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用力哈了两口气来确定隐妖确实已经被刚刚的一剑打爆了之后,培诺恩微微的点了点头,转身跟着齐锲比划了起来。

    “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吧,正好能看看那个怪物会不会再出现,”三人商量的是这么个结果,诸如隐妖这种无形无质的魔物,屠魔猎人在完成狩猎之后通常都会花上一夜的时间在周围转上几圈,来确保魔物已经彻底消失,不会再给雇佣者带来更多伤害。

    “说到庄园,一般人家都会有这样的习惯。”根齐锲比划了一下,培诺恩迈着轻快的脚步进了那个破旧的谷仓,企图寻找一点‘宝藏’。

    “果然交流还是一个大问题啊……”摇了摇头,齐锲显得有些无奈,自顾自的继续弄起了火堆。

    一旁边伊维亚正在出神,直到火堆彻底燃烧起来她才恍然的反应过来。

    反手拿了一块肉出来烤,她先是扭头看了一眼仍旧没有动静的谷仓方向,之后小声的对着齐锲问道:“营长,之前我一直没有问过,你们跟着我们一起出来了的话,营里怎么办啊?”

    “一般来说肯定是要找替补教官的,不过我们情况特殊,最多就是临时替补,等回去了还是我们自己管理。”摸了摸下巴,齐锲玩味的笑了一下:“当然也不一定,就像古德布尔他们这样,如果拜尔比勒斯的建设真能达到蒙德的设想的话,作为第一任驻地武官,他或许会从兵团里面独立出来。”

    “独立出来?”这种说法伊维亚还是头一次听说,让她多少有些惊讶,不过还没等来齐锲的解释,另一边的谷仓里面培诺恩已经脸色难看的走了出来。

    “过来看看吧。”招了招手,这位屠魔猎人并没有多说什么。

    带着好奇,两个人一起跟着进入了谷仓,然而出来的时候,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储存食物的仓库底下竟然被做成了残忍的行刑地,他们这边人的心理真够扭曲的……”说话的伊维亚脸色有些难看,回想起刚刚看到的血腥景象和糟糕的气味,她忍不住用力的皱了下眉头。

    “这种事情大概是要地方领主管理的。”摇了摇头,齐锲想起了之前跟镇长沆瀣一气的那个被自己抓住的拜尔比勒斯领主。

    表面上光鲜亮丽,然而这人实际上做的是跟这个农场主相差不多的勾当。

    “这事我们没办法解决。”摇着头叹了口气,培诺恩看了一眼眼前的两人,心里想的是该怎么说明情况让两人明白需要有人回到镇上去通知领主,之后让领地上的治安官捉捕农场的主人。

    “看起来不用那么费劲了。”刚要重新坐下的齐锲再次站了起来,拉了一把伊维亚,随意的朝着林间涌动的人头扬了扬下巴。

    “他们不应该这么快过来的……”相比起毫无紧张感的齐锲,培诺恩用力皱起了眉头,一条不甚清晰的思路在脑海之中逐渐串联,他的眼神也跟着逐渐亮了起来。

    “先用残忍的方式杀死普通人来积累死气,之后形成妖灵来吸引屠魔猎人和法师,等到两者战斗之后元气大伤的时候在出来消灭……真是肮脏的主意。”

    丛林之中的人影已经靠近了不少,一共六个人呈扇形包围了过来,注意到四个人手中举着的弩箭,培诺恩的脸色糟糕了一些,不过也并没被吓到什么程度。

    自己身边有个完全无视这东西的大高手,倒是不用害怕,主要是心理作用。

    这拜尔比勒斯是不是有毒?怎么到处都是这种坑人的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