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小镇数天(四)-《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小镇有没有毒蒙德不清楚,不过作为拜尔比勒斯的领主,可希玛伯爵的脑子绝对有毒是真的。

    “你说怎么办吧!伯爵大人。”用力拍了拍桌面上简陋的不知名皮质文件,蒙德冷着一张脸来气的问道。

    本来是很简单个事情,你说他既没有选择向国王申请支援,也没有花高价去雇佣其它地方的法师,算得上是比较配合,蒙德甚至想看在他表现良好的面子上稍微的‘关照’一些,可是好好的局面,这位伯爵大人非得玩什么阳奉阴违的把戏。

    昆式战斗机的想法,昨天到今天自己一直在寻找矿脉,或许金属性并不适合直接来炼化金属,但是挖矿的效率却是极高的。

    可好不容易找到了矿脉,刚朝地上踹了两脚,没等松完土,不知道哪来的小镇治安官就如同一路跟着自己一样,突然从后面跳了出来,并且拿出了伯爵大人的‘政令。’

    这事吧,本来也没多大事,毕竟自己本来也不看那个伯爵的脸色,但是癞蛤蟆贴脚背,不咬人他膈应人。

    你说要跟这治安官计较吧?他就是个被逼无奈传信的,可是你要说去找伯爵计较吧?又耽误时间。

    所以蒙德来的简单了一些,当场把五名治安官暴揍了一顿,收起了证据,之后该怎么挖怎么挖,该怎么炼怎么炼,一头午在拜尔比勒斯深处挖完了好大一个大坑,把一整片浅层矿脉都挖空了他才过来找这个领主。

    谈话气氛并不轻松,毕竟领主大人心虚在先,又死硬死硬的选择了顽抗,所以坐在这里的时候,蒙德是一路从门外打过来的。

    有时候你如果不掐息了他最后的一点希望,他还以为自己有机会。

    “这个……呃……”可希玛伯爵满头大汗,唯唯诺诺的说不清东西,不远处一位穿着‘华丽’的夫人领着孩子走了过来,注意到伯爵的表情,无奈的露出了一丝苦笑。

    “想必您就是蒙德大人。”相比自家男人的样子,夫人看起来要淡定得多,拉了一把身边的孩子,将这一大一小推到了蒙德面前。

    “这是什么意思?”不解的看了一眼两个孩子,蒙德又抬头看了一眼这位夫人。

    和可希玛伯爵一脸大胡子的老男人形象不同,这位疑似伯爵夫人的女性虽说看起来也有三十多了,但是保养尚好的精致面容让她和娜须根女士一样,都是那种看不太出真实年纪的类型。

    所以你说她三十出头也行,四十左右也可以。

    再说两个孩子,大一点的女孩,看上去现在怕是比艾丽小不了几岁,十四五的年纪,一身淡白色长裙,站在那里亭亭玉立,正应那句豆蔻年华。

    小一点的男孩今年应该也到了十岁左右,躲在姐姐的后面,半露出一边身子,紧张的看着蒙德。

    “是这样的,大人。”将两个孩子往前推了推,疑似伯爵夫人声音严肃了很多,对着两个孩子说道:“跟老师行礼。”

    “老……老师……”女孩的带头下,两个孩子一颤颤巍巍的动作朝着蒙德行了个礼,起身的小男孩想要往后缩,被夫人眼神凌厉的阻止了。

    “他们两个是我和伯爵大人的子嗣,长女希蒂娅和长子巴迪斯。”向前迈动了半步,伸手引了一下,将自家的长女推到了前方。

    “可希玛之前回来的时候说过,领地上来了一位非常强大的令人尊敬的法师大人,”看向蒙德,伯爵夫人礼数周全的微微欠身:“很高兴您今天能来城堡座客,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听听我小小的请求。”

    “……”相比起伯爵,这个伯爵夫人在出事行为上看起来更难应付的样子,蒙德微微皱了皱眉头,等着她继续怎么操作。

    看到蒙德没有阻止,伯爵夫人仿佛松了口气,轻轻将女儿主动往前推了推,她轻笑着说道:“我们想把子女托付给您,在您的身边学习知识,不知道您是否有收徒的想法?”

    这意思就已经很明显了,是拿自家孩子放到自己手边做质啊……目光没有丝毫转移,精神扫描区间内,伯爵大人刚刚一闪而逝的愣然已经被蒙德捕捉了个一清二楚。

    也就是说这位伯爵夫人在没有跟男主人达成共识的情况下就这么主动的跑了出来并且送上了自己的两个孩子?

    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位伯爵夫人,蒙德不知道她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不过他很期待伯爵大人的反应。

    一般像这种封建贵族家里,男性的话语权较重,像这种跃过‘主人’直接做主的情况……

    “对!玛歌说的对!”千算万算,蒙德算漏了一个惧内的可能,伯爵大人没有反驳,十分果断的选择了支持。

    带着激动和振奋,伯爵大人一改刚刚的唯唯诺诺,带着满脸的红光走了过来,拍了拍女儿的肩膀说道:“希蒂娅可是东部出了名的冰雪聪明,如果能得到您的教导,对我们来说真是荣幸。”

    张了张嘴,蒙德感觉之前十年自己真心荒废了生命,这种时候自己应该找个岔子给他打发掉的,可看到眼前还没过期的小萝莉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他又死活下不定这个决心。

    有点后悔了,没把艾丽和娜须根女士带过来,嗯……小公主目前语言这块上还不过关,而娜须根女士跟他们之前又是穿一条裤子的……

    身边没有可用的人手,蒙德再次窝心,看向伯爵大人的眼光不善,最终长长的叹了口气。

    “伯爵大人,收徒的事情你可以明天带着两个孩子亲自过来一趟,我会测试他们的天赋,关于领地,我只想跟你说,在未来一段时间,我会安排人帮助你建设城镇,而想要赚取多大的利益,全看你的配合程度。”

    说完,蒙德搓了一下戒指,一块将近一公斤的金条被他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今天采矿我给你的开拓费用,从今天开始,那个矿场我归我开采,您看怎么样?”

    “这个……”看着桌面上的黄金,伯爵大人又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自家的妻子,有点拿不定主意的样子。

    “请不要这样。”微笑了一下将黄金推回到了蒙德手边,玛歌夫人微笑着解释道:“可希玛平日里对于王国的律法并不上心,日常的工作以往都是由我和之前的镇长共同管理,上午的情况我听了守卫官的回报,虽然您在处理上略微直接了一些,但是并不影响什么。”

    “挖出的矿物我们可以不做记录,这样一来就不会产生‘税收’,”大概是习惯,玛歌女士说话间熟练的拉过了自家儿子,一边盘着正太的小手一边继续说道:“就当是提前给两个孩子交一部分‘教育金’了。”

    “教育金?”这个说法还挺新颖的,烈风虽说社会环境也不算多么先进,但是公立法师学院却是不收费用的,学徒们免费在学院里面学习,只有在使用大图书馆或者某些设施工具的时候才需要额外的缴费。

    “是的……您没收过?”看蒙德诧异的表情,玛歌愣了一下,紧跟着她露出一丝恍然的神情,理所当然的说道:“您也是跟娜须根女士一样,收留孤儿来进行培养的吧?”

    摇了摇头,蒙德不置可否,玛歌女士也不在这个话题上多做试探,直接了当的说道:“教育金我们是肯定要给的,请您安心收下。”

    收不收的蒙德不在乎,反正这东西是在自己手里了,你要是不服,尽管让国王联系十八路诸侯过来打我。

    十八路诸侯伯爵大人估计是请不过来了,不过他这个夫人很显然就已经给他解决了不少的问题。

    “现在再来说开发的问题。”抬手揉了揉自家儿子的小脑瓜,玛歌夫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可希玛的处理方式并不合适,不过也多少带上了一些我们的述求。”

    诚恳的看向蒙德,伯爵夫人面露温和的笑容:“您给可希玛之前分享的未来实在是让他太痴迷了,所以他才会更想清晰的了解自己的每一分钱的来历。”

    “所以呢?”看着伯爵夫人的眼睛,蒙德开口冷冰冰的问道。

    “如果让您产生了不好的感觉,我代表可希玛向您诚挚的道歉。”松开儿子起身郑重的行礼,重新坐下的伯爵夫人再次微笑的说道:“那么,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在领地的开发上进行一次比较正式的书面协议呢?”

    眼神微微眯起,蒙德冷着声问道:“你就不怕我直接撕毁所谓的协议,直接霸占了整个拜尔比勒斯吗?要知道,我绝对拥有这个能力。”

    愣了一下,相比脸色难看的伯爵,这位伯爵夫人完全没有被蒙德一瞬间展现出来的杀气所吓倒,反而捂嘴轻笑了出来。

    “您这样的表情我反而更放心了,要想杀可希玛,您在当时的街道上就没必要放他离开,”重新将儿子拉回怀中,玛歌对蒙德微微点头:“我不知道您从哪里来,也不知道您有着什么样的打算,但是至少现在,您需要一个本地人帮您管理这个城镇,甚至在未来帮助您进一步的发展。”

    稍微停顿了一下,似乎在观察蒙德的表情,不过就算十多年缺乏社会交流,至少蒙德养气的功夫还是到位的,玛歌夫人很遗憾的没有在这位老人家的脸上看出任何东西。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蒙德没有多说什么,这至少就是一个机会。

    深深吸了一口气,玛歌夫人放出了自己最后的筹码。

    “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们可以作为您在领地上的执行者,而您需要的,只是验证我们的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