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沼泽之秘-《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玛歌夫人所说的内容蒙德一个字都不信,不过这位伯爵夫人确实给出了一个还算不错的解决方案,两个继承人送到自己的手里,又签订了一份协议,说明了自己的管理权,并且按照多少比例给他们‘赋税’。

    这个价码被蒙德压在了一个相对很低的程度,二成,对此伯爵大人脸色很难看,用伯爵夫人的话来说,原本领地上的所有财产都算作是伯爵的产业,他不开心很正常。

    不过作为一个头脑清楚思维敏捷的伯爵夫人,玛歌很显然是想到了这样的好处,领地里说白了现在本来也没开发出什么来,偏南方远离拜尔比勒斯镇上的山上有那么几个古老留存的矿坑就算是领地这些年唯一的额外收入了,可是古老的矿坑早就已经失去了继续深挖的价值,已经到了废弃的边缘。

    如果这位强大的法师能够挖掘出新的资源,即便是只收益二成,领地短时间内仍旧是赚的,至于未来……交给孩子们吧。

    这边交换完了意见,就到了相互礼让的环节,玛歌夫人有意邀请自己留下吃饭,被蒙德以有事给拒绝了,没想到现世报来得快,刚打算出门,蒙德就被赶回来报信的培诺恩给堵了个正着。

    一上来,这位屠魔猎人就带着激动给自己说了一堆无法理解的内容。

    “你先等会……”伸手组织了培诺恩的滔滔不绝,蒙德揉了揉脑门,转头看了一眼一脸凝重的伯爵和夫人。

    “那个什么诺博兰真理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你们这边还有这种宗教的?”

    这年头不能说宗教就没一个好的,但是一旦跟什么事件牵扯上关系,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他……他们……”迟疑了一下,培诺恩看了一眼另一边的领主:“莫兰农场的主人和几名信徒在农场的谷仓下面进行了某种血祭仪式。”

    “什么?”听到培诺恩的描述,可希玛伯爵的嗓门顿时拉高了很多。

    相比起伯爵的紧张,玛歌夫人相对轻松得多,她轻轻拉了一把情绪激动的丈夫,轻轻朝蒙德的方向给了个眼神。

    “哦!对!”一拍脑袋,可希玛伯爵恍然大悟:“蒙德大师,能请您亲自去看看吗?”

    轻轻瞥了这位领主一眼,对他这种打蛇随棍上的态度蒙德也是醉了,不过提到血祭,他多少也有些兴趣,索性点了点头,就应了下来。

    “需要我们这边出动士兵吗?”毕竟是领地的安全问题,虽然伯爵大人在蒙德点头之后就好像忘记了这道手续,但是玛歌夫人仍旧提醒了一下。

    “对,对!士兵!”高喊了一声,然而无人响应,门外的守卫一点进屋的想法都没有,见鬼,之前人家可是一路打进来的。

    看着伯爵有些发紫的脸色,蒙德也没多说什么,朝着玛歌夫人摇了摇头:“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们吧。”

    。。。

    告别了伯爵领主,出门后蒙德又回了一趟镇公所。

    “诺博兰真理教?”听到培诺恩的描述,作为本地人的娜须根女士露出了一副厌恶的表情,骂骂咧咧的说道:“又是这帮肮脏的臭虫。”

    “呵~!”朝着这位女士轻蔑的瞥了一眼,培诺恩觉得这里唯独她没有这么说的权利,大家不过半斤八两,你哪来的那种优越感?

    还好,都是经年的老狐狸,怎么也不会被这点事弄的尴尬,仿佛没听见培诺恩的冷哼一样,娜须根女士飞快的说道:“如果真的是血祭仪式的话,我们最好过去看看。”

    “回来找你就是想去看看的。”看了一眼娜须根,蒙德问道:“需要准备什么吗?”

    “不用。”事实上自己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了,瘪了瘪嘴,娜须根女士稍微有些委屈。

    作为一名谨慎的人,在当时囚禁这两个屠魔猎人的时候得知了他们背后可能存在的强大法师,她肯定是不会将自己有价值的身家放在戒指里面的,东西都被自己藏在了祖屋的深处,虽说安全……但是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用了。

    当初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呢?

    这边娜须根女士自暴自弃,另一边蒙德找上了艾丽。

    “露西呢?”见识下本地神奇的邪教遗失,肯定是要把自己人带上的,和早几个月的想法不同,以露西和公主的关系,以后肯定是要在身边辅佐的,现在多锻炼锻炼,见见血,也给她未来铺上个坚实的道路。

    对于蒙德突然的问题,艾丽稍微愣了一下,抬头仔细‘回想’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恐怕又在快乐时间吧?”

    “啊?”怎么这么别扭的说法?蒙德愣了一下,很快反应了过来。

    如果说以前露西最讨厌的,肯定就是反法师的体能锻炼时间了,一天天的在外面挥汗如雨,一点都不淑女。

    不过时移境迁,如今换了她做教官,她顿时爱上了这个项目,仗着自己现在体力好了,还有内功的支撑,每天操练的一帮下法师学徒生不如死,美其名曰快乐时间。

    对于这点小公主是不赞成的,直到她有幸去体验了一次,嗯……虽说嘴上不承认,但是她也挺享受那种感觉的。

    “唉,算了。”既然找不到露西,索性就先不带她,稍微整理了一下,顺便让家里正捧着大书愁眉苦脸的西西莉亚回头告诉一下露西,几个人即刻出发。

    “莫兰农场是在西北方向靠近沼泽地的区域,周围有不少湿地环绕,再往远些就出了拜尔比勒斯原本的封地了。”说道莫兰农场,娜须根女士露出回忆的神情:“农场最早是迪根·莫兰勋爵的宅院,不过几十年的时间,他的儿子早就败光了家业,现在没了爵位继承,农场又经营不善,几乎已经成了一个无人问津的地方。”

    对于这个农场具体有什么样的历史蒙德不太关心,对他来说,更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

    “拜尔比勒斯原本的封地?什么意思?”顿了一下,蒙德继续问道:“塔雅沼泽也在拜尔比勒斯的封地上面吗?”

    “不在。”摇了摇头,娜须根女士有些遗憾的说道:“原本的塔雅沼泽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在一百多年前,那里是我的曾祖父,马兰·阔日博的领地。”

    大概是猜到了蒙德对于历史并不感兴趣,娜须根女士挑了一些别的内容:“据说百年前的塔雅并不是沼泽,阔日博堡周围方圆千里都是肥沃的沃野。”

    “沧海桑田吗?”一百年的时间,也足够一块土地变成沼泽了,不过更令蒙德在意的是这沼泽的成因,这片大陆不会正在陆沉吧?

    蒙德的评价,娜须根女士并没有回答,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当初正是塔台时代后期,诸王纷争的年代,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盯着王国的中心,等到发现塔雅平原已经被大水覆盖,阔日博堡音讯全无,已经是三年之后了。”

    “……”千里沃野的一个大平原,按理说怎么也该有不少的人口,再加上沃野还适合产粮,你们心得有多大?能等到三年之后才发现这么大个地方都被淹没了?

    大概娜须根女士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她讪讪的笑了一下:“当初的年代王国曾经企图派人手进入沼泽深处寻找大水的原因并恢复平原,但是都没有成功,三年的时间里沼泽中出现了大量的水鬼和妖灵,一整支军队都死在了沼泽深处。”

    “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阔日博大公了,”叹了一口气,仿佛在追忆自己家族曾经的辉煌,转头将目光落在蒙德身上,娜须根女士脸上带着一丝期待的问道:“所以你们知道在沼泽深处到底发生或什么吗?”

    这意思在明显不过了,蒙德思考了一下,再结合卢卡所说的不同寻常的死气汇聚之地,斟酌着问道:“所以你怀疑沼泽的形成是某个阴谋的开端?”

    “不,不……”摇了摇头,就在培诺恩以为她真的在否定的时候,娜须根女士肯定的说道:“不是我一个人的怀疑,当时包括国王在内的很多人都是这样的想法。”

    停顿了一下,仿佛要加深一下恐怖的气氛,娜须根女士压低了声音说道:“要知道,当时整个塔雅平原,没有一个活人逃出那场灾难……”

    “行了,先说正事吧。”看着那边培诺恩好像被吓得不轻的样子,蒙德干巴巴的说道。

    可以预见的,塔雅沼泽深处肯定有些不同寻常的玩意,不过那也不过是一些玩意,以纳西特洛的法师水平或许无法深入了解决那些东西,可是换做自己,即便是眼下央土这样困窘的局面,拉三五个顶阶出来,只要不遇到超阶,什么鬼怪都给你抹平了。

    “总之,从塔雅的变故之后王国北疆就只剩下拜尔比勒斯这一个封地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娜须根继续说道:“而且由于塔雅沼泽的区域还在不断的扩张,所以拜尔比勒斯也在不断被寝室着领土,所以才会是原封地。”

    点了点头,蒙德明白了。

    可怜的拜尔比勒斯现在也在逐渐的步着塔雅平原曾经的后尘,唯一的区别就是塔雅平原是在短时间内被大水淹没形成了现在的沼泽,而拜尔比勒斯是在逐渐的沉入水底。

    “所以你们王国的人都没人想想办法吗?”侧头看了一眼娜须根女士,蒙德又扫了一眼另一边的培诺恩。

    “前些年王国也在想办法的。”这种话题培诺恩肯定是插不上话的,只能一脸啥样的在旁边看着,娜须根女士叹了口气:“我之前所在的安西莫迪秘术会就一直在王室的授命下对塔雅沼泽的扩散进行着研究,可惜……”

    “哦!”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蒙德顿时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