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邪教徒和死气阵-《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在烈风这些年,蒙德是真有些忘了正常的信仰应该是什么样子,一路跟着培诺恩来到那什么农场,除了和娜须根女士了解塔雅沼泽的历史成因之外,满脑子都在设想所谓的邪教徒会是个什么样子。

    其实当初的娜须根女士和她的那些学徒们就挺符合自己的构想的,穿着宽大的袍子隐藏自身的面容,躲在角落里面喃喃着听不清的咒语……

    然而现实无情的打破了自己的想象,实际看到所谓的邪教徒的时候,蒙德露出了一脸的茫然。

    没什么统一的制服,也没有什么凶恶的长相,除了领头的那个眼神凶戾了一些之外,剩下的六个人看起来不过是几名老实巴交的农民。

    “这就是那个……呃……嗯……”瞪了培诺恩一眼,蒙德就没见过这么没眼力见的人。

    “大人,是诺博兰真理教。”相比之下娜须根女士要圆滑不少,注意到这位‘大师’的迟疑,及时进行了补充。

    欣慰的看了一眼这个娜须根女士,如果不是她前科在先,自己说不定就把她当好人了。

    “唔~!”用力的挣扎了一下,领头那个看起来穿着明显考究一些的男人狠狠瞪了娜须根女士一眼,可惜已经血肉模糊的嘴巴让他没能发出一个像样的音节。

    看这满口都没剩几颗牙的嘴巴,蒙德嫌弃的咧了咧嘴,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里,得益于这段时间的补钙,一口好牙已经长齐了。

    “怎么就打成这个样子?”伸手指了指,蒙德看向一边的伊维亚问道:“还有啊,大队长呢?”

    “呃……营长嫌他们太吵,所以进屋去了。”指了指另一边老旧的大屋,伊维亚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因为太吵,所以打掉了人家的一嘴牙,并且干脆躲到了屋子里,了然的点了点头,蒙德表示了解,没急着动手治疗进行拷问,转头看向了培诺恩。

    “走,先领我去看看那什么献祭。”一说这个,蒙德就有些来劲,这段时间学习各种各样的魔力形式,他对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格外的上心。

    “跟我来。”这回总算没有溜号,看蒙德看向自己,培诺恩果断的接过了带路的职责。

    作为保存收获的地方,这个农场的谷仓已经没有了多少储备的粮食,看起来作为农场主,这家的人经营的十分惨淡,这样一来倒是正常了许多,往常生活好的有几个会乱信这种东西?

    “话说这地方你是怎么发现的?”谷仓一脚,厚实的稻草底下一个厚实的木门已经掀开,即便离得很远,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息仍旧熏得蒙德皱了皱眉头。

    “当时我找过来的时候,不过是因为想看看谷仓里面有没有藏着好酒。”说道这个,培诺恩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以往和我们的老师出门留下的坏习惯,如果在农庄完成这类妖灵的任务,我们都会在主家藏东西的地方翻一翻,看看有没有藏着好酒。”

    “呵~!”轻笑了一声,娜须根女士猛然反应过来,后面的讽刺话语被她又噎了回去。

    一边往地洞里面灌风,蒙德一边瞥了一眼这位娜须根,是,你瞧不上他们手脚不干净,你都是赶尽杀绝的是吧?

    “老师。”一路上都只是静静听着的艾丽小公主借着几个人对话的功夫拿出了两只小手拍,用自己储存的清水小心的浸湿了一个,伸手递给了蒙德。

    欣慰的点了点头,蒙德转头看了一眼谷仓口,不知何时,齐锲已经站在了那里,注意到他的目光,微微点了点头。

    “行,那咱们就下去吧。”后援就位,就算地下有什么诡异的机关,自己一时来不及解决,有齐锲在这守着,也能跟自己里应外合。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见识,蒙德一点都不敢小看前人的智慧,二王子那时候冷不丁拿出了个空间抑制装置就差点让自己吃了亏,如今这种不知深浅的邪教仪式场所,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给几个人都上了反重力场,蒙德索性直接跳了下去。

    地下空间没有想象中那么深,不过四米左右的高度,内部空间很大,角落里还点着几只不知道什么做成的蜡烛。

    果断一指灭了蜡烛,我这又不是盗墓,也用不着蜡烛来测试氧气浓度,反手间一排的恒光球朝着前方洒去,瞬间将这不大的地下空间照了个灯火通明。

    不大的空间里面血淋淋的场景纤毫毕现的展露出来,为了避免后面下来的人把自己砸到,蒙德赶忙先移动了一下位置。

    嗯,本来蜡烛的昏暗光线下这场面挺幽深诡谲的,结果换了大灯,顿时变成了……血腥的凶杀现场。

    “嘿~!”扑腾一声平稳落地,艾丽轻巧一跳来到了蒙德身边,看到眼前的景象,稍微皱了皱眉头。

    “竟然还有如此的能力。”相比起不是第一回用的艾丽,娜须根女士显然对这个反重力场更加好奇,落地之后又用力的跳跃了两下,被后面落下来的培诺恩给挤了个趔趄。

    “就是这个吗?”没理会身后两个人的小动作,已经检查完了一圈案发现场,蒙德指了指尸体周围血淋淋的图案问道。

    就这鬼画符一样的图案纹路,你怎么看它都不像什么正经的东西,所以蒙德一眼就看到了这个。

    “呃……”怒视了培诺恩半天的娜须根女士转过头来,看到地面上的阵纹快速的皱起了眉头。

    “认识?”看了一眼这位女法师的表情,蒙德猜测的问道。

    娜须根女士没有马上回答,皱着眉头来回扭着脑袋,大概是嫌看的不仔细,干脆朝着法阵走了过去。

    因为没有魔力反应,蒙德倒也放心,索性跟着一起走了过去。

    “这个……”指了指地上的鲜血构成的纹路,娜须根女士不太确定的说道:“有些像我们秘术师使用的博兰之章。”

    “那啥?”对于本土法师,了解的还只处于启蒙阶段的蒙德迷惑的眨了眨眼睛,不确定的说道:“有什么问题吗?”

    “不确定。”无奈的摇了摇头,娜须根女士还在观察这个阵纹,嘴里嘟嘟囔囔了两句之后指着阵纹说道:“这边有泰默法典的经文,再加上这些结构,感觉不太像一般的献祭阵法。”

    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蒙德等着娜须根女士继续解读。

    这东西自己没有研究,应该说即便是烈风自己从来没了解过的黑法师都未必了解这种东西,所以只能依靠这个有一定专业功底的女士。

    “这法阵……”看了半天,娜须根女士无奈的摇了摇头:“看起来好像还没完成。”

    指了指地上几具已经榨干了的尸体,娜须根女士嫌弃的转过头去:“阵法加倍的吸收了他们的血液,所以在完成之前,他们的阵法仪式所用的血液就已经不够了。”

    “所以才会发布委托吗?”了然的点了点头他,这么说起来的话就好理解的多了,这帮邪教徒们将自己这群人当作了不齐献祭的祭品。

    转身就像回去找那几个人算账,走了几步,培诺恩又转了回来。

    正主还没走,他那么急干嘛?

    “能看出来这是个什么阵法吗?”因为不懂,所以蒙德多问两句,对于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都很好奇。

    “大概是某种召唤法阵。”摇了摇头,娜须根女士无奈的说道:“具体有什么作用,能召唤出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

    说道召唤法阵,蒙德突然没了兴趣,不管这东西能够召唤什么玩意,以自己那些年看过的电视来说,用这种方式召唤出来的肯定都没什么好玩意。

    好奇心害死猫的道理得懂,既然不是什么好玩意,那肯定是不能留下的。

    想了想,蒙德就打算出手破坏掉这个阵法,没想到诡异的一幕突然出现在眼前。

    一刹那的时间面前的世界仿佛充满了血气,紧接着视线极速扭曲,一蓬血液凭空的出现在地面。

    “小心!”不远处的地洞入口传来齐锲大声的呼喊,不过蒙德没有马上后退,先是转头飞快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几人。

    娜须根女士被这突兀的变化吓了一跳,身子‘很自然’的就躲到了距离她最近的培诺恩身后,艾丽周身微光闪烁,短短的一瞬间已经完成的防护准备。

    所有人都在以谨慎的目光盯着眼前的法阵,仿佛那地方随时会出现一只怪兽一样。

    “嗯……”微微皱了下眉头,蒙德抬头看了一眼周围。

    不知何时,原本被恒光球照射的通明的地下空间之中仿佛扬起了风沙,灰蒙蒙的雾气弥漫空中,带着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是……”没用别人提醒,蒙德已经反映了过来,这种奇特的反应,和阔日博古堡当初的死气汇聚何其的相似?

    “老师?”侧身看了一眼,很显然艾丽也注意到了这种情况。

    “没事,你们先上去吧。”这种死气弥漫之地,虽然恐怖气氛拉满,至少短时间里并不能形成多么危险的环境,比如那个阔日博古堡,几十年的荒废闲置,到如今也不过是一群连亡灵都算不上的死魂,也就是虐虐菜欺负几个普通人转化成的亡灵工匠,换三号当初在那边的话,一个人就能全部搞定。

    想起三号,蒙德又想起了之前卢卡说的话,貌似死气这东西对于亡灵有些好处,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吸收。

    屠杀者一号悄然浮现在了他的身边,有些迷茫的看着周围的雾气。

    伟大的神灵给自己发布了命令,要尝试吸收着周围的死气,但是这种东西要怎么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