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陷入谜团-《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留着一脸懵逼加茫然的屠杀者一号在地下尝试学习吸收死气,蒙德早早的带着人又从地道里爬了出来。

    死气环境下终究是对人有一定损害的,正常人还是离得远一些比较好。

    “什么情况?”看人出来了,齐锲有回到了随意的状态,瞥了一眼地道口的位置:“周围突然出现了很诡异的气流,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倒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我还是想去问问那帮家伙。”指了指另一边还在绑着的邪教徒,蒙德带着几分玩味,这帮家伙在这弄这种能够聚集死气的献祭,如果说没有什么阴谋,蒙德是肯定不信的。

    “哦?要审讯吗?这个恐怕不太好办……”说道这个,齐锲超那边的人看了一眼,微微摇头:“虽然我听不太懂他们一直说的是什么,不过看起来不太友好的样子。”

    “哈?”疑惑的看了一眼齐锲,蒙德大概明白了他说的什么意思,不过这些都无所谓,走到跟前,他拔出刀来当场就给了那个满嘴是血的头领心口捅了一刀。

    审个毛线,直接捅死了转化亡灵,这么新鲜的尸体,什么想知道的挖不出来?

    这突兀的变化一群人谁都没能想到,满嘴是血的邪教头领呆滞的看了蒙德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呃……咦~?”这一言不合就捅刀子的手段,看的娜须根女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想到自己现在还是别人手里的鱼肉,顿时不着痕迹的往艾丽的身后缩了一缩。

    血腥的场面并没有给艾丽小公主造成任何压力,小姑娘恍然的点了点头,一瞬间已经明白了蒙德的想法。

    几名衣着普通的邪教徒明显没有想到会是直接出现这么利索的阵仗,被捆在那里发出剧烈的哼哼声,拼命挣扎着动了起来。

    对于这种家伙,蒙德是毫无怜悯的,不过现在没必要一刀一个全给捅死,索性先放到一边。

    即便刺破心脏,人也不是马上就死的,地上的头领挣扎了半天,最终才以极度扭曲的状态彻底松了口气。

    “所以刚刚是他搞的小动作?”几个人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尸体,还是艾丽最先问出了问题。

    正常人心脏破损会出现大出血,可是眼下这个人挣扎了这么半天,地上的血液也不过溢出了不多的一点。

    “这地方的法师真诡异。”相比起烈风的法师,纳西特洛的魔力使用者虽然在魔力水平上远远落后,但是对于魔力的使用方面,却是是要强出一些的。

    ‘区别大概就是咒文吧?’纳西特洛的咒文能够让施法者使用任何属性,而在烈风和血月,法师们就只能使用自己天赋的属性。

    ‘或许自己的咒文学习应该更上心一些。’一边想着,蒙德一边伸出了手,暗紫色能量朝着邪教徒的尸体涌去,就要开始这一次的亡灵转化。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发生了,本来已经静止的死透了的尸体,在暗属性还没接触到的时候突然有一道血光涌进了体内。

    骤然的变化让围观的众人都稍微愣了一下,作为老兵,蒙德和齐锲反应最快,一者瞬间挡到了小公主的身前,另一个魔力屏障出现,已经将尸体笼罩在了金属性的包围之中。

    地上的尸体抖动了几下,仿佛被死灵法师控制一般,就这么挣扎这站了起来。

    “什么手段?”警惕中的齐锲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问问蒙德,然而蒙德比他还懵,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理论上来说这个人应该死了,但是他为什么还能诈尸?

    仿佛回应蒙德的疑问一般,眼前的‘生物’发出一阵诡异的嘎嘣声后,就在一群人的眼前完成了变形。

    “这是什么鬼东西?!”一个好好的人在一顿拉伸之后变成了一个血肉模糊的,高大三米的细痩怪物,别说培诺恩了,就连齐锲都喊了出来。

    “戛~!!!”长大的嘴里发出刺耳的吼叫,怪物变身后那细长锋利的‘手臂’就这么直直的甩在了屏障上方。

    “嗯?”感受到屏障上急剧消耗的魔力,蒙德稍微愣了一下,这东西的身体比自己想象之中要强大一些,虽说自己本身也没投放多少魔力,但是这玩意玩闹一样的划了一下就能产生相当于初阶骑士全力攻击的效果,攻击的最大水平肯定要比初阶强。

    中阶往上,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使用魔力。

    抬起右手对着前方的魔力屏障一拉一合,金属性顿时化作了漫天的碎片朝着怪物卷去,明白他的意思,齐锲护着艾丽又往后退了一段距离,有心想上来打两下试试的艾丽给气的在后面狠狠瞪了他一眼。

    不说那边齐锲的过分护主,这边令蒙德有些惊讶的,细碎的金属性魔力碎片崩解之后并没像自己预想的一样轻易的切割眼前怪物的身体,薄薄的能量碎片被那层看似脆弱的老皮死死挡住,只是造成了轻微的伤害。

    失去了防护罩的禁锢,怪物咆哮了一声,加速朝着这边冲来,而蒙德不退反进,直刀挥舞间赤红色的能量光辉闪烁,当面跟这怪物玩起了近战。

    这玩意的近战实力很强,皮肤坚韧,两条尖锐的手臂顶端仿佛刀锋,竟然能直接对抗自己的刀刃。

    快速挥刀之中几道魔力的光辉先后的击中了怪物的身体,当面对火属性的时候,怪物发出了刺耳的哀嚎。

    “对火属性抗性较差。”直刀挥动之间刀锋转化成火焰,斜撩而上的刀刃带着炽白色的高温狠狠的划开了怪物的前胸。

    交战几个回合,还是头一次受到如此重的伤害,怪物猛然发出更加刺耳的咆哮,在一群人的注视下猛地扭身,踉跄着就要逃跑。

    有智慧,至少懂得逃命,和以往遇到的一些魔兽妖灵完全不同,而且作为偏向性怪物,对火抗性极低。

    既然清楚了大概的弱点,自然是没有让他跑了的可能,手指上抬,十几道炽热射线几乎瞬间覆盖了怪物所在的地方,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嚎叫,怪物在火焰之中化作了……片片尘埃。

    “老师,你又没有觉得……”危机解除的艾丽第一时间挤开齐锲跑了过来,看着地上一片灰烬的尸体,意有所指的问道。

    “啊,是啊。”艾丽这半截的话什么意思相当清晰,即便齐锲和另一边耍单的伊维亚也都迅速的明白了她所指的东西。

    确实,虽然在形体等方面上这种异形跟暗影魔完全搭不上边,但是刚刚死掉的时候那种快速燃烧崩解的样子却是如出一辙。

    “嗯……和暗影魔相比,这东西对火焰的抗性要低很多,”仔细回忆下刚刚的战斗经过,蒙德摸了摸下巴:“近战压制力很强,力量也很大,大概相当于一名精锐中阶骑士,而且对于常规属性的攻击以及直接的挥砍抗性非常的高。”

    摇了摇头,蒙德兀自有些惋惜:“刚刚没来得及用光和暗属性试试,不知道有没有和暗影魔一样的缺点,他死的太快了。”

    “您看看这几个人里面会不会有跟他一样能变化的?”虽然没听懂蒙德说什么,不过不妨碍娜须根女士对刚刚那种东西发自心底的恐惧,注意到地上还被绑着的几名邪教徒,有些嘶哑的问道。

    倒是个不错的建议,即便这几个人都不能变身,至少亡灵化之后还能从他们脑子里面搜索到一些有用的知识。

    接下来的场面略显血腥,会引起人的不适,蒙德是背着小公主完成的,果然如他所料吗,六个人里面在没有了能够变身的存在,甚至在转化成亡灵之后,两脑子里面的记忆都有些混混沌沌的。

    “能知道的内容是他们确实属于诺博兰真理教,”指了指地上的尸体,蒙德眼神有些怪异的说道:“他们不是拜尔比勒斯的本地人,过来的任务是配合教长……”

    回头看了一眼那边在地上已经死翘翘的家伙,蒙德给了个眼神:“就是那家伙来进行灵国血祭。”

    “拿啥玩意?”不解的看了一眼蒙德,齐锲主动问道。

    换成本地人的语言,蒙德有问了一边娜须根和培诺恩。

    “我没听说过……”摇了摇头,娜须根女士表示自己实在是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

    另一边的培诺恩似乎也想摇头,不过迟疑了好半天之后,他有些不确定的皱起了眉头:“我好像之前在屠魔猎人的交流活动上听说过类似的称呼。”

    “嗯,好的。”点了点头,蒙德又复述了一下给齐锲听。

    “所以这帮家伙的能力实在是够诡异的。”对于蒙德来说对眼下的什么灵国血祭这种明显带着阴谋色彩的东西兴趣还不算大,可另一边的齐锲显然不能对这东西置之不理。

    “转化既是中阶,他们还能制造出更强的怪物吗?”

    “不知道。”

    很遗憾的摊了摊手,蒙德表示在六名信徒的脑海之中找不到任何相应的内容,作为打下手的小工,这六个人除了已经疯狂的虔诚之外对于诺博兰真理教更深层次的了解几近于无。

    “那这个阵纹?”指了指那边的谷仓,齐锲不确定的问道:“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吗?”

    “好像是召唤什么邪神?”不确定的摇了摇头,蒙德也说不清这么解释齐锲能不能听懂,而自己处理掉的这六个人显然是并不完全清楚自己所做的到底都是些什么工作,他们之前不过是全权受那名教长的指挥。

    可惜,唯一知道具体信息的教长不但变成了怪物,还彻底的化成了飞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