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小镇数天(五)-《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所以就是这样了,那帮邪教徒肯定在酝酿什么阴谋,你让领地的治安官多注意些。”

    农场里面呆了大半天,然而收获实际上少的可怜。

    傍晚的时候没多少收获的一行人在逐渐升起的迷雾之中回到了小镇,而蒙德在第一时间先找到了领主。

    蹲在城堡大门口,可希玛伯爵听过蒙德的一番描述,感觉自己一个头有两个大。

    我这领地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怎么这些日子好事没有,坏事一个跟着一个的?

    先来了一群强大的法师,之后又是行动诡异的邪教徒……想到自己要面对的麻烦,伯爵大人愁的在自家的草坪上狠狠的薅了好几把草。

    且不论这群法师和邪教徒哪个危害更大,但是至少对于眼前这人,自己的态度是肯定得表现的过得去的,想到这里,伯爵大人站起身来整了整面容,用十分坚毅的语气回答道:“对于那帮邪教徒,请您放心,如果被我发现,肯定会吊死在树上。”

    “嗯,总之,尽量吧。”能够变身中阶的教长,只是普通的士兵的话还真的挺难抗衡的,不过人家既然这么说了,总要给点面子。

    互相给完了面子,伯爵大人显然不愿意多搭理蒙德这个老强盗,有些歉意的朝着蒙德点了点头:“那么,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回去休息了。”

    对此,蒙德不以为意,你不待见我的同时,实际我也挺不待见你的。

    随便告辞,沿着一如既往的泥泞小路,他直奔镇公所走去。

    如今的镇公所已经彻底的变成了自己的临时‘行宫’,在前任镇长毕克当街被捅死之后,公所的事物就在悄无声息之中全部转移到了领主的府邸。

    或许过段时间艾洛恩他们回来了还需要耗费一些时间重新建立镇公所来负责沟通当地人,不过那些暂时来讲都不是自己需要操心的了。

    回到镇公所的时候,塞索斯正跟培诺恩交流着两拨人这几天的见闻,前者下午已经回来,对着培诺恩眉飞色舞的讲述着这两天的时间里,他们一路追踪寻找并杀死了一只巨大的卡巴扬奇兽的故事。

    另一个不甘示弱,讲起来今天所见的会变身的邪教徒,顿时都开始为对方啧啧称奇。

    西西莉亚日常在这边跟着小女仆们学习家务,顺便过来询问一下是否准备晚饭,不过蒙德拒绝了,今天他准备亲自下厨。

    晚饭的时候,露西领着操练了一天的学徒们回归,一群比这姑娘小不了两岁的学徒一个个累的脸色惨白,一进屋之后跟丢了魂一样一脸惨淡的往边上一座,再也不愿动弹半点。

    亲自上了饭菜,接下来是愉快的餐桌时光,想起之前塞索斯他们交谈的,蒙德主动问道:“那个……卡什么?”

    所以说文化不通,有时候是真耽搁交流,即便蒙德一直在仔细聆听,仍旧没弄清楚他俩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还好,自己身边还有一个一直跟着而且很懂事的娜须根女士,翻动手中的泽拉之书,她先给一旁好奇的探头的艾丽看了一眼,之后将书递到了蒙德面前。

    “卡……卡巴扬奇……这谁起的名字啊?”嫌弃的念叨了一句,蒙德就看到了几个本地人颇为尴尬的表情。

    “泽拉之书已经传承了数百年,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由谁编写完成的。”想了想,培诺恩极度不会聊天的问道:“蒙德大师,你觉得这东西应该叫什么呢?”

    “嘭~”一把合上了大书,蒙德清了清嗓子:“咱们还是先来说说这个邪教吧……”

    那种抽象派大师的画作,自己都没能看出来具体画的是个什么东西,你让我起名字?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一旁的露西捂着嘴轻轻的抽搐了几下,被蒙德满是凶气的眼神愤愤的瞪了回去。

    注意到什么,刚刚转移视线的蒙德又将目光挪回了露西身上,有些惊愕的问道:“你能听懂我们说什么?”

    微微点了点头,露西理所当然的说道:“这都学了好几天了,基本的内容都能听得差不多了吧?”

    僵硬的侧过头,蒙德看向了另一边的,艾丽眨了眨眼,举手用纳西特洛回答道:“我也能听懂一部分了,不过还不完整。”

    “好吧……”千算万算没算到两个学生都是学霸,不过仔细想想,锻炼精神力的法师在记忆上确实有很大的优势。

    “我们……”愣了一下,蒙德用力拍了拍脑袋:“还是继续说刚刚的话题吧。”

    “诺博兰真理教,也可能还有背后更深层的黑手。”下意识的取出烟斗,蒙德小心的捏了点烟叶塞进烟袋锅里:“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但是从莫兰农场的发现,我们有理由怀疑,在阔日博古堡周围,也有他们活动的痕迹。”

    这次换了泛神圣同盟语,一群本地人是彻底听不懂了,不过蒙德本身也不是对他们说的。

    “散布死气,对活人绝对没有什么益处,再结合今天的发现,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拜尔比勒斯,甚至更深处的塔雅沼泽里面,这群家伙正在酝酿某种阴谋。”

    “需要请求支援吗?”对于这片帝国之外的领土,艾丽略微有些上心,在听蒙德说的正式之后,她立马问道。

    “不,暂时不用。”微微摆了下手,蒙德抽了口烟,转头看了一眼另一边的齐锲。

    “异形怪倒是并不可怕,”轻轻揉搓着下巴,齐锲仔细的思考着今天的所见:“如果你那个炽热射线装备能够普及的话,单单特战队就足够守卫这边。”

    “嗯……”点了点头,蒙德抬头吐了个烟圈:“高阶战力上面有羽姑娘镇守,应该没太多问题,那么剩下的就是方向了。”

    看了一眼另一边的艾丽,蒙德抿了抿嘴唇:“现在等艾洛恩他们回来,再到拜尔比勒斯进入正轨,至少还有不短的一段时间,我明后天会开始制造一些东西,如果效率够快,或许在他们筹备完之前,我们可以先去看看塔雅沼泽深处到底是个怎么回事。”

    沼泽在不断的向着大陆深处蔓延,还有邪教徒和死气,作为在纳西特洛的前哨站,肯定是要先保障阔日博古堡的安全问题。

    另外蒙德也对这种近似陆沉般的情况十分在意,不是陆沉的话最好,万一真是,整个星球的地貌或许都会发生改变,到时候要是影响烈风的话,自己还得早做准备。

    回头看看能不能把炽热射线改造成能源推进装置吧,如果可行的话,制造能源推进器,到时候就可以脱离大气层飞向太空了,星球真有巨变……不对,自己是不是更应该考虑的是空间裂隙的另一头?

    暂时放下这个问题,蒙德换成了纳西特洛语又问了另一个问题。

    “你们这边还有多少宗教?”想了想,为了避免这些人连拜什么魔兽的宗教都算上,蒙德加了一个重点:“比较大规模的。”

    “最近这些年纳西特洛最大规模的大概就是拜火教了。”说到这个,娜须根女士和塞索斯、培诺恩这对屠魔猎人难得的同时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被这奇葩的名字弄的一愣,蒙德不明所以的问道:“为什么是拜火教?”

    “或者叫火神教也行。”看蒙德似乎对这个名字也不太满意,娜须根女士果断的换了一个名字。

    “嗯,我也觉得火神教更准确一些。”浑然没有注意到娜须根女士举动的培诺恩赞同的点了点头:“这个教派据说是从更南方的辉暮联邦远方传播过来的,教廷具体在什么地方我们不知道,不过他们排斥法师和屠魔猎人,推崇凡人和虚无缥缈的神灵,给我们带来了不少的负面影响。”

    轻轻咂嘴,蒙德没有发表什么观点,只是静静的聆听这几个人的介绍。

    “北方的纳西特洛原本是永恒王权的固有地,但是这个宗教在十多年前的那场斗争之后逐渐淡出了公众的视野,帖希利尔众神的光辉归于黯淡,从那时候开始,旧日王权取代了永恒王权,诺博兰真理教也逐渐的走上了台前。”

    说到这里,娜须根女士停顿了一下,重点说明道:“历变之年之年后,王室开始打压原有的宗教,所以不论是还有一部分信徒的永恒王权,亦或是现在的旧日王权以及诺博兰真理教,都在王国的打压范围。”

    轻嗤了一声,培诺恩主动接过了话题:“倒是这些年火神教受到了国王的大力拥护,有朝着王国第一发展的趋势。”

    “所以以后如果遇到的话,最大的可能就是几个教派是吧?”点了点头,蒙德大概了解了情况。

    “露西,明天领主会送他的子女过来,你带着他们跟那些学徒一起学习。”看了一眼一边无聊的摆弄这手指的露西,蒙德开始安排起了任务。

    “营长,你带着他们两个,这段时间继续接任务。”看到齐锲就要开口,蒙德抬手阻止了一下说道:“重点是仔细检查一下,在镇子的周围区域有没有更多诺博兰真理教的痕迹。”

    了然的点了点头,蒙德的意思齐锲了解了。

    把原本用来熟悉纳西特洛文化的赏金任务放在后面,最近的几天时间里,在各地赏金的过程中重点的检视人口居住区域,有没有可疑人员出没。

    这挺简单的。

    “艾丽。”最后将目光落到小公主身上,蒙德咧了咧自己的满口白牙:“明天开始,你得跟我一起学习新的知识了。”

    “唉?”一旁的露西发出惊讶的声音,一脸期待的朝自家蒙德爷爷瞪大了眼睛。

    “你先好好训练……”瞪了露西一眼,蒙德就要用自己凶恶的眼光吓退这个姑娘,没想到话还没有说完,外面突然传来了杂乱的声音,敲门声响起,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隔着厚重的木门大声的喊着。

    “不好了!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