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有备而来-《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前一刻还在讨论这些本土宗教的问题,下一刻就有人来喊不好了,在路上询问了大致的情况之后,蒙德颇有一种说孟德,孟德到的感觉。

    具体的情况大概是这样的,傍晚的时候‘送走’了蒙德,心情不是十分美妙的伯爵大人回到城堡里面狠狠的吃了顿大餐,至于中间有没有跟伯爵夫人讨论些再要个孩子的话题,这个很难猜测。

    吃过晚饭,或许是本着活到九十九的想法,伯爵大人带着几个手下在城堡的院墙周围走了两圈,结果就这么一会的功夫,有名最近才招进城堡的士兵突然拿着自己的奇怪家伙对伯爵发动了袭击。

    具体造成了多大伤害跑来传令的士兵并不知道,独自一个人跟来的蒙德刚进城堡大厅,就看到了在大厅中命令着士兵的伯爵夫人。

    自己过来就是她请的,另外现在领地并不是只这一次刺杀问题,好像在刺杀之后,镇上还出了一些混乱,具体的士兵也没有说清。

    “那人已经抓到了吗?”走到近前问了嘴伯爵夫人,迎来的玛歌夫人的惨笑,这位白天看起来应对得体的女士无力的晃了一下,轻轻摇了下头。

    “在防守森严的城堡里面还能让一个刺客跑了?”这话说的,蒙德都有些不信了,什么身手,一路从城堡里打出去?

    “他死了,”叹了口气,玛歌夫人看起来明显不太想再提这个,但是没办法,她只能尽可能简陋的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在朝着伯爵使用了那个不知名的武器之后,诺达里一剑砍死了他。”

    姑且不说这个诺达里到底是谁,刺客当场被砍杀,断绝了审问的机会,这怎么看都像有阴谋在里面。

    “能带我去看看尸体吗?”礼貌的提了个请求,蒙德还带着点好奇:“说起来伯爵遇刺的话,我们不是更有嫌疑吗?找我干嘛?”

    “呃……”这问题刁钻的让伯爵夫人哑口无言,没见过这么往自己身上揽嫌疑的,她叹了口气,最后面前扯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那是不一样的,大师。”

    “嗯。”仔细想了想,也确实不一样,自己至少现在是没跟这个伯爵撕破脸的,他的人身安全姑且还有保障,而这群刺杀者一来就将矛头对准了伯爵,差距自然就出来了。

    “刺客的尸体在另一边,我让巴迪斯带您过去。”转头看了一圈,玛歌注意到了另一边正躲在姐姐背后的小男孩,顿时颇为严厉的喊了一声。

    “让这么大的孩子带路不太合适吧?”刚十岁多的孩子,懂事也还懂的不多,看到被混乱吓的有些不知所措的男孩,蒙德不由得提醒了一句。

    听到这话,玛歌夫人苦笑着摇了摇头,朝前推了一把巴迪斯:“可希玛伤的很重,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孩子总要长大的,或许未来我们就只能依靠他了。”

    “好吧。”点了点头,蒙德没多说什么。

    阵营和立场不同,他也没说自己有治疗能力的话,这位伯爵死了也好,活着也罢,对自己都没有多大的影响。

    跟着孩子一路走到了城堡的后院位置,蒙德见到了草草卷在草席里的尸体,本着安全第一的考虑,他一路都很注意身边的情况,还好,伯爵大人并没有要拉着整个城堡来算计自己一波的想法,刺客是真有,带路的两名士兵和伯爵长子也不是什么可怜的弃子。

    “这是死掉的刺客,这是他行刺用的工具。”打开草席的士兵指了指地上满是血污的尸体,又指了指一旁放着的凶器。

    尸体蒙德压根没看两眼,直接对着释放了亡灵转化,紫黑色的暗属性光芒让两名领路的士兵和伯爵家的小公子小心的往后退了又退,仿佛生怕眼前这个老法师要做什么邪恶的勾当一般。

    转化亡灵,蒙德也在一边打量这地上的所谓凶器,和烈风不同,纳西特洛竟然已经发展出了火器装备,可惜这个火枪的制造稍微落后了一些,如果不是抵近射击,基本上造不成太大伤害。

    转化完亡灵,吸收完记忆,转过头,看着一直小心翼翼看着这边的两大一小,蒙德微微点了点头:“走吧,我们回去看看伯爵大人的情况。”

    闻言,两名白天已经被揍过一顿的卫兵明显送了口气,伯爵大人不大的儿子转过头,以迫不及待的脚步逃离了这里。

    领主大厅,新来了几个陌生人,看着还算考究的衣服,恐怕是之前伯爵所说的领地其他贵族,没有多做废话,蒙德直接找上了迫不得已又出来维持场面的娜须根女士。

    “动手的是火神教,原因是你们的伯爵大人数次驳回并驱逐了教内的传道者。”说的内容言简意赅,不过至少讲明了情况,玛歌夫人脸色变幻几次,拉着蒙德走到了一边。

    “如果是火神教的行为,他们背后说不定有国王陛下的影子,”叹了口气,伯爵夫人无奈的将目光看向屋子的棚顶。

    更深层次的东西她没办法跟蒙德这个‘外人’详说,不过意思倒是已经相当明显,想了片刻,玛歌夫人换了个话题:“蒙德大师,您有没有治病救人的手段?如果有的话,我想请您……”

    愣了一下,伯爵夫人显然还没想好自己要给出什么样的条件。

    突兀的喧哗声从城堡的大门处突然响了起来,紧跟着就是两声沉闷的炸响,蒙德觉得今天实在是难得的热闹,看了一眼玛歌夫人,扯了扯法师袍子就朝外面走了过去。

    相比起这种没完没了的试探和讨价还价,自己果然更喜欢能干脆点解决的事情。

    要说这世道变化还真快,头午的时候还挺和谐的,到了晚上领民和士兵就敢冲击城主家的城堡了。

    刚刚的两声轰鸣之后,城堡铁皮包着的实木门被炸出老大一个大洞,几名穿着橙红色袍子的战士带领下,一群提着各种武器的平民嘶吼着就冲了进来。

    当先的两名战士明显是不认识眼前这个老头的,一人长剑直指,问都不问就刺了过来,另一人脚步靠近,就要往后面几名慌乱的士兵进攻。

    头回遇到火药武器,伯爵家的士兵们刚刚被爆炸都给震晕了。

    相比挥砍,直刺无疑更难躲避,不过对面终究是个凡人,身子侧身的同时有金光在指尖形成,错身的功夫金色的小剑划过男人的脖子,尸体抬脚被蒙德踹到了一边。

    跟在身后冲锋的两名橙红色袍子的战士被这突兀的变化明显弄愣了一下,手中挥舞的直剑来不及收回,一者往后退了一步,另一人干脆的直接将身子撞了过来。

    二十倍常人的体质,蒙德肯定是不怕撞的,不过考虑到衣服万一撞坏了不好补,他最终选择了其它的方式。

    反正都是人群里面开无双,暗影游移瞬间发动,野蛮冲撞的战士惊愕的发现面前的人化作了一团黑影,还来不及招呼一声,就感觉一阵的天旋地转。

    一个圆斩解决两人,冲在最前面绕过自己的那个战士才刚刚反应过来,惊愕的转身看向身后,迎面就看到了一道箭影。

    本来还想给自己定个小目标的,不过这些人太菜了,实在没有锻炼自己武力的价值,直刀斜指了指前面,他朝着已经被吓愣在了那里的镇民扬了扬下巴。

    凌厉的攻击已经彻底吓傻了这帮受人鼓动的镇民,几名靠前一些的手上打着摆子,有人已经吓尿了出来。

    “离开,你们只不过是被人鼓动,我保证不会继续追究。”甩了甩直刀,有金色的‘剑气’成型,蒙德往前迈了……一小步,换上了凶恶的表情大声的质问道:“或者死?!”

    没敢迈大步,毕竟那边有人都吓尿了,万一还有更脏的,自己多少拉开些距离。

    被一声或者死吓了个半死,一群镇民哭爹喊娘的转头朝着外面冲去,同一时间里,蒙德也化作了暗影,朝着城门上方的塔楼飘去。

    从者可以赦免,但是为了将来一段时间烈风在这片土地上的稳定,组织者们还是全都死掉的好。

    “咕噜~”用力的咽了口吐沫,刚刚跟过来的城堡卫兵们全都理智的后退了几步,刚刚那轻描淡写的场面,还有白天从城堡大门口打进去的经历,他们突然有点庆幸,当初如果这个人要大开杀戒的话,现在城堡里面已经杀光了吧?

    塔楼里面,蒙德此刻的脸色明显不太好看,不管这次事件是有国王的推波助澜还是单纯的火神教行动,覆盖面都相当的惊人,拜尔比勒斯本就不大的小镇远近不少地方都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除了下方大门口处的混乱之外,更远处新一波的乱民也正在集结。

    先是一个诺博兰真理教,之后又是火神教,如果说没有什么猫腻,蒙德是肯定不信的。

    拜尔比勒斯又不是什么香饽饽,这么个一直在陆沉的领土,如果没有某种鼓励和支持,怎么会有这么多宗教势力如同苍蝇一样的聚集过来?

    当然,眼下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乱民里面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群火神教的‘士兵’,带着本地傻乎乎的平民就做着打砸抢的勾当,也不知道这群乱民在抢掠过后会不会反应过来他们现在破坏的不过是自己辛苦建设起来的城镇。

    远远的一道闪亮的白光斜斜的升上天空,这是艾丽发射的遇敌信号,看了镇公所那边街道上弥漫开的白烟,蒙德轻轻的点了点头,这帮火神教徒果然是有备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