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伯爵在行动-《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送克里维回阔日博古堡迎接后续支援,也是为了让殖民计划能够更快一步的开始执行,至于他表现的有多不情愿,没办法,几名连长里面自己就和他最熟悉,不推他推谁。

    送走了央土的第一位空中信使,蒙德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如之前的计划一样,今天自己是需要带着小公主去看下那位伯爵大人的,作为比较正式的外交,甚至可以带上娜须根女士这位本地人充当外交官。

    嗯,前提是伯爵大人还有力气说话,或者说是还没有死。

    “语言交流方面或许还有些问题,不是很方便,”说到让自己负责交流,艾丽难得的露出了一丝为难的表情,看着蒙德的老脸,认真的说道:“外交不比日常的交流和学习,如果出了什么错误,可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没什么好影响的。”摆了摆手,蒙德不以为意,正常的外交是建立在实力和地位相对平等的程度上的,可希玛伯爵和自己实力地位平等吗?

    看了看蒙德的表情,艾丽扁了扁嘴没有多说什么。

    这样多少有些武断和独裁,但是从王室学到的内容又让她理解老师这么做的初衷,有些时候快刀斩乱麻虽然未必回事最优的选择方法,但是相比起一步一步的试探和抽丝剥茧的推导,这确实是最省时和省力的手段。

    对央土来说现在缺乏的就是这些时间。

    “既然如此,我们就去见识一下!”用力点了下头,艾丽看了一眼蒙德:“老师都说很难缠的伯爵夫人,和她快死了的老公!”

    。。。

    对于伯爵和夫人的说法,只能算是蒙德的无心之失,不过说实话,当带着小公主和娜须根女士再次来到伯爵的城堡并看到了一个活蹦乱跳的领主之后他仍旧有一种受骗上当的感觉。

    “蒙德大人,你来了啊。”刚刚吃完午饭的伯爵大人正在几名女佣的帮助下穿戴盔甲,左肩位置上的绷带和血迹说明昨晚的表现并不是单纯的演戏。

    稍微让出了位置,蒙德让艾丽接过话题,小公主了然的点了点头,开始展示自己独属于烈风王室的礼仪。

    即便是所属的国家和文明不同,可希玛伯爵仍旧能看出来这是很正式的宫廷礼节,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这个一直以为是跟蒙德身后学徒样的姑娘,他勉强的回了一个对等的理解。

    由于纳西特洛语学的还不够完整,说话间艾丽偶尔会有卡壳的地方,不过蒙德自己就在身边听着,还有个被任命为临时翻译官的娜须根女士压阵,小公主很好的应付了相互之间的话题。

    一如当初米利森的介绍一般,即便面对一个异国领主,公主在真正的认真起来之后礼节仍旧是无可挑剔的,这样周到而正规的礼节,也迅速的让伯爵,以及后赶过来的玛歌夫人有了心中的猜测。

    “在进一步讨论拜尔比勒斯的未来之前,我希望您能先等一等。”一段充实却并不漫长的交流结束,可希玛伯爵主动地打断了继续的话题,他拍了拍自己胸口厚实的胸甲:“在决定未来之前,我必须拿出作为领主的作用,让那帮疯子明白,拜尔比勒斯不是他们随意毁坏的鸡窝!”

    对于伯爵大人这样斩钉截铁的发言,蒙德微微耸了耸肩,也就是火神教那帮家伙实力不行,你这话当初怎么不跟我说呢?

    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看到蒙德耸肩的动作让可希玛伯爵的脸色显得格外的难看,不过他毫无办法,索性眼不见为净,左臂费力的抬起了一点手掌按在了腰间的剑柄上皱着眉活动了一下身子。

    看得出来,昨晚的遇刺造成的伤害还是实打实的,就算今天恢复过来一些,但至少伯爵大人的半边身子都不太方便活动。

    就这样还想进行反击,也是个面子工程,不过当伯爵大人带着自家夫人并几名亲卫骑士打开了城堡大门一起走出去之后,蒙德还是多少改变了些看法。

    一百多人的队伍已经悄然集结在了这片城堡内部的小广场上,沼泽的轻风卷动队伍前方的旌旗,甲胄和兵器轻微的碰撞和摩擦声隐藏这一丝萧杀。

    虽然里面不少被自己揍过的面孔让蒙德多少有些跳戏,但是今天领主和他的军队的气势确实照比昨天要不同得多。

    按剑一步步的走到了队伍前方的那个为他准备的演讲台上,这位往日了看着威严的伯爵并没有选择站上去,抬脚随便踩在了一截台阶上,斜着身子将目光投向了眼前的士兵们。

    目光一个个的划过自己的士兵,就在蒙德和艾丽双双好奇他会说些什么的时候,伯爵大人微微摇了摇头。

    “多的我就不说了,因为我相信,只有敌人的鲜血能够洗刷我们的耻辱。”停顿了片刻,大胡子的伯爵猛然拔出了自己腰间的单手剑,高声的大吼道:“报仇!”

    简陋至极的演讲,却激起了下方士兵们的涛涛恨意。

    那是他们生活的城镇,那里有他们的亲朋,高举起手中乱七八糟的武器,一群人愤怒的嘶吼。

    报仇!

    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他们这个报仇包不包括自己,不过想一想,自己也没做什么焚烧城镇的勾当,按理说再怎么报仇也应该找不到自己身上。

    呃……想给镇长报仇的人除外。

    当然,口号和行动又是两码事了,这帮人喊的再怎么响亮,也就是对那些普通人,换做自己的话,大不了再从城堡这头打到那头。

    在高调的宣誓之后,伯爵大人因为伤势拄着剑平息了一阵,伯爵夫人从他背后靠了过来,亲自给他披上了一个靛蓝色的厚重披风。

    大概是旁观者的角度吧,蒙德这边怎么看这俩人的表现都感觉有些假,害得他忍不住,小声的询问起娜须根女士来。

    “在纳西特洛,有没有什么能够恢复伤势的魔法?或者药物?”从侧后方仔细的观察着伯爵大人的一举一动,蒙德小声的朝娜须根女士问道。

    “自然林木派的化形师们有些能够治愈伤势的药剂,属于非常珍贵的东西了,”明白蒙德想问的是什么,娜须根女士思考了片刻就想出了一个感觉最有可能的东西,不过似乎怕蒙德无法理解这东西的价值,她又重点强调了一下:“非常珍贵,即便是可希玛这样的伯爵,想要弄到这么一份药剂,所需要的代价仍旧不是随便能够接受的。”

    “药剂效果怎么样?”昂贵,这倒是不出蒙德的意料,即便是烈风相对先进的魔法文明,在自己没有利用现代技术改良复原药剂的制作方式之前,能够治疗伤势的药水仍旧是一种价格昂贵的药水。

    “效果啊……”尴尬的咧了咧嘴,娜须根女士实话实说的说道:“我只听说那是一种能让濒死之人活下来的神药,但是具体能够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我也说不清楚。”

    毕竟那种东西或许在阔日博先祖的时期还能用得起,可家族到了自己这一代,已经落魄到了极致,我都想着杀人越货这种手段了,怎么可能知道那种昂贵的药水是个什么样子?

    “除了这个呢?”想了想,蒙德实在不认为伯爵大人是那么看得开的人,而且他还得是提前准备才行,早早就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去购买这种东西。

    相比起早有准备,蒙德反而更怀疑那位玛歌夫人,总觉得这家伙好像不简单的样子,说不定伯爵的伤势就是她用什么办法给治好的。

    “嗯……”这下娜须根女士就有些为难了,毕竟常规的治疗伤势的手段有很多:“如果不是致命伤的话,办法太多了。”

    “好吧。”耸了耸肩,这问题自己问的确实没水平了一些,看着前面的伯爵被两名亲卫费力的推上马背,之后大军开拔,他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艾丽。

    “要不要跟上去看看?”虽然肯定没有南境决战时候那种场面震撼,但是置身事外的看几百人聚在一起互相开脑壳的机会也挺少的,而且跟血月的强兵不同,这就是一群普通人,自己进去了都是万人敌的存在。

    “我还是不去了吧。”对于这种徒然的战斗,艾丽没有半点兴趣,看了眼那边转身往城堡方向走的玛歌夫人,跟蒙德说道:“我去跟那位夫人聊聊。”

    行吧,小公主既然想跟伯爵夫人聊聊,打仗的场面就自己去看,悄摸摸在后面跟上了领主的队伍,蒙德一路出了城堡。

    领主的大军并没有马上开离小镇,反而是在城镇的核心区域转了一小圈,在蒙德遥遥的注意下,随着他们的徘徊,一些家被烧成了焦土的小镇居民逐渐的加入了这支复仇的队伍。

    徘徊了一圈,队伍在吸收了大概又有数百名镇民之后,以浩浩荡荡之势顺着昨天火神教众人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

    跟在后面的蒙德有些茫然的抿着嘴巴,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呢?

    晃了晃脑袋,算了,不管怎么样,这热闹自己是肯定要去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