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最深的恶意-《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拜尔比勒斯的小镇之外,近千人的队伍正在上演着一场相当‘残酷’的较量。

    一方是领主伯爵可希玛和他从城镇之中带领出来的‘复仇’雄师,而另一边则是早早就布置了手段的火神教众。

    然而躲在后方的大树上,蒙德的脸上少了些玩味,多了些厌恶。

    不是这里的战斗场面有多么血腥,相比起面对死灵兵团时的场面,眼下这群人只能说是小打小闹,然而这仍旧改变不了蒙德的看法,因为眼下这场战争,完全脱离了战争的意义。

    实际挑起争端的双方都选择了相对理性的外围观望,数百名小镇的居民却被当作棋子一般丢进了战场,一群毫无防护条件,只能使用粗陋的木棍农具的小镇居民就像一盘散沙一样的在两边大军的注视下盲目的对着周围认识或不认识的镇民进行攻击。

    嘶吼和哀嚎是这场战斗的主旋律,没人在乎受伤死去的到底是不是自己人,总之不论是谁,只要死了就好。

    出发时气氛悲壮的领主大军则遥遥的观望着眼前的一切,看着自己承诺保护的镇民们一个个的倒在满是血污的小镇里,没有同情,没有救援,反而充满了幸灾乐祸般的氛围。

    他们不知道领地的供养都出在这些镇民的手上吗?或者说这位领主只不过是借力打力,来实现他更深层的阴谋?

    仔细思考了片刻,蒙德大概明白了伯爵大人,或者说整个事件背后隐藏着的阴谋。

    火神教的出现是真实的,伯爵遇刺也是真实的,然而在阴谋家的手中,这两个真实变成了谎言,利用小镇作业的混乱和如今的对立情绪,伯爵大人跟火神教演了出戏,而最终的受难者,则是这些镇民,以及……自己!

    至少是理论上的自己,然而这货没想到我蒙德背后还靠着央土和烈风,你会掀桌子,我也能掀桌子,到时候拜尔比勒斯毁于一旦,老子直接弄死你之后从央土拉人。

    一个不过千余人口的小镇子而已,一天天的跟谁俩呢。

    索然无味的看了一会,蒙德只是期待之后的战斗。

    既然说是要复仇的,伯爵家的军队肯定要跟对面的火神教一较高低,这帮已经实际在应用火器的家伙们也应该是在等着这一刻的到来。

    时间又过了大概三分钟,领地中间的镇民对战基本有了结果,虽然这地方的聪明人看起来明显不多,但是在打了这么长时间之后,总有一些反应过来的。

    他们开始停手,并且朝着领主大人求救,注意到两面都没有人在乎他们之后,这些慌张的镇民们开始乱了手脚,并且尝试从两军合围的边缘位置逃离出去。

    在这一刻,已经看戏了好半天的领主军队和火神教徒们开始发动了攻击。

    没有什么山呼海啸的对冲,毕竟两帮人加起来也就跟往日里高中规模大些的群架数量相仿,一共接近三百人的大军无视了镇民们的哀嚎,呼喝这撞到了人群中央,淹没了最后一点镇民的希望。

    这位伯爵大人,压根就没打算留下任何活口。

    战斗在乍一交手的过程之中就落入了意想不到的局面,或者说是理应如此的局面。

    伯爵一方人数占据优势,然而在接战之后,显示被火神教徒们隐藏的武器胡乱的射击了一波。

    类似霰弹枪的武器首先在人群中收割了一波人头,粗劣火药散发出的白眼惊到了骑士们的战马,又很好的阻碍了骑兵的突击。

    之后是连续的几次火焰爆炸,效果接近烈风法师学徒的大火球术,爆炸的威力不强,火焰也并没有附着效果,然而高温和气浪仍旧将伯爵大人的军队冲了个东倒西歪。

    之后蒙德惊异的发现在双方接近准备白刃战的空档,火神教徒们大多数有一个吞服某种东西的举动,之后……

    这是一场屠杀。

    百多名火神教徒在吞食了药物之后变得悍不畏死,在近战装备明显劣势的情况下硬生生将可希玛伯爵的军队给杀了个溃不成军。

    距离不算远,蒙德清晰的看到有两名领主士兵合理用长矛将一名火神教徒刺穿的场景,然而这名教徒仿佛没有感觉到疼痛一样,顶着长枪的穿刺,不顾满身喷射而出的血液,冲到了两名士兵的面前,用自己手里的斧子砍倒了一个。

    面对这样的场景,已经别说什么军心士气了,刚刚看起来好整以暇的领主大军在经历了最开始的战斗和抵抗之后,开始慌乱的后撤,密集的对战阵容开始崩溃,等蒙德再看的时候,可希玛伯爵的身边就只剩下十几名还在顽抗的核心力量。

    “杀!”血腥的战场激起了伯爵的血气,下马步行的他仿佛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势,一手单手剑,一手战斧,带着身边的亲卫在火神教徒之中疯狂的砍杀。

    终究是装备上更胜一筹,面对这些亲卫的厚实铁甲和锋利武器,一群教徒竟然出现了狗咬刺猬无从下口的尴尬局面。

    即便是拥有仿佛无惧伤痛的恐怖状态,火神教徒仍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被消灭。

    玩味的看了一眼,这场战斗是真心超出了蒙德的预料。

    本以为会是以某一方的大获全胜而告终,然而一波三折,打到最后,似乎是个同归于尽的态势。

    “呼~呼~”再一次冲阵而出,可希玛满脸血迹的看了一眼周围,原本四面八方的火神教徒在又一次冲锋之后已经肉眼可见的稀薄了下去,他喘着粗气用满是血丝的眼睛看了一眼对面,战到现在,对面已经不足二十个人。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曾经跟随自己在历变之年建功立业的骑士还剩九人,他嘴角咧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高举起了手中的铁剑。

    “万胜!”随着一声高呼,身边的骑士同时握紧了手里的武器,踏着沉重的脚步,再次跟随上了他们曾经的领主。

    没有怀疑,只有赢得胜利的决心。

    远处的蒙德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些人怕是忘了,火神教的那帮家伙队伍后面,还有一名神官和四名装备精良程度丝毫不落下风的护教骑士。

    随着那名神官微微点了点头,四名护教骑士齐齐向前迈步,并且亮出了手里的武器。

    注意到这些人的装备,蒙德的眼神微微收缩了一下。

    在这样以普通人居多的世界里,能拿动半人高的厚重大刀的人可不多,看他们那刀锋的厚度,都快赶上古德布尔的那把巨剑了。

    然而即便是这样,四名护教骑士也没选择直接开始屠杀,凑近之后,这些人齐齐的伸手从背后拿出了一把火器。

    抵近射击打倒三名骑士,护教骑士们甩掉手中的火器,举起了他们手里的重刀。

    “伯爵大人失算了?”疑惑的看了一眼,这位伯爵大人从昨晚到今天,表现出了深深的算计,可是在战斗到这最后一刻,怎么反而像是在孤注一掷一般?

    对于这样的表现,蒙德百思不得其解。

    或许只能说,跟他们相比,烈风和血月之间的战争一直以来都太单纯了?

    逆转逆转再逆转,本来杀气腾腾以为是绝杀的四名护教骑士在白刃战的一个照面之后,就被剩余的几名骑士乱剑捅死在了当场,而令蒙德没有想到的是,原本被打到的三名领主骑士,竟然在躺下了不长时间之后,又挣扎着站了起来。

    剩余的火神教徒们在茫然了片刻之后又发动了新一轮的自杀袭击。

    逐渐放开了自己的音波感知,蒙德跨步离开大树,想看看这两边最后王见王的时候会说点什么。

    一口气走到了厮杀区域的旁边,周围到处都是破碎的尸体,在完成了新一轮的冲杀之后,领主身边还剩下六名骑士,而另一边火神教徒们已经被彻底杀掉了锐气,满脸惊恐的躲向后面,似乎唯一活着的那名神官能够给他们带来一丝的勇气。

    一路上,蒙德跃过尸体,顺便给一些还没咽气的进行一些治疗,等走过人群来到两拨对峙的人不远处的时候,有些惊讶的看到了可希玛伯爵意味深长的目光。

    “你果然是好奇的。”看了蒙德一眼,可希玛反手将自己的直剑插在了地上,没有理会对面神官手中燃烧的火焰,转头看了一眼身后遍布尸体的战场。

    “没想到你还有能够救治伤者的手段。”地面上挣扎这爬起来的一些镇民和士兵让可希玛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好笑的摇了摇头:“然而你还是晚了。”

    深深的看了这位伯爵一眼,蒙德似有所悟,不确定的问出了心里的那个疑惑。

    “所以,你才是诺博兰真理教幕后的那个人吧?”

    这样的一个问题让对面的那名神官脸色大变,手中升腾的火焰想都没想,笔直的朝着这边挥来。

    然而奔腾的烈焰并没有造成想要的结果,已经走到了伯爵前面的两名骑士同时靠拢,用身体挡住了这炽热的火焰。

    “多么美妙啊!不是吗!”似乎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计划,此刻的伯爵大人显露出胜利在即的狂热:“一场足够盛大的血祭!用来迎接我们的新王!”

    烈焰渐息,两名肉身抵挡的骑士带着火焰和浓烟躺倒在地面。

    再次从地面上拔起自己的直剑,可希玛剑尖遥遥的指向了蒙德。

    “都是你!让我多年的计划毁于一旦,让我不得不选择这样最惨烈的结局!”剑尖指向地面,血红色的光辉逐渐自尖端涌入地面,伯爵的脸上流露出极度诡异的笑容,压抑中带着疯狂的喊道:“准备迎接真神的审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