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神降虚影-《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伯爵大人藏的很深,这是之前蒙德没有推算到的,最重要的是他还能拉着一群城堡里的骑士共同赴死,这种号召力但凡用在正道上,他的局面或许就不是眼下一个偏僻之地的领主。

    不过这些都不用自己惋惜,好整以暇的站在死人堆里,蒙德甚至还有时间看看那边火神教牧师有什么应对。

    他不怕这位伯爵召唤出什么了不起的玩意,虽然杀死一千多人的阵仗看起来十分血腥残酷,但是这数量真心不算太多,而能召唤出来的东西……了不起就是个顶阶层次的怪物,再高点都不可能,毕竟那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

    一千人要是都能召唤个超阶级别的存在出来的话,血月估计都得乐哭,没事还搞个毛的死灵兵团,直接献祭出来个神灵一路平推岂不快哉?

    所以蒙德很淡定,甚至颇为期待对方这召唤阵最终会召唤出来个什么东西,紧接着,在他期待的眼神之中……卢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打着一脸的黑人问号,蒙德看着前面的黑影,疑惑的问道:“你是什么情况?”

    “别废话了,阻止他。”黑影的卢卡指着对面的可希玛伯爵飞快的说道:“这是诸界的降临法阵,利用祭品召唤感兴趣的魔神用的,如果让他完成了仪式……”

    后面的还没说出来,天空之中已经平白的升起了一层漆黑的云海,紧接着一道灰黑色的光柱笔直垂落,挡在了自己和伯爵之间。

    “有危险的话你为啥不亲自动手?现在晚了吧。”摊了摊手,对面的灰黑色光柱里面已经显现出一道隐约的漆黑投影,蒙德咽了口吐沫,小心的问道:“这东西是个什么来头?”

    “哈?你问我啊?”转过头不满的‘看’了蒙德一眼,卢卡十分泄气的说道:“我也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这是什么法阵的?”指着眼前的光影,这个降临法阵的读条时间看起来还挺长的,而且至少到目前为止,眼前这玩意还没泄漏出什么王霸的气息。

    “基本上原初诸界但凡诞生智慧,我们都会想办法沟通一部分生灵赐给召唤法阵的。”毕竟是自己熟悉的东西,冷静下来之后卢卡也没了最开始的紧张,换上玩味的语气说道:“倒是忘了,你是特别的,别说是降临的投影了,神灵本尊降临下来都未必能起什么作用。”

    “你再仔细说说?”看着对面还没有什么要动的意思,蒙德再次问道:“还有,明知道这东西有问题,你刚刚为啥不自己打断他?”

    “我要是能做到还跟你说干什么?”很是嫌弃的说了一嘴,卢卡还是静下心来仔细解释了一下。

    “这东西是一个区间类召唤法阵,也是一种变向的契约,献祭者献上贡品,而响应者降下自己的一部分力量或者投影来供献祭者驱使。”顿了一下,卢卡说道:“这下你应该明白了吧?理论上我也在召唤的范围之内的,所以刚刚我如果出手,自己就被拉过去了。”

    “那不是挺好的么?”这个召唤阵蓄力时间有点长,闹得蒙德看的挺尴尬的。

    “好什么。”等了半天的卢卡气急败坏:“我要是响应召唤被命令跟你开战怎么办?两份契约的力量爆发很伤的。”

    突然换上了奇怪的声音,卢卡黑色的影子拉长了一截。

    “怎么这么慢?”

    仿佛是回答卢卡的疑惑一般,光柱骤然增强,紧跟着,一个展动四臂的身影伴随着剧烈的能量波动浮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哈~哈~哈!”在两次的剧烈喘息之后,可希玛伯爵用力的举起手中的直剑指向蒙德,发出了一声得意的笑声。

    “纳阁?”看到眼前这东西的出现,蒙德第一时间就陷入了懵逼。

    “什么?”疑惑的扭头看了蒙德一眼,卢卡又转头看向眼前的虚影,这莫非也是个‘熟人’?

    看起来眼前这个纳阁的投影并没有什么智慧可言,在落地之后仿佛受到可希玛伯爵的某种灵魂层面的命令,立刻对这边展开了攻击。

    好歹在地下世界打过虚灵,虽然未必和如今倪多姆人的纳阁相同,但出于同源,开启护盾,蒙德直接怼了上去。

    上次在地下对战这东西,自己还没升级高阶,实力照比现在却是弱了不止一筹的,而且对于力量的理解以及装备也有差距。

    而今天……

    抬指之间,一道手臂粗细的光炮笔直射向直冲而来的纳阁虚影,将之直接笼罩在了剧烈的爆炸之中。

    一群毫无准备的凡人被剧烈的爆炸冲击波掀倒在地,挣扎着坐起来的可希玛伯爵露出一副目瞪口呆的傻样。

    紧跟着,他看到了自己信仰崩塌的一幕。

    自己召唤来的神灵,来自诺博兰之尊的所预示的至高者,在仿佛毁天灭地的狂暴对撞之中竟然处于了下风。

    “很弱……这玩意似乎有点怪异……”两个人如同打棒球,来回的击打着这个可怜的纳阁,由于没有智慧,所以动作略显呆板,几次攻击之后,卢卡甚至找到了明显的‘空隙’。

    另一边的蒙德也感觉眼前这个纳阁有点弱的不合常理,这水平顶多也就是当初地下的时候能量亏空比较严重的状态,恐怕连没升阶之前的自己都打不过。

    既然能被召唤过来,不应该很强才对么?

    远远的看着蒙德和一个突然出现的不明黑影来回乱打自己召唤出来的‘神灵’,可希玛伯爵一脸的卧槽,虽说早知道蒙德这个法师很强,飞天遁地,但是暴揍神灵什么的……,这是见鬼了吧?

    “不对!”正疑惑中,另一边的火神教神官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来到了可希玛的身边,太神色中带着罕见的凝重:“那个黑影似乎也是一位神灵。”

    “神灵?”茫然的看了一眼天空,可希玛不明所以,回想之前的情况,不太确定的问道:“什么意思?难道神国也是有交战的吗?敌对的神灵顺着召唤的力量一道打过来了?”

    “至高的烈焰之神在永恒灵境消灭三百魔神,怎么?你们诺博兰真理教里神灵都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吗?”嗤笑的看了一眼可希玛伯爵,神官将目光再次投向了天空中的战场,脸色海蜇几分纠结的喃喃道:“那个能和神灵较量的又是什么人?”

    听到这个问题,可希玛伯爵顿时乐了,转过头嘲笑的问道:“怎么?火神教的信徒不知道法师之力也能比肩神明?”

    “你说他是个法师?”神官满脸呆滞的看向可希玛,注意到他脸上那得意的神色,无语的摇了摇头。

    果然,信奉邪教的人脑子都不好使,对面这人这种使用魔力的方式几乎已经和神灵比肩,你管这叫法师?

    别说纳西特洛,整片大陆要是有一两个这种程度的大法师的话,神国的光辉还笼罩个屁,除非每次都大规模献祭神降,不然教宗早被打死了。

    嗯……不知道辉暮联邦的泰拉格圣地里面会不会藏着这种级别的法师,这个回去一定要跟主教大人汇报,争取把情报带回给教宗,让教内早做提防。

    小心的和看起来已经没有余力的可希玛伯爵拉开距离,防止这个旧贵族又起什么歪心思,神官将目光紧紧的落在了场上的战斗中,借着这个机会,加速评判这个神奇的‘大法师’的实力。

    自家神灵能不能打过这个大法师,需不需要做些别的什么准备,甚至于……能不能把这个人拉拢过来。

    天空中的战斗经过最初的试探,如今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在测试了这个‘虚弱’神灵的实力之后卢卡退出了战圈,把战斗完全的交给了蒙德。

    对于卢卡的表现,蒙德相当满意,虚灵这种老对手倒是正好作为自己这段时间进步的测试。

    口中念念有词,进攻的过程中蒙德不时使用学自娜须根女士手里的魔法进行攻击,咒语加上魔纹,虽说操作稍嫌费力,但是胜在对自身的魔力消耗极低,而且这种能力不时看咒语和魔纹级别的,而是看本身的魔力投入和属性包括能量亲和。

    也就是说同样的咒语,自己打出去和娜须根女士释放完全是两种概念,后者全力以赴或许能搓出个两米直径的大火球,而对现在的蒙德来说,十米都是自己没灌入魔力的程度。

    倒是眼前这个纳阁,和先驱堡垒里面遭遇的那个虚灵不同,可能是漫长岁月之中的进化,它对元素属性也有着相当不错的操纵,利用周围沼泽的水汽来削减超大号火球的伤害,利用土元素来增加自身的防御,甚至还能使用暗影进行攻击。

    又一轮的对波结束,天空之中的惊雷狠狠的劈中对面呆滞的纳阁身影,令蒙德没有想到的是,在一阵光影摇曳之中,这个敌人原本即将消散的投影竟然逐渐的稳定了下来。

    “遭了!献祭!”恍然醒悟过来,卢卡的目光迅速投向地面,不知不觉之中,地面堆积的千余具尸体已经化作了一地的碎肉尘埃,猩红色的能量光辉在半空中缓缓凝聚,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钻入了纳阁体内。

    “嗯……凡人,你很令我惊讶。”全程如同木偶的纳阁突然停下了他的攻势,四臂收拢起来,远远的对着空中另一边的蒙德开口。

    即便是那平整的脸上,蒙德都看出了一丝玩味的表情,原本毫无感觉的敌人骤然出现了很强的压迫感,让他顿时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