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退出联盟-《领主时代:我的兵种有亿点强》

    更是能升级二狗不知道多少级。

    闪灵以一小时一级的速度升级着,而安妮就慢了,需要半天才行。

    忙完了联赛的事情之后,苏羽就要开始着手重新加入一个土著联盟的事情了。

    等部落竞赛和联赛之时,再跑回来带领成员。

    之前刚获得创建联盟机会的时候苏羽无法这样操作,首领走之前,必须得先认命一个新的首领,那个时候,苏羽可以相信的人不多,也就一个宋瑜。

    宋瑜的部落不仅就在他的部落旁边,而且两人还是最早认识的。

    况且,宋瑜现在已经将逍遥部落当自己家了,每天24小时,基本20个小时是在逍遥部落的,哪怕是睡觉,也会半夜偷偷溜过来,然后爬到他的床上。

    所以苏羽每次早上醒来都会发现一个宋瑜像只八爪鱼一样抱着自己,这让他哭笑不得。

    所以宋瑜是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虽说两人什么都没做,顶多就是牵牵手抱一抱。

    【联盟消息:首领逍遥领主-苏羽将首领位置转让给了副首领宋瑜。】

    苏羽:“大家,我离开一会,进入土著联盟,有需要的时候我会回来的,有什么消息直接通过好友联系我就好。”

    众成员:“首领走好。”

    【联盟消息:成员逍遥领主-苏羽退出了联盟。】

    苏羽走后,唯我独狂才敢小声bb。

    “联盟无首领,宋瑜称大王。”

    ……

    苏羽加入土著联盟有两个目的。

    这个游戏,目前有太多的未知,很多事情是能从联盟中得到的。

    另外,可以从联盟中获得强大的助力,最直接的就是借英雄。

    天怒和白云能借英雄给别人来打自己,自己不能借英雄来抵抗吗?

    你敢倾家荡产的弄死我,我也能倾家荡产的自保。

    甚至倾家荡产的也来弄死你。

    苏羽花费了三百能量石在游戏商店中购买了一个游戏喇叭,这价钱是真的贵。

    【逍遥领主-苏羽:(游戏喇叭)天怒联盟和白云联盟在野蛮人家园中被青眼白龙杀死了全部英雄,损伤惨重,有仇的有冤的赶紧报哈。】

    切,就你会发喇叭?我不会?

    如果天怒和白云被人趁虚而入了,就算有人接取了悬赏任务,找不到领赏的人,他还会来吗?

    甚至,天怒和白云的威胁也将一劳永逸的解决。

    苏羽感叹的道,明白的太晚了啊,早这样做,说不定天怒和白云已经被灭了。

    但很快,天怒和白云作出了回应。

    天怒:天怒联盟和白云联盟已经结盟,虽然小伤元气,但无伤大雅,谁敢来找我们的麻烦?你还是好好担心你自己吧。

    白云:“有一个最废物的法师英雄就忘乎所以了?等死吧你,接取悬赏任务的部落中午就能到达你附近,你会遇见一个火焰咆哮,清楚的知道两个法师英雄之间的差距。”

    苏羽赶忙看了一下时间,十点了,还有两个左右小时就要到达?

    真有部落赶来送死?

    另外你结盟就有用?还能一群打一个不成?

    喇叭太贵,苏羽也不做回应了。

    有人接任务,苏羽也不慌,由于联赛自动给护盾,护盾还是有两天。

    大不了还可以接着买。

    苏羽在联盟列表中寻找着合适的联盟。

    最好是首领是13本以上的大佬。

    那样有人罩着啊。

    可13级的大佬联盟最低要求就是十本,苏羽连门槛都达不到。

    苏羽暗想,要不发个喇叭看有没有人要?

    不行,那样就像无处可归的流浪狗,让人看不起。

    12本首领的联盟也不要八本的,找了二十多分钟,苏羽才找到一个八本部落就能进的联盟。

    这个联盟首领是12本,叫宇。

    苏羽一进来,就受到了这个联盟中成员的调侃。

    “哟,这不是被悬赏的逍遥领主-苏羽吗?”

    “不如让我杀了吧,我分你一半。”

    苏羽面无表情,楼上的,你说的是人话吗?

    苏羽也没墨迹,找上了联盟首领,打探消息。

    “首领首领,我莫名其妙的被人定位了,你知道我是怎么被定位的吗?我愿意给出一百能量石的酬劳。”

    首领宇断然拒绝:“不行,得加钱,三百能量石。”

    苏羽暗骂一声,可也别无法子,讨价还价的变成了五百能量石可以随便问宇半个小时的问题。

    宇道:“整个世界有两种定位方法,那就是超能女皇的占卜技能,可以定位任何部落的位置,根据距离的长短,所需的时间也不同。”

    “不过一个部落一生只能被定位一次,占卜技能冷却完毕或者其他超能女皇使用都无法再定位了。”

    苏羽恍然,原来如此,这个技能可真不错,这个消息就值五百能量石了,只要使用了高级移位铲,天怒和白云就找不到自己了。

    那第二种呢?

    宇:“第二种最简单,发个喇叭悬赏一下就好,你的部落四周还能一个人都没有?”

    苏羽给了自己一巴掌,是啊,这么简单的办法居然没想到,那转移位置也没用了。

    宇道:“不过第二种最好还是不要用,要钱不要命的部落太多,你敢悬赏,下一秒,起码几十万个不同等级的部落敢随便报个位置骗赏金。”

    第二种办法确实不能用,就算有几十人说,你去一一验证也很麻烦。

    你知道了他们撒谎,还能全部去找他们麻烦?

    向天再借五百年都不一定能够清理干净这些谎报的部落,何况你还不知道他们的位置。

    那事实上也只有第一种方法,目前已经无法再次锁定苏羽了。

    苏羽长呼了口气。

    苏羽问道:“我都发喇叭说天怒白云损失惨重,为什么他们还不慌,是强装的还是真的没事?”

    宇答道:“一点不慌是不可能的,但确实没有你想的那样恐惧。”

    “这种高级联盟的核心成员的部落一般是在一起的,像天怒这种首领的部落在最核心的位置,你想去打天怒得过其他成员那一关。”

    “就算你有恢复兵力的机会,可也只有一次,你敢打其中一个,剩下的所有人就会一个个的车轮战你,谁有自信是十几个部落车轮战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