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千骑尽灭-《穿越诸天,开局救下司理理》

    约莫六百米的距离,巨大的弩箭接连不息,一连又是数十道射来。

    不过这些弩箭威力虽大,但在徐川看来未免太过笨重,只是简单的几步踏出,就轻易闪过。

    短瞬间,他就踏入了对方三百米范围之内。

    这时,万名精锐大军身后的密林之中,忽然站出来了五千名神射手,在八位分散开来的男子命令下,拉弓便射。

    这五千神射手乃是燕小乙的亲卫大营。

    而那八人在京都也是小名气,乃是二皇子麾下八大将,甘、柳、范、谢”四大将军,“何、张、徐、曹”四大君子。

    想来,二皇子是打算以这八人掌握燕小乙的这份‘遗产’,不知是暗地里达成了什么交易,李云睿也并未拒绝。

    五千箭矢一齐射来,场面何其恐怖。

    暴雨一般的箭矢,遮天蔽日而来,入眼所见,皆是锋芒。

    但看上去好似毫无缝隙的箭雨,实际上却层次分明,各有顺序,因为五千箭矢并非同一时间射出,而是分批次,有规律的。

    毕竟徐川一人的目标实在太小,五千箭矢若是同时瞄准一人射出,只怕未及目标,就会彼此触碰,互相击落。

    倘若五千神箭手真能将五千枝箭的力量汇聚在一点,哪怕其中的射手大多都是三四品的修为,一次出手也至少能够爆发出数千甚至上万吨的恐怖巨力,这样的力量,就算大宗师,也要避其锋芒。

    但这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五千神箭手齐射的场面看似可怕,能够在同一时间攻击到徐川的箭矢却极其有限。

    而且,这五千人之中也没有九品级别射手,甚至八品的都没有,徐川哪怕不动用真气也可以轻易将箭矢拦下。

    所以,他只是靠着眼力,感知,步法和剑术就一步步的或挡或躲或避的度过了这看着极为恐怖的一波箭雨。

    找准了节奏之后,接下来数波箭雨,也是轻松度过。

    徐川几乎并未费太大的力气就踏入了大军百米范围之内。

    秦业对于这一点其实并不算意外,弓箭手最大的用出本就是为了消耗和牵制。

    对于强者而言,没有七品以上实力的神射手牵头,威胁本就不大。

    能够消耗对方的体力和真气,就已经是发挥到了极大的作用。

    而在接近一定距离之后,步兵和骑兵才是真正的主力。

    只是,他并不知道,此刻徐川可是半点没有消耗,方才的一番动作,反而让他变得精神了许多,好似做了一个简简单单的热身运动。

    一声令下,骑兵从三面冲出。

    千余骑兵,丛横交错,如浩荡的黑色洪流,带着森冷的杀意驰聘而来。

    人借马势,手中长矛便有了千钧之力,杀伤力可说是极为可怕。

    冲锋之下,一矛之力怕是可以捅穿数层铁甲。

    徐川明显可以看到,这些骑兵在冲锋的过程中分散开来,按照特殊的阵势而行,短瞬间,他就要面对四面八方两侧几乎接连不断的长矛重击。

    暂止冲势,落霞剑划过一道绚烂的弧光,刹那间将距离他最近的四名骑兵连人带矛斩成了两段。

    血气冲天,腥气刹那间扩散开来。

    大军中,秦业看见这一幕目光微凝,轻语道:“好锋利的武器。”

    而此刻,徐川剑身之上的血迹尚未滑落,后续的攻击便接踵而至。

    原来,哪怕他杀了四名骑兵,也会有后续的骑兵顶上,但凡在这阵势之内,攻击便源源不断,已然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循环。

    在秦业的预计中,寻常九品,最多只需要付出百余名骑兵的代价,就足以强行格杀,纵然是九品上,能勉强杀伤八九百名骑兵也已经是极限了。

    只是,徐川却是个怪胎。

    落霞剑剑光接连浮现,绚烂的霞光伴着血色闪耀不息。

    每一道剑光闪过必有数名骑兵倒下,一刻钟过后,倒下的骑兵越来越多。

    徐川脚下堆积的血肉也越来越多,身上的本来干净的白色衣衫也再次化作了血色。

    远处,谢必安和范无救二人看着在千名骑兵的包围下一直屹立不倒的徐川,心头震撼不已。

    从开始到现在,徐川的每一剑速度和力道几乎都没有任何变化,就好似他的体力和真气是无穷无尽一般。

    谢必安和范无救自忖,若将他们换到徐川的位置,此刻怕是早已经被围杀身亡了。

    秦业此刻却并未有任何动容,他坚信,但凡是人,便都有着其极限。

    今日的阵容,大宗师都能耗死,何况一个区区九品?

    不过,眼看着骑兵越来越少,剩下的骑兵也渐渐对徐川心生畏惧,冲锋之势减弱,他脸色还是不免难看了许多。

    又是半个时辰,不久前的千余名骑兵只剩下了寥寥十余骑。

    遍地的残肢断臂,大片的土地都被染成了红色,鲜血几乎汇聚成河。

    徐川一身血衣,犹如地狱而来的修罗,静静的持剑冷漠的看着最后的那十余名骑兵,对周围的一切似毫无所觉。

    此刻,这十余名骑兵满脸恐惧,他们也是人,自然畏惧死亡,只是平日里同袍皆在,他们可以将这份恐惧压在心底的深处。

    但当同袍尽皆死去,这份恐惧便也再无法压制。

    最重要的是,若再发动冲锋,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唯有死亡一途。

    在那把锋利强悍的不似人间的赤色凶剑之下,无人可以活过哪怕一秒。

    然而,秦业并未下令撤退,所以他们便唯有一条路可走。

    互相对望一眼,他们压下来了心头那极致的恐惧,高声嘶吼了起来,似乎将心头的恐惧尽数宣泄了出去。

    然后握着手中的长矛,发起了人生最后一次冲锋。

    视死如归之下,冲锋的气势也变得强大了几分。

    徐川眼眸中的冰冷微微淡了三分,军令如山,这份纪律性足以让他赞赏,但兵刃所向,便是敌人,对敌人,便唯有杀之。

    不过,他愿给这些人在生命最后的时刻一个尊重。

    并指成剑,轻抚落霞剑剑身,久未动用的真气入烈火般汹涌而出,剑刃之上,凶悍的剑意随之缓缓苏醒。

    一剑出,瞬息间与这十余骑交错而过。

    所有骑兵的脖颈上尽皆浮现了一条血线,胯下马匹驮着他们走了好一会,才一个个僵硬的从马背上摔了下去。

    至此,千骑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