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无耻一家-《因缘庵》

    “我去找大夫。”方雷倒是想退出去,出了门再想办法。沙氏忙拉住了他,但此时沙氏倒是生出几许别的想法了。不过,这会子,也不敢说。只是默默的隐在众人的身后。看丈夫想出去,也不敢放开他。

    “不好意思,二公子,二奶奶、三公子,三姑娘,四位暂时不能回房。”米嬷嬷忙说道。

    “为什么?”沙氏忙跳起,刚她也想马上回房,拿起细软,赶紧回娘家去。至于之后怎么样,倒是可以再商议了。反正他们还没有孩子,之前着急,人家三年抱两,自己竟然,两年啥动静也没。正好出这事了,直接和离也挺好,自己和那黄氏可没什么真感情。

    “各位放心,我们查完账册,就放各位回去。”米嬷嬷面无表情,“把四位请到花厅休息。”

    黑衣人进来,把除了二姑娘之外的人都带走了,堂上就只有已经出嫁的二姑娘方霞了。之前她一直没说过话,现在母亲被带走了,兄弟妹妹被关了,这个家归这位新来的妹妹做主了。她有种全身力气被抽干的感觉。也十分茫然。这个,她该怎么办?

    米嬷嬷就带着人去干活了,肖氏看看那信封,原本想着等着大爷方云回来再查,刚张嘴,就被她后头的奶嬷嬷们给拉住了。等大爷回来,固然是给丈夫脸面,可是现在小姑子的人冲前头,有事,他们两口子坐享其成,这多好啊。于是立马闭嘴,跟着米嬷嬷的后头。

    实娘准备去账房看看,她不关心方家现在财务状况,她不在意金钱,她在意的是真相。

    黄氏是家生的奴才,从小伺候方闲的,所以她怀孕了,方闲想留下孩子就得马上娶正牌的大妇,不然,那孩子得死,黄氏也得被发卖,所以那时,何氏非常快速的进门了。何氏的情况和今天李氏的情况差不多,几番蹉跎,最后方家求娶,看方家家风尚可,而人口简单,老夫妇就一个独养儿子,儿子也有差事,在外并无恶评。于是也欢欢喜喜的把何氏娶进门,有方家老头老太太压着,黄氏被送到了乡下庄子生子。何氏到方家过了一段平常的时光。然后怀孕后,方闲把黄氏再接回,抬了妾。这事总算了了。然后何氏就是早产,也差点一尸两命。方家人果然也都是心冷血冷之人,老太太救下了孙子。

    所以何氏的悲剧全部都来源于方家老夫妇,所以,幼年时,大娘有问过她,想见见他们吗?她拒绝了。就像她对二娘他们说的,让方闲一家在西北死绝,她也拒绝一样,方闲,方家老夫妇,只有死于生败名裂一途,其它的死法,都是对死者的不敬。

    她想知道吕氏为什么会嫁进方家,她并没有一定要嫁进方家的理由。纵是门第再不高,她也不至于会进方家做填房。只是这一切,没人告诉她。

    所以她进方家就强调了,她要老娘的嫁妆。只有这样,她才能聚拢方家曾经的账册。

    “二姑娘留步。”

    实娘被人叫住还是一怔,一回头。一个十七八岁的妇人,看上去稚气未脱,但努力自持镇定。刚刚她还真没太关注这位。

    “何事?”实娘先开了口。

    “我是出嫁女,今日回门,不过是娘家召唤,来迎二姑娘罢了。现在二姑娘无事,我也该回去了。”方霞冷着脸。

    “方霞方家长女,嫁给了左监卫郎将王家的次子王仲里,你那便宜爹给弄了个军器监甲坊署令,正八品。”米嬷嬷顺口给实娘科普了一下。

    “我让米嬷嬷先看看你的嫁妆单子,我娘的嫁妆要收回,不能少了一件。”实娘点头,算是给她一个面子,解释了一下。

    “你娘死了,别拿别人撒气。你说我娘有错,这么逼迫父母,你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若你真是那孤女,你还能这般理直气壮?”方霞脸涨得通红,都有些歇斯底里了。

    “那就恨你娘没被人追杀,正好死在贵人眼前。”实娘冰冷的看了方霞一眼,自己提裙去了账房。

    方霞嘴唇颤抖了半天,自己一狠心,叫上丫环,自己回家去了。她去收拾自己的嫁妆,她要扔实娘一脸。她哪怕被休弃回家,也比被自己的嫡妹这般糟蹋来得好。

    实娘在账房里待到了晚上,她看的是吕娘子嫁进来之前的账册,那时,方家的财务非常之糟,方家老两口可不是那种真的啥也不带的主,他们回了原籍,带走了他们的私产,还卖了一些京城的产业,回乡置产。若是没有他们这么一弄,京城方府的产业也不会大大的缩水。

    而黄氏除了不会管家理财之外,她还没有安全感。因为她是妾,她是个婢妾。因为不是良家妾,她永远不可能被扶正。在正室的面前,她连叫姐姐的资格都没有,她只能叫那位为太太,只能自称为奴婢。这就是之前实娘一直强调,她是一个婢妾。

    一个婢妾是没有财产权的,就算方闲把自己的私产给她,方家随便一个人就能全部拿走。所以她努力吃公攒私,二十年前,方闲营里出了一点事,必须一大笔钱填账,就算卖了方家两地的产业也不够赔,所以吕氏进门了。

    实娘冷笑的合上了账册,所以她那六个娘还是太善良,她们早知道,只是没说,不过也是,有些事,只能自己去查,自己去看。说多了,自己只怕也不会信,以为他们故意摸黑。现在知道了,自己那位父亲原比自己想的还要无耻。

    “姑娘,大爷回来了。”米嬷嬷轻轻的敲了一下门。

    “大娘他们是让我自己查出来,还是希望我留在方家,出身显得纯洁无瑕?”她抬头看着米嬷嬷。

    米嬷嬷是大娘的奶嬷嬷,她出生之后,也有自己的奶娘,不过她只吃奶,其它时候,都是大娘和米嬷嬷亲手照顾,所以她断了奶,奶娘就走了。她出生起,就只有大娘和米嬷嬷一直守护着她。